二人遊變獨遊 分手出走佛羅倫斯

「他讓我轉交給你。」在咖啡店的桌面上,朋友把一份文件滑向我的方向。文件上寫滿佛羅倫斯的景點與餐廳介紹,我在一星期後就要到那裡旅行。我笑了笑道謝,便起身推門走進吹得凜冽的北風中。十月倫敦已經很冷了。

飛機降落在佛羅倫斯機場。在公寓安頓好後,我拿出了那份旅程推薦。想不到他還記得我說過要去佛羅倫斯的話,上面詳細地寫上景點的背景,或是餐廳菜單上推介的菜式,全都是依據我的喜好來整理。心頭湧上了莫名的情緒,為什麼這麼了解彼此的兩個人,最終卻不能走在一起?


有一個人的位置嗎?

收拾好情緒,我走出市中心走走。歐洲人注重工作與生活平衡,就算是旅遊重鎮的佛羅倫斯,除了食肆或酒吧大部分店舖或景點都在五、六點關上大門。我走到Ponte Vecchio橋,與旁邊眾多來自地界各地的旅客一同看著緩緩落下的夕陽、漸漸變紅再變紫的天空,也不算多寂莫。我走過了橋,來到當地年輕人很愛流連的廣場Santo Spirito,這裡到處都是咖啡店和餐廳,人很多。我停在一間名為Trattoria La Casalinga的餐館外面,一對意大利中年夫婦正在門口與侍應交談,侍應一邊搖頭一邊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大概也猜到是餐廳已經客滿,夫婦唯有轉身離開。想起資料上他重重地寫著Must Go的字眼,我硬著頭皮推門進去,「有一個人的位置嗎?」那位侍應看了看我,說:「跟我來吧,señora。」

在吧臺坐好後,我明白他讓我一定要來這裡的原因——這家酒館的所有客人都是當地人,侍應們和客人們像是認識很久的鄰里一樣。菜單上是很傳統的意大利菜,我點的tortellini份量十足,燉鴨肉醬的口感與味道都與平日常吃的牛肉更為野性一點,配上紅酒,一股溫暖的熱流從胃部擴散到四肢,驅走了周遭寂寞的空氣。

從餐館出來,與我擦身而過的一群年輕人,一只手捧著外賣披薩盒子,另一只手拿著紅酒,就席地坐在廣場的台階上,開始大快朵頤。接下來他們會到哪裡跳舞吧,他們不需要華麗的佈置,佛羅倫斯的夜景就是他們的背景,年輕真是浪漫得過分。


缺錢的大學生的溫暖

在佛羅倫斯的第二天,到了著名的Santa Maria del Fiore大教堂及Giotto鐘樓朝聖,我來到教堂東北面一條亳不起眼的街道,站在了一個小小的門口前面。我看了看手中的資料,上面寫著:「我大學時期經常光顧的食三文治店,每天選用不同食材,非常道地的托斯卡尼味道。」人不算多,店主爽快地和我打招呼,菜單草草地用粉筆寫在黑板上,每款三文治後面都列出了裡面的材料,密密麻麻的,我隨意地點了Ritrovino經典,能用自家店名命名的應該是店主的拿手菜。小小的店面沒有桌子,座位大概就是門口及最裡面的兩張長板凳,終是我決定把三文治外帶。我又瞄到在收銀櫃放著的一瓶紅酒,掛著個「三歐一杯」的標籤,於是我又跟店主說要外帶一杯紅酒。「不好意思,我只有塑膠杯讓你帶走,不嫌棄的話就請你喝吧。」我拿著只需四歐半的巨型三文治和用塑膠杯裝的紅酒,走到附近的廣場找了個台階坐下,像意大利人一樣開吃。烤香的帕尼尼麵包夾著滿滿的火腿,醃菜薊(artichoke)再塗上一層香噴噴的意大利青醬,毫不花巧,卻為缺錢的大學生一絲像家般溫暖而實在的飽足感。


