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有關全球2000位女性的電影是怎樣拍成的?《女人》導演二人組分享拍攝幕後秘話

ada

「為女性發聲」是《瑪利嘉兒》的首要使命。這也是於3月8日上映的電影《女人》(Woman) 的兩位導演所要實現的:將一曲頌歌獻給全世界女性。曾任《瑪利嘉兒》國際版初級編輯的導演Anastasia Mikova與著名攝影師Yann Arthus-Bertrand攜手合作,清楚闡釋該如何以女性的聲音講述二千名女性的故事。

在腦海中想像這樣的交響曲——一首由人聲組合而成的交響曲。在電影《女人》中,每位女士都以自己的語言說話,但有少數的例外,你是難以辨識是何種語言。無論她是銀行家或村民、選美皇后還是巴士司機,女人都在不同的舞臺上扮演著自己的角色。你看著她的臉,你聽著,你讀著翻譯的字幕,突然之間你就能認出她的格調:你曾有過一模一樣的經歷。她可能談及自己的首次月事,或透露她曾遭受到的公開羞辱,引起你與之共鳴的傲慢或同樣的憤怒。無論來自何處,無論年齡大小,細緻而充滿同情心的鏡頭對準了這些女人。儘管這部電影所講述的某些故事是充滿了波折和坎坷,但足以成為對生命的慶幸,讓你感覺到一份振奮之情,一份身為女人的自豪。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78" align="alignnone" width="740"] Marcelia(照片中左前者)是一個漁民和深海潛水者。她也喜歡打欖球,在球場上她能感到自信和快樂。她會與其他年輕女子一起打欖球。這項運動被認為非常有助於增強女性的自主權。[/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77" align="alignnone" width="740"] 在越南沙壩山區,女性的生計主要靠農業。那裡的生活看似非常平靜,但眾所周知,這個地區的許多女子被賣到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的毗鄰中國當妻子。[/caption]

愛的訊息

這齣電影參加了上屆威尼斯電影節,獲得十分鐘的起立鼓掌,並即將在30個國家的院線公映。這卓越的成就應歸功於兩位傑出專業人士的合作,他們共同執導了這部電影—— 現年38歲的新聞工作者兼導演,《瑪利嘉兒》國際版前任初級編輯,現轉而執導紀錄片的Anastasia Mikova;以及攝影師兼導演Yann Arthus-Berthand。現年73歲的他憑藉其拍攝的《鳥瞰地球》(The Earth from Above)和他所執導的兩部電影--2009年的《家園》(Home)和2015年的《人類》(Human) 廣為人知。

《女性》的製作非常艱巨,包括有5名記者在內的製作團隊,一共與2,000名女性進行了採訪和拍攝,並在造訪53個國家之前聯繫了數百個非政府組織。在完成這項雄心勃勃的訪問活動後,他們會將資料輯錄成書、製作成視頻及照片展覽會,在世界各地展出。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84" align="alignnone" width="740"] 這位來自羅馬尼亞外西凡尼亞的老婦人,曾經度過了苛刻的共產主義政權時期。當時的政府用鐵腕手段掌控女性的身體——禁止墮胎、禁止避孕,女性必須在工作地點接受定期的、帶侮辱性的婦科檢查。[/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85" align="alignnone" width="740"] 團隊在Cape Verde的一個小市場上遇到這位女士。他們購買了她的果子後,並與她作簡短的交談。當她被要求接受採訪時所展露的大方自信令人驚訝。她是毫不猶豫地便接受了這提議。《女人》的拍攝過程意味著一些美好的邂逅。[/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87" align="alignnone" width="759"] 在中國拍攝時,《女人》製作團隊在一片稻田中遇上這位女士。她可能曾受過強制絕育或流產,但是她沒有談及這一點。整體而言,由於1979年中國實施的獨生子女政策,團隊很難搜集到當事人見證這種極可怕的行為。[/caption]

