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專訪】沈月:「想為女性出一分力!」

▲ ELLE.com.hk

沈家三姐妹,分別取名為「月」、「日」、「晨」,我們當然無從得知名字背後的原因、意義。但日月星辰都得抬頭才能仰望,沈月作為三位沈家千金之首,也盡得母親邱淑貞美貌的真傳,自進入大眾「視線範圍」之後一直成為焦點,然而在脫去「最美星二代」等光環後,這個「月」其實也很「貼地」。正如不曾有過英文名字的她自我介紹:「我叫沈月,你可以叫我『阿月』,熟悉我的朋友會叫我『月月』。」「月月」即「朋」,只要互相視為朋友,這個「月」的皎潔明亮,從內而外的善良美麗,不用仰首、更不用天文望遠鏡,已能近距離平視、欣賞。

▲ ELLE.com.hk

拍雜誌封面是全新體驗

今次沈月破天荒應邀為《ELLE 》香港版12 月號進行封面拍攝,曾經在倫敦為I.T 旗下品牌客串擔任演模特兒,在天橋上出乎意料地予人駕輕就熟之感的沈月,這天成為被拍攝的主角,表面上看來跟在天橋上一樣輕鬆自如,唯一是巨型汽球道具接連爆破,巨響讓全場包括阿月有點驚慌失措,但原來她只是把內心的緊張掩飾起來。「因為替雜誌拍攝封面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體驗,讓我有點緊張起來。」而接下來值得讓月月緊張的事情和新挑戰還有不少,除了負笈海外升讀大學之外,1 1月底她更會受邀出席全球社交界盛事 —— 巴黎名媛舞會(Le Bal des Débutantes)。

▲ ELLE.com.hk

應邀出席巴黎名媛舞會

每年於 1 1月於巴黎舉行的巴黎名媛舞會,受邀參加的全是各國皇室貴族或名門望族之後,也是唯一一個只單方面發出邀請的奢華舞會。2005年起,舞會更《獲福布斯》評為「世界 10 大頂尖奢華晚會」之一。過去獲邀出席舞會的港澳年輕名媛分別包括何超欣、林心兒、雷正殷、曹穎惠等。而今年與沈月同場的除了李連杰與利智女兒Jane Li 外,還包括西班牙歌手Julio Iglesias 的一對孖女Cristina Iglesias 和Victoria Iglesias、菲律賓大型零售集團Ayala 之後人Rocio Zobel 等,我問素來極低調的沈月為何會應邀出席舞會呢?

▲ ELLE.com.hk
「慈善探訪除了幫人之餘,我也很享受在這些美麗的地方,讓自己重新放慢節奏之餘,往往更能重新體會生命、生活中的純樸、純真,快樂其實可以好簡單⋯⋯ 」
▲ ELLE.com.hk

希望為女性出一分力

「收到邀請時首先感覺當然是很 suprise!老實說,我之前完全不知道有這類型慈善舞會的存在⋯⋯ 收到邀請後我便 Google 了一下,發現除了是一項社交、時尚活動之餘,舞會同時承載着幫助別人的重要意義,舞會主要支持兩個團體,分別是幫助東南亞年輕女孩上學的慈善組織『亞洲兒童協會』(Enfants d’Asie)以及專為未成年少女母親提供支援的 Seleni Institutem。我好希望自己能夠為其他需要協助的女性出一分力!」

▲ ELLE.com.hk

為參加舞會學(少少)法文

雖然月月形容自己是「宅女」一名,但為了做慈善,為全球弱勢女性出一分力,她也全情投入,包括早於7月飛到巴黎著名的Georges Hobeika 高級訂製屋為禮服試身,除此之外她還作了哪些準備呢?「到時會有一個跳舞的環節,但抵達後大會將安排專人教授,所以我未有太擔心。其實沒有specific 地為舞會準備些甚麼⋯⋯ 唯一是學少少法文,希望可以到時作基本的應對之餘,我覺得這是對大會的一份尊重。」

▲ ELLE.com.hk

渴望了解不同文化

「另外,我知道會有來自全球各地的同齡男、女參加這個舞會,我好希望能夠從她們的口中、身上了解不同地方的文化、特點。我覺得不同文化之間的異同是一種好美妙的東西,好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可以作近距離的交流。我不知道有哪些國家、地區的代表,但對於不同的文化我都很好奇、好嚮往,我相信屆時一定會有許多寶貴的交流、得着!最重要是能希望多認識一些新朋友!」

▲ ELLE.com.hk

不習慣被鎂光燈聚焦

然而月月坦言至今仍然未曾習慣被鎂光燈聚焦。「(壓低聲量說)其實到現在我還是不習慣⋯⋯ 過去曾經試過有記者在學校門外等我,當時覺得頗為困擾,也有點害怕,甚至不願離開學校。所以現在我會通過自己的社交媒體像Instagram 分享一些關於我的事情,希望這樣可以足夠讓記者們『交差』,不用跟蹤我吧!」但願今次的拍攝能夠作為一次「熱身」,也讓她重新習慣鏡頭和鎂光燈,放下戒心吧!

▲ ELLE.com.hk

18歲的生日願望

18歲的沈月拍攝訪問前數天,沈月剛度過了她的 18 歲生日,一如過去的生日與家人一同慶祝,今年生日除了蛋糕好好味之外,最讓她驚訝的就是「18歲生日其實沒有特別!」

「其實之前自己對於18歲的到臨有一點擔憂多於期待,會在想18歲後的自己是否會多了一些『責任』。特別是我跟爹哋媽咪一向都很 close,我會在想自己是否不可以再像過去一樣的依賴他們呢?會有一點胡思亂想⋯⋯ 但過了之後就知道其實沒有甚麼特別,最『大件事』是簽了一份醫療文件。」我問某程度上已「大個女」的沈月又有甚麼事情最想做?她竟二話不說回答「揸車!」我登時反射性地想這是受到「愛車一族」的父親感染嗎?「都不是!只是覺得揸車好好玩。我之前在紐約試玩過小型賽車 Go-kart,好好玩!所以好希望可以快點考到車牌。」

完整內容刊登於2019年12月號《ELLE》香港版

推薦閱讀:

【封面專訪】水原希子Kiko Mizuhara:「這是我的人生,應該由我自己下決定。」

【封面專訪】陳慧琳:「兒子的笑容是我最有效的減壓良方!」

【封面專訪】文詠珊Janice Man剖白:「我和他最大的共通點是......」



Follow us on:

  • Facebook: elleOnlineHK
  • Instagram: @ellehongkong
  • YouTube: ELLETV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