若你想靜下來,就到這裡吧

是時候去探訪佛羅倫斯的藝術珍藏。擠在人潮中仰望Michaelangelo的大衛,又與一團團的遊客共同欣賞Uffizi Gallery裡的《Birth of Venus》,其實,我更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透透氣。像是知道我所想似的,他在資料上寫著「若你想靜下來,就到這裡吧。」

我跟著地圖走到了在大教堂背面的一條小街。「這裡本來是修道院,頂樓曾是修女的晾衣場,現在是自習區和咖啡室,正對著大教堂,近得像伸手就能摸到一樣。」他寫道。我沿著樓梯來到頂樓,這裡與我所認知的圖書館截然不同,空間還依稀保留著修道院的格局,只有矮牆圍著的自修區放著簡單的桌椅,日光和涼風都能從四面透進來。

偌大的玻璃窗正對著大教堂的拱形樓頂。即使是圖書館裡的咖啡室,咖啡卻一點不馬虎;

不,應該是因為正是在圖書館裡的咖啡室,咖啡才要更香濃,讓學生們能精神抖擻地繼續學習。我喝著加上滿滿的奶油的espresso,這時,一位男生坐到我旁邊,他放下手中的已咖啡,對我笑了笑,就拿出書本讀起來,我不禁把這男生與另一個身影重疊,他現在過得好嗎?


你要和你愛的人再來

到佛羅倫斯的第三日,我決定到花園散步,他寫到:「波波里花園很大很美,但我更愛旁邊的巴爾迪尼花園(Giardino Bardini)。我愛它的小巧,它的寧靜,它的不完美。我常常想像這間大屋的主人的一生。」

到波波里花園的遊人通常會在遊覽完彼提宮後再直接從宮門進入花園,所以前往巴爾迪尼花園的路上不見遊人,只有三兩居民經過,一隻有著淺棕色毛髮的貓咪不知從哪裡跑了出來,跟著我走了好一段路,又不知從哪個草叢跑走了。爬上不算陡峭的斜坡,終於看到了巴爾迪尼花園門不起眼的門口。付了入場費走進花園,只消一眼我就被迷倒了。我穿過擁有年月痕迹的雕塑、種滿紫滕的涼棚,走到陽台,面前就是整個佛羅倫斯城,在陽光下形成一片紅棕色的土地。幻想著中古世紀時這莊園的主人的一生,感受著和煦的陽光照射在我身上。他一定預計到了吧,我會喜歡上這裡。「在四月當涼棚上的紫滕花盛開時⋯⋯」他沒有寫下去,但我知道他想寫的是什麼,「在四月當涼棚上的紫滕花盛開時,你一定要和你愛的人再來。」


Photo credit: Giardino Baridini official website, Trattoria La Casalinga official website, other pictures by me

More Hidden Agenda:

1.    Tamerò Pasta Bar,同樣位於Santo Spirito,精於自家製意大利麵,在Aperitivo時段還提供雞尾酒配「小吃」套餐,「小吃」之一的披薩卻和香港連鎖披薩店的普通批一樣大。Piazza Santo Spirito, 11r, 50125 Firenze, +39-055-282-596

2.    La Prosciutteria是在大教堂附近的三文治店。隔數個舖位有另一家深受遊客歡迎的三文治店,但人龍讓人望而生畏。La Prosciutteria則比較低調,員工還會耐心地為你介紹每一款配料讓你可以自組三文治。其火腿及芝士拼盤是更是必吃之選,葡萄酒既便宜且選擇繁多,閉上眼亂指一瓶也不會讓你失望。via dei neri 54r, 50122 Firenze, +39-055-2654472

3.    Ditta Artigianale是我最喜歡的咖啡店,與La Prosciutteria位於同一條小街,提供精品咖啡及自家烘焙咖啡豆,個人最愛是Mama Mia。via dei neri 32r

4.    Amble’,是餐廳同時也是復古家具店,裝潢非常具設計感且七彩繽紛,很附個意大利人熱情開朗的性格。Piazzetta dei Del Bene, 7/A, 50123 Firenze, +39-055-268528

5.    Verone Café位於Museo degli Innocenti的頂樓,到咖啡廳並不需要購買門票,那裡能眺望佛羅倫斯城的景致,能安靜又舒服地待上一個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