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Ulay

「藝術家不應愛上另一個藝術家。」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說。但她終究還是愛上了他—— Ulay。經過一生的愛恨交纏恩恩怨怨,這天,他先走了(1943-2020)。

他們肯定是藝術史上愛得和恨得最轟烈的一對戀人。戲劇性地同月同日生,曾經在1976至1988年間,幾乎是連體嬰般的共同創作過無數挑戰觀眾感官和情感的作品。《Relation in Space》兩人赤祼着身不斷從距離對方的20米出發,向着對方衝去、撞擊;《Imponderabilia》再度雙雙祼體站在美術館入口,要觀眾在他們中間的狹隙穿過;《Relation in Time》二人將頭髮綁在一起17小時;《Rest Energy》一個拿着弓一個拿着箭,在弓箭張力之下凝視對方,一不留神便傷了對方⋯⋯一如兩人的愛,他們的創作展示了愛情裡的痛、壓迫、傷害、虐待、激烈、熾熱、脆弱。

1988年一場「告別儀式」最為人熟知。他們本來想在萬里長城的兩端各自出發,直至遇上對方然後結婚,料想不到才得中國批准這項創舉,兩人卻決定分開。結果,那一場長征變成了分手之前的最後回憶。他們各自出發,經過90天的行走,相遇,相擁,然後道別。成為世上最轟烈的告別。然後,Ulay消失於藝術界。

直至二十年後,Marina Abramović在藝術館進行一場和觀眾凝視的行為藝術——《The Artist is Present》。她坐在一方椅子上,一個又一個觀眾上前和她凝視一分鐘,突然,眼前迎來的就是Ulay。Youtube這條片被瘋傳,看着他靜靜坐下,和她相對默言,兩人萬千思緒只能化成淚水。然後,他離開椅子。兩人拭乾眼淚,故事一章又完了。

往後是官司、訴訟,一方控訴另一方,徹底展現愛的反面的劇情,然而再來卻是兩人和解⋯⋯大概兩人之間的愛無法輕易定義,但無論如何,Ulay先離開這個塵世了,要讓Marina Abramović獨自思念和他一生的故事。

在她的自傳年表中,曾有這樣的文字:

75年遇到Ulay,強烈吸引。
77年男性和女性的能量結合在一起,制造出了雌雄同體的存在。
⋯⋯

88年我不再喜歡他的氣味了。
89年留法,買自己的房子。需要改變,歡笑,愉快和榮耀。再見我們在一起的時光。再見我們的劇烈。再見結構。再見西藏人。再見孤獨。再見危險。再見嫉妒。再見不愉快。再見眼淚。再見Ulay。

而阿姆斯特丹Stedelijk Museum早決定於今年11月為Ulay舉行回顧展,展示包括照片作品,以至一系列探索身份、身體以及探討社會議題的作品。

《The Artist is Present》:https://youtu.be/mEcqoqvlxPY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活到盡故事 #藝術家 #Ulay #MarinaAbramović  #再見眼淚 #再見U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