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Gucci包包的革命和啟示:所有復興運動,源自我們的勇氣和熱情

「事情的新舊定義,大多取決於詮釋方式、時間和地點。如我在你面前即興地讀一首古詩,對你,又或對其他人來說,它也是新的。」

在學時讀過古典藝術課程,常被「實用主義」的身邊人問及,這對將來工作有何用處。如果答案是關於個人美學修養,惜如對牛彈琴,但若我說是為了「Gucci」呢?雙眼肯定發亮。然而Alessandro Michele就真的是憑著文藝復興,將這個差不多有百年歷史,一度墮入庸俗的Luxury Brand,再次「復興」,並融入日常生活之中。

早幾年由Raf Simons和Phoebe Philo所掀起的極簡風潮,穩罩整個時尚圈,不論是Celine、COS,以至雜誌界Kinfolk,也是依循這衛星導航。Alessandro的出現,如在一片寧靜雅致中,放聲吶喊。記得他在《Interview》雜誌說過:「這一切就是自由意志,若只想東西好賣,努力保住職位,就會失去情感,更甚是真誠。」純粹做自己想做,說自己想說,無疑是件非常luxury的事情。


Ophidia GG tote:隨身攜帶的The Guide to Classics

Gucci這場復興運動的最大轉捩點,肯定是Resort 2018 Collection。選址佛羅倫斯(我仍然覺得翡冷翠這譯名最傳神貼切),一場14至16世紀的歐洲文化大事記,以及Gucci本身,也正雙雙發源於此。Palazzo Pitti宮殿內外氣勢恢宏,模特兒在Titian、Perugino和Raphael等古典大師名畫間穿梭,把時裝回到最初。系列中一個Ophidia GG tote,便是這次標題的最大誘發點。紅綠織帶,以創辦人Guccio Gucci作為靈感的雙G字母logo,經典monogram印花,體積輕便設計中性,容量有大號選擇,內層microfiber超細纖維,不會刮花物件,日常實用度極高。親手觸碰過,自會發現高級皮革紋理結構,是如何俘虜「民心」,渾然形成了一本可隨身攜帶的The Guide to Classics。


我們與古典的距離⋯⋯其實不遠

我很害怕人們總是將所謂「luxury物品」用得很小心翼翼,這正與Gucci所推崇的自由、年青、肆意大相徑庭。正如李安電影《胡士托風波》Taking Woodstock,嬉皮士們總穿得花花綠綠,及地長裙隨處可見。最有趣是多季配飾中的動物圖騰刺繡,均具有獨特意義:皇室蜜蜂代表權力;在古希臘神話化身成老虎的酒神Dionysus,是為不顧一切的勇氣;而守護著愛神丘比特與賽姬之間的靈蛇,則象徵著無限智慧。

Alessandro Michele這一浪潮,受影響的絕不只限於時裝界,它同時亦令到Old Master Drawings重返公眾視野。西班牙藝術家Ignasi Monreal以一眾古典大師作品為靈感基調,製作了一系列數碼畫像。最驚豔的是取材「前拉斐爾派」創始人Sir John Everett Millais的作品Ophelia,內容描繪《哈姆雷特》Ophelia換上Gucci華服溺水而亡的場景。

一石激起千層浪,上年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舉行的米高安哲羅展,更以逾70萬人次成為館史參觀人數最多的展覽,比2011年Alexander McQueen展還要高。古典大師作品不再高高在上,它們正以另一種語言,拉近與我們的距離。

只要Alessandro和我們仍不安於那份青春熱情,這場煙火還能一直盛放。生活的代價如斯巨大,未來該何去何從,還充滿著不確定;但傳承價值的最佳示範,大抵就是這樣子。


撰文:VL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