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行為藝術家Ulay驚世駭俗的作品 與Marina Abramović創下傳奇

▲ ELLE.com.hk

傳奇行為藝術家Ulay與世長辭,享年76歲。而近日所有有關於Ulay的文章,內容也不離他與Marina Abramović所共同創作的一系列作品與愛情故事。當然,以下文章依然會講述到有關二人的著作,但請不要忽略,這位藝術家還未遇上Abramović之前,或宣告分手之後的個人作品,尤其關注兩性議題的攝影作。

▲ ELLE.com.hk

行為藝術家Ulay,出生於1943年的德國,原名為Frank Uwe Laysiepen。先不數其與Marina Abramović共同誕生的巨著,他一生以個人名義而成的作品同樣值得被後世記住。自1970初,還未與塞爾維亞裔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邂逅之前,他已誕下不少以寶麗來作為創作媒介的作品——「Renais Sense」系列中的作品《S’he》(1973-74)。

▲ ELLE.com.hk

他喜歡用攝影作品探索兩性、身份以及身體等敏感議題。他身穿婚紗的作品《White bride》便會其一證明。

▲ ELLE.com.hk

引起藝術界關注的作品還有《Diamond Plane》,以自殘的創作手法:將別針扣於自己的胸口處,再用寶麗萊記錄下來,於當時來說,創作方式可謂前衛罕見,亦成Ulay重要作品之一。

▲ ELLE.com.hk

面世於1973年的《White mask》同樣精彩,Ulay將自己的臉部用白色顏料覆蓋,而照片中可見,其覆蓋率均有不同,用抽象的手法表達性別與兩性關係。

▲ ELLE.com.hk

Ulay的個人作品不能盡錄、不勝枚舉,而且內含深層及哲學意念。不過其較炙手可熱的著作確實多與Marina Abramović聯手誕生。他們最舉世聞名的作品,莫過於作品《Rest Energy 》。Ulay拉開弓箭,並將箭頭對準Abramović的心臟位置,而她則正正站於弓箭的正前端,二人成功將行為藝術的可能性帶到更高層次。

▲ ELLE.com.hk

作品《Light/Dark 》創作於1977年,二人同時下跪並朝向對方,接着彼此便互相掌摑。

▲ ELLE.com.hk

同年還帶來作品《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作品為了探討生命的循環過程。二人用盡力緊貼對方的口部接吻,並吸下對方呼出的二氧化碳,直至用盡氧氣及二人昏倒,才正式結束藝術作品。

▲ ELLE.com.hk

1997年,二人更赤裸上陣演繹作品《Imponderabilia》。二人站立於美術館狹窄的入口處,意味若要進出館內,任一也避免不了必須與他們的全裸身體擦身而過。

▲ ELLE.com.hk

《AAA AAA》誕生於1978年,兩人面對面坐下,向對方咆哮,而且二人的臉部隨時間愈漸相近,聲亮也愈來愈大,整個過程維持了整整有15分鐘。

▲ ELLE.com.hk

接下來的《The Lovers–The Great Wall Walk》,可謂是他們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故藝術也見證了一段關係的結束。女方從長城的山海關出發,邁向西方進發,男方則從嘉峪關朝向東行,決定於中途相會一刻道別,再不相見。

▲ ELLE.com.hk

二人相遇,已是20多年後:Abramović於紐約MoMA現代藝術館中所上演的作品《The Artist is Present》。她邀來者坐在其前方的椅子,與她來一場對視,然而Ulay竟驚喜現身參與Abramović的作品,彼此凝視,並不禁流下眼淚,為藝術表演留下深刻動人一幕。

推薦閱讀:

Versace聯同藝術家Sarah Baker與Baroness雜誌 為聖誕佳節推出精彩作品!

日本藝術家長場雄的雕塑與平面作品於12月10日抵港 展覽更出售限量商品!

英國藝術家兼插畫家Julie Verhoeven 為Chloé創作出各式各樣獨特的鼠年圖案手袋、波鞋與飾品



Follow us on:

  • Facebook: elleOnlineHK
  • Instagram: @ellehongkong
  • YouTube: ELLETV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