「這個愛的訊息就是我們想要分享的。」Anastasia在一次採訪中說。「首先,我們對女性缺乏自信感到震驚,『為甚麼要訪問我呢?』她們總會這樣問。但當她們開始說話,便會有很多的話要訴說,她們的堅韌與熬過各種困難的能力,給我們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電影中的一位女士,將這種獨特的力量屬性為女性必須經歷的所有階段,無論是來自哪種文化背景。她舉了一個典型的例子:「你是一位年輕女孩,胸部開始發育,突然之間人們看你的眼光變得不一樣了。『他們為甚麼這樣看我?』我覺得我的內在並沒有任何改變,為甚麼現在我不能和男孩一起玩了?」在拍攝這部電影期間,女士們紛紛敞開了心扉。這發生在溫斯坦性醜聞事件曝光和#MeToo運動席捲全球之前。Anastasia說:「當我們和Yann一起拍攝我們前一部電影《人類》時,我們採訪了男士和女士,那時我們意識到女士們已作好準備暢所欲言了。就以這部電影《女人》,我們想要發掘比『性騷擾』更深的主題。我們的初衷不是要控訴這種行為或有關男子。」Anastasia認為如果女性將男性都視為敵人,並且只與女性交流的話,那麼一切都不會改變。她想借助這部電影將這種爭議公開呈現出來。上映後,有些男性觀眾的反饋令她非常驚訝。其中一位不由自主地說:「哇!這是我們正需要探索的全新世界!」另外有人說他們回家會與妻子談一談,另一人則表示打算與女兒溝通。他這樣說:「為何我從來沒有和她好好談過?」

Bonnie之前是石油工業的一名貨車司機,為了逃離暴力的丈夫而來到懷俄明州。她希望成為一名女牛仔,所以開始飼養牛羊。她獨自生活,珍惜現在的自由生活和每天令她陶醉在周圍的自然美景。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82" align="alignnone" width="759"] 這兩位「Cholitas登山者」,Lidia和Dora是印度裔玻利維亞人——她們身穿傳統服飾登山。在前任總統Evo Morales的政府執政之時期,Cholitas在玻利維亞聲名鵲起。[/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83" align="alignnone" width="600"] 作為記者,在烏克蘭出生的導演Anastasia Mikova始終專注於社會和人道主義。她於2009年開始與法國攝影師兼導演Yann Arthus-Bertrand合作,擔任紀錄片系列《鳥瞰地球》的總編輯,並隨後成為紀錄片《人類》的第一導演和合作編劇。現在正參與執導他們的新電影《女人》。[/caption]

開展爭議

在電影中,女士們在講述時都顯得非常自在,有些言談風趣,有些充滿情感。其中一位回想了她的第一次高潮,將之描述為美麗、奇妙和嶄新的感覺。而這發生在她已是50歲時,她不由得啞然失笑。《女人》一片獻給「我們的母親」。Anastasia在每次採訪中都注意到,母親對女性而言,尤其是自己的母親有多重要:「我的母親? 她猶如我的絕對榜樣! 一直以來她都在鼓勵我:『你能做任何事!你是最好的!加油!』 」 幾乎全部我所遇到已取得非凡成就的女性,都有著相同的經歷。但對我自己而言,與許多女性不同的是,我從沒有經歷過作為女性所承受的歧視或暴力。在拍攝這部電影時,我意識到自己的人生經歷才是例外。以往我對女性的支持更多是『好的,讓我們勇往直前!讓我們實踐這……!』現在我改變了看法,因為我理解到有那麼多女性的一生,都要面對如此多的困難。這不足以告訴她們:繼續下去!」

「繼續下去「是不足以在來自Anastasia和Yann的愛的訊息中,包括已故攝影師Peter Lindbergh探索女性與其身體之關係的人體攝影作品。其中還有Bandaloop舞蹈者的照片,所展現的是女性挑戰極限的力量和能力。這些作品以及電影中出現的全部女性的文字和肖像,都將透過一項新的教育項目而產生長久的影響。這部電影的所有收益將捐贈給一個名為「媒體與新聞中之女性學院「WOMAN(s) - Women On Media And News - School」的新成立非政府組織。其目的是對女性進行相關的媒體專業培訓,從而幫助女性的聲音和信息傳達到世界各地。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90" align="alignnone" width="759"] 單親媽媽Sabine駕著載貨自行車往學校接她的女兒Saga——自行車在哥本哈根很受歡迎。這位小女孩患有腦血管病,但這並不妨礙與她的媽媽一起環遊世界。[/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12189" align="alignnone" width="759"] 在這張照片裡,女孩們自豪地展示「喜悅之城(City of Joy)」的文憑。這項教育計劃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Dr Denis Mukwege非凡工作的一部分,修復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暴力衝突中倖存數以千計的婦女。[/caption]

Text/ Katie B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