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黃秋生x張敬軒 思考的藝術

1 / 4
人物 — 黃秋生x張敬軒 思考的藝術

【晴報專訊】黃秋生與張敬軒,一個火爆一個溫柔,看似風牛馬不相及,說起話來卻又出奇地合拍。「不知為何?我們的思想離奇地接近。」兩人第N次異口同聲。「我覺得可能跟愛思考有關。」張敬軒補充。

兩個大纜都扯唔埋的人走在一起,源於下月上演的舞台劇《EQUUS馬》。故事講述張敬軒扮演的17歲少年Alan,一夜間刺瞎了馬廄裏六匹馬,造成轟動社會的異聞,他的父母找來心理醫生Martin(黃秋生飾),希望幫少年回復正常。治療過程中,卻令心理醫生陷入迷思,何謂正常呢?少年的瘋狂是否就必然地不符合人性?

請來33歲的張敬軒扮演17歲少年,黃秋生說是直覺認為對方適合。「大約一年前,有次他說想跟我學演戲,我望着他的樣子,突然想起這部劇,就覺得他可以演。」

廢物變正常人

舞台上探討人性「正常」指標,舞台下的黃秋生,言論惹火,應該最異於常人。「甚麼叫正常?正常是社會上每個人都能夠發揮自己的才能,而非人人都奢望着做李嘉誠、劉德華。」生於60年代的黃秋生,四歲時父親拋妻棄子,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小學畢業已開始工作,做過車行、裝修等。提起現在的社會現象,他很有火。

「你看Facebook、網上討論區的文章,很多年輕人覺得甚麼事都是理所當然,沒電梯搭好慘,沒冷氣又好慘,總之應該有得吃、有一層樓,讀完書應該發達。這種人在我的年代叫老千或者廢物,現在卻是一大堆廢物變正常人。」

80後的張敬軒,聽來竟然有共鳴。「可能我在內地長大,我們這一班80後,成長時適逢改革開放,屬於比較務實的,至少不會坐在家裏不工作;但現在,很多大學生畢業後,不知道為甚麼個個額頭都寫着『懷才不遇』。有時不是我們想去批評,就算讓你在李嘉誠身邊做跟班,有很多學習機會,你是不是做到呢?」2002年從廣州隻身來港發展音樂事業,努力了六年,憑一曲《酷愛》成功躋身一綫男歌手之列。

至死不覺後悔

張敬軒是居安思危的人,唱歌之餘,近年多次參演舞台劇如《我和秋天有個約會》,他視之為增值。「特別是去年簽了新公司,我回顧入行13年做過的事,再想想台灣、內地的歌手,單是《中國好聲音》的參賽者,唱高音的有一大堆,鬥不過,更遑論和韓國那些BigBang等比較,人家的製作是100萬元拍一首MV,我們是五萬拍兩首歌。有時候我在想,我們的偶像陳百強、梅艷芳,去到日本、韓國都有粉絲。現在呢?五月天的演唱會門票炒到$2,000多,香港藝人一張賣$680,人家問你憑甚麼?我不想淪落到這樣,我們需要增值,今次的舞台劇便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相對張敬軒,黃秋生算是幸運的一族,在香港電影業最蓬勃的時期入行。1982年出道的他,演出電影逾200部,曾先後六次贏得影帝。「有段時間,香港開任何戲都賺錢,因周邊國家的娛樂事業未發展成熟,但你不進步,便被人家超越。舉個例,做打燈,一個月$10,000,你可能心想,這個價錢是打到一般貨色啦,為何不想,打燈打得好是為自己?人人都計較,人生不可以這樣,至少要做到對得起自己,起碼死的時候不會覺得後悔。」大處着眼、小處着手,此為黃秋生處事之道。

黃秋生

服裝:TOUGH Jeansmith

撰文:王寶云

攝影:梁細權

編輯:黃寶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