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時光機,尋回創作高峰〡Marc Jacobs重塑讓他被Perry Ellis炒魷的經典Grunge系列

Cheung Daniel

當你活到某個歲數,回望大半生時,就會發現人生總會有一兩個高山低谷。例如錢賺得多的某年某月,又或是桃花人緣特別旺的春夏秋冬;對,高潮不一定需要鎂光燈助慶,低潮不一定要家散人亡。換句話說,沒有人的生活由一而終的平平無奇,也沒有人能夠活到永遠高潮沒有迭起。

人生有高低才有層次,遺撼沒有人能完全認識你所有的經歷。不像創作產業的人,作品能夠被紀錄下來,多年來的心路歷程能以一本目錄總結陳詞。像時裝設計師,在Vogue Runway上如數家珍地展出每季的作品,像一本視覺化的自傳,畢生精力得以成為永恆。

設計師也像歌手,人人有首本名曲,像川久保玲的破洞毛衣和Martin Margiela的Tabi Boots。雖然一炮而紅的故事動聽,但是重點在於下回分解,好奇這名設計師,日後只是曇花一現,還是繼續盛放?

說得上為曇花一現的設計師,大概都叫人記不着她的名字。一步步踏上天梯,登上神檯的,告訴你也是多餘。唯獨經驗過天堂與地獄,走過高山與低谷,才是大眾值得借鏡的例子,像Marc Jacobs。

 

Marc Jacobs成為一線設計師前,曾經因一個系列被炒魷,但,又因為這個系列而一炮而紅。隨後的個人品牌、為Louis Vuitton開拓時裝系列……這些的嬌人成積過後,換來老闆 Bernard Arnault 在人前說了句:I’m More Concerned About Marc Jacobs Than Trump。

自從關掉副線後,Marc Jacobs的設計豐富了,但銷量未夠理想。心中替他感到不值,短時間做好了設計,但改革需時,銷情不能反映設計好壞,無奈商業有它不感性的原因。叫人看罷他在騷後謝幕,不禁懷念他呼風喚雨的日子。

也許他也開始懷念事業高峰,決定重塑那個為Perry Ellis設計的 Spring 1993 系列,還決定延遲發布Resort 2019,就此大大增加了神秘感。

 

雖然未知成品如何,但相信,重塑自已的經典作,就像把往事跟自已再說一遍,彷佛重新經歷一樣;就此得知,這個系列,Marc Jacobs不是為買手、老闆而設,反而像一份回憶錄,重新翻起這個封存已久時間囊,讓自已尋回還未成名的熱情。

 

text/ 張墨 Daniel Cheung

photo from 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