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習慣的人:廖子妤

習慣向前

「我寧願做了後悔,也不要冇做過而遺憾。」——廖子妤

五年前,廖子 妤一個人從馬來西亞來到香港做模特兒,接拍第一部電影《末日派對》,全祼上陣,一舉拿下金像獎最 佳新演員。之後獲得彭浩翔賞識,拍了《同班同學》,再次挑戰尺度,飾演一名援交少女。去年憑著 《骨妹》,被提名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名字更響了。人們都覺得廖子妤幸運,一路上都遇到好機會;廖 子妤也經常將「幸運」掛在口邊,「很幸運,因為我不是一下子就成功,才會有今天的我。」其實,她 從不相信有「天跌落嚟」。


廖子妤坦言自己是個機會主義者。「有些人覺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要 勉強自己,但是在我眼中,塞翁失馬一定是禍。」從小,廖子妤就相信自己終有一日會走到幕前,「但 我唔係靚,又無後台。」未畢業,她就開始當兼職模特兒,畢業後做過剪片、PA、副導演、電影茄哩 啡,「只要邊度有錢、用得著我這個人的都會去做。」發明星夢?不,她一早就知道電影行業苛刻。 「試過有人找我當副導演,包前期,出$200一日做不做?我做。是很苛刻,但也因為報酬少,即使做 得不夠好導演都不會鬧得好甘,這些機會反而令我學到很多。」

來了,就不能空手而回

能做的 都做了,始終無法令她當上一個正式演員。她決定到更大的世界闖闖。然而,隻身來到香港,一個人住 在唐九樓,頭三個月卻只接到雜誌模特兒工作。「工作算多,但再多都只是夠交租。」更難捱是,廖子 妤仍然看不見前路,甚至連起點在哪裡都不知道。家人對她說,辛苦就回去。「怎麼可以?這麼難才做 了一個決定,當你什麼都未做到,怎麼能夠這樣子就回去。」終於機會來了,卻彷彿是上天跟她開玩笑 ,第一關就知道要全祼演出。「有沒有掙扎?當然有,而且是非常非常掙扎。」最迷茫的時候,她去了 算塔羅牌。「她說沒用的,我不會被選中,即使真的中了,拍完這部戲我都會是個很孤獨的人,不會得 到期望中的結果。我聽完哭了出來。」但是,「我好想做演員,好想留在香港,而我資源有限,條件有 限,面前就只有這個機會。做不做?做,我是一定要做。」她知道,不想放棄,就只能勇往直前。

拍 完《末日派對》,她雄心壯志,覺得自己終於當上了演員;卻沒想到,之後又是漫長的空白期。「沒有 錢,吉野家的下午茶到6點完,我會睡到5點,然後落樓去買一個下午茶餐,我還很記得當時一個野菜牛 肉飯剛由19蚊變成廿蚊!」那一年,廖子妤的心情就像過山車。「但好彩是,個天不俾你紅,不俾你有 錢,但又不讓你死。每當你心灰意冷,就會突然彈一個工作出來,讓你維持一段時間的生活,或者大點 的,可以夠交租,正!」廖子妤想起還在笑。朝不保夕的日子難過,但更難過,是每一次死不了,你都 要再設法走下去。這段時間,她還悟出了一個道理,「只要一個機會把握不到,你就可能再沒有下一 次。」

「得不償失」有什麼好怕

從此,每一次機會她都當成是最後一次。隔了兩年才出現《同 班同學》,廖子妤又算了一次塔羅牌,這次更差,說會『得不償失』。「不過我還是拍了,哈哈。就算 結果真的是這樣,我寧願做了後悔,也不要冇做過而遺憾。」她說,如果試了不成功,那還可以責怪自 己,下次再努力一點,但沒試過就退縮,那遺憾會是一世。因為未試過,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得」了什 麼,「失」了什麼。

只是這一套電影,也沒有讓廖子妤走出困局。「我都很努力吖,兩部戲都算去得 很盡,但拍完又彷佛原地踏步。」人在低谷,可以失望可以哭,但不可以氣餒。那段時間,她接拍了許 多港台劇集,大的小的角色都做;不過,原來每一步再小,仍是會有人看到。終於,她得到演出《骨 妹》的機會。那一晚,廖子妤得知自己獲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提名,哭得停不下來。所有經歷 flashback,原來五年的起起跌跌,再難過也不是白過。

有一句話她經常掛在口邊:「我不怕天生條件 好的人,但我最怕天生條件好又努力的人。」其實一路走來,她總覺得自己不如人,很多壓力與失落都 是來自比較。「我一直都知道,我的得失心太重,我好怕做不好,怕做不到導演的期待,怕輸給別人。 但得失心放到最大,其實是否一種自大,是否因為我不信任人?經歷了幾部戲之後,我發現我可以依賴 團隊,身邊還有很多人會幫你。」最重要,她知道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盡了全力,當中已沒有成敗得 失。

一步登天才是禍

許多人覺得廖子妤開始平步青雲,也走出了「新演員」的位置。她也承認 ,現在演出機會多了,但之後的每一步只會比以前更加難走。「這個世界對幸運的人,是特別苛刻的。 好像有些生得很漂亮的演員,他們一出來就紅,被人捧到很高,但一旦觀眾發現他們名過其實,支持你 的人都會一夜間變成討厭你的人。其實我很怕,怕外界一下子給我太多掌聲,甚至過譽,我就大鑊了! 所以我現在一定要更加更加用力, 我要確保自己有足夠實力deserve這一切。」 其實,幸運是,給堅持 到最後的人的一份獎賞。

Wardrobe: Initial Fashion
Makeup: Melody Chiu
Hair: Ziv@Queen’s private i 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