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德島,學懂討厭人的勇氣

正常的定義是:集合不遲到;適當的時候會關心別人;懂得何時閉嘴;遇上麻煩狀況有幽默感;遇上輕鬆情形有危機感,還有,不要當我攝影師狂拍。記得在德島就遇上了有點麻煩的旅伴,幸好只是幾天,但我的感受是,既然道不同,就不要勉強在一起吧,有被討厭的勇氣,也要有討厭人的勇氣,我們只活一次,所以要為自己活一次。


麻煩的人 VS 德島的風土民情

我最怕人喋喋不休,不停講自己,似乎世界圍著他轉,在德島的旅途上遇到,逼著聽四天,時而說得冠冕堂皇,時而來個humble brag,表面謙虛,實際自大,叫我心裡反了十萬個白眼。

人在旅途,互相幫忙是等閒事,是正常事,有人卻視之為同行競爭,就算拍照用同一個角度,也覺得被抄襲,之於我,大方就好了,還喊他一起去我想採訪的店,自私的人被別人照顧,終於覺得不好意思,知道原來世上有人真的不介意分享。

在現場不要被討厭的人影響,避開就好了,少講話就好了,要同枱吃飯?不要坐對面。話不投機?告訴大家你有重要的工作,要用手機聯絡,寧願讓自己和網路玩遊戲。有時我會直接地、有禮貌地查詢是否一定要出席晚宴或者聚會,減省不必要的勞氣。

面對討厭的人,最緊要氣定神閒,不形於色,自己繼續好心情,為討厭的人生氣就成傻瓜了。

雖然遇上麻煩的人,但德島的風土民情,卻叫我心裡一頭暖,忘了剛才的煩事。一下飛機,馬上感到當地人的熱情,似乎整個政府,以及地區上重要的人士都來接機,因香港到德島的季節性航班,是當地唯一、亦是首次的國際航班,所以當地人對香港旅客好奇又熱情。跟他們聊天,他們都會驚訝,為甚麼你會來德島呢?我說:「因為無事幹啊!我喜歡日本鄉下。」他們笑說,這可是真的,德島是個好山好水的地方,是藍染工藝的發詳地,充滿鄉土人情,冬日遊覽可泡日本三大溫泉之一,市內基本上只有一家SOGO,人煙稀疏,非常悠閒。

祖谷溪谷的「U字溪谷」之間有大量溫泉。


從農田到衣櫥,衝出國際的德島藍染

有一天,終於可以脫離大隊,自己一個在市中心遊蕩,喝喝咖啡。在小巷中尋覓,始終找不到小店,我看來像個走失的旅客吧,竟然有當地店鋪的東主特地走出來街上,問我要去哪兒。雖然英文不靈光,但看看我手上的日文店名,她很雀躍地指手劃腳,引領我到樓上轉角的小店。這種窩心,就連同行的人也未必有,反而在德島的街頭唾手可得。

有時候,陌生人反而更能送上溫暖?採訪藍染品牌BUAISOU的時候,我是這麼想。

BUAISOU是少數衝出德島,帶領藍染這傳統工藝走到國際舞台的品牌。至2012年開業以來,BUAISOU已經到過香港、紐約、巴黎、加州等地作巡迴工作坊、銷售等等,合作的品牌包括美國的Tory Burch、英國品牌Drake’s和咖啡品牌Blue Bottle。

四位藍染師雖不是來自德島,但同熱愛這片土地。

藍染師Ken跟我說他們的故事。九年前,他和另外三位年輕人放棄工作、離開家鄉,移居德島,只為了藍染。他們利用當地政府補助年輕人的振興計劃,在德島西面的上阪町,翻土播種,種植蓼藍丶染布、縫紉,一手包辦,貫徹「從農田到衣櫥」。Ken坦言過程中最辛勞的是在農田的時間,因為夏天是種植蓼藍的旺季,烈日當空,還要在面積9000平方公尺的耕作地上,用茶樹油除蟲、除草,雖然辛苦,但在大自然工作仍然是享受,Ken說得堅定。

夏天是種植藍草的旺季,BUAISOU各成員都極忙。

「歷史上沒有人可以做到完美的藍色,但是我們習慣了工業式的藍,以為做藍色非常容易。」雙手長期染成藍色的Ken說。「100年前,日本有1, 800名藍染師父,今天少之有少,關於藍染的將來,我覺得還是要借助傳統,碩果僅存的藍染廠之間,必定要互相溝通,爭取政府資助,將工藝發揚開去,不能夠再用以前的方式,故作神祕,不然,這種工藝也會隨之消失。」

訪問過後,他的團隊主動作地主之誼,帶我去吃烏冬,「那幾乎是我們的飯堂!」事實上,那裡真的像飯堂,天婦羅、炸蝦餅、冷熱烏冬,雖是庶民小店,但做得很好,在1月的寒風中,格外溫暖。


在秘境浸溫泉

去過一趟祖谷溫泉,今年還想再去。祖谷是日本三大秘境之一,與岐阜白川鄉的合掌村、九州宮崎縣的椎葉村齊名,來源是深谷流出的自然活泉,與北海道「藥師溫泉」、青森「谷地溫泉」並列「日本三大秘湯」,有美肌之湯的美譽,泉質屬鹼性,含有豐富礦物質成分,觸感濃厚滑順,碰到肌膚後會產生細膩綿密的氣泡,是在其他溫泉少有的感受。很多祖谷的溫泉旅館如「祖谷溫泉飯店」,都擁有露天風呂和自己的纜車,可載客到深谷之內泡浴,風呂依山傍水而建,可以一邊浸溫泉,一邊欣賞千年切割的奇岩、錠藍透亮的祖谷溪、山巒層疊的綠林。

據說此處懸崖以前有祖谷村民來此試膽,後來便在此處建立「小便小僧」銅像,以示幽默。

德島最有名的景點「鳴門旋渦」,不容易看到完整的圓形旋渦 。

除了溫泉和藍染,德島有名的景點還有鳴門旋渦、大步危和小步危、U字溪谷、小便小僧等等。德島這地充滿鄉土氣息,大概有違香港人去日本食買玩的精神,但對於我來說,是剛好的寧靜。

希望你前往之時,是跟喜歡的人去。


撰文:Gloria Chung
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

攝影:Gloria Chung、BUAIS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