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Phoebe Philo弟子Peter Do:「穿上我所設計的衣服,女性會變得有趣、樸實,且受人敬仰。」

▲ ELLE.com.hk

Phoebe Philo離開Céline後,我們習慣將視線投向至Daniel Lee或Yuni Ahn身上。不過還請不要忘記,其尚有一位弟子Peter Do,仍流着簡約教主的血。

▲ ELLE.com.hk

Peter生於越南,2014年拿下LVMH Prize的Graduates Award,繼後入主Céline工作後,再轉投至品牌Derek Lam學習優雅內斂設計。

▲ ELLE.com.hk

過去豐富的履歷,令他走到更前,2018年開始孕育出極簡主義自家品牌,「穿上Peter Do設計的女性,她們會變得有趣、樸實無華,而且受人敬仰。」他娓娓道出品牌設計的宗皆。

▲ ELLE.com.hk

雖則跟從過不少老前輩探索時裝設計,但他對時裝也有一套己見:「它講求實用性與功能性,是我們賴以生存的東西。」因此,他的設計並不再只有Phoebe所崇尚的簡約低調味道、Derek鍾情的優雅知性影子,更多了一份屬於自己的氣味。

▲ ELLE.com.hk

俐落簡單伴隨硬朗的線條、前衞實用卻有着實驗性的輪廓,正正就是Peter對時裝的獨特主張。

▲ ELLE.com.hk

然而其偏愛的設計手法芸芸,但他分享製作時多優先考慮到剪裁一環,「真正優秀的剪裁讓衣服變得永恆。」加上Peter非常著重可持續性與耐穿概念,整合以上想法,致使令他塑造出可穿性極高卻不失獨當一面的剪裁。

▲ ELLE.com.hk

談到品牌2020春夏系列,他指是一場關於色彩的對話,「這一切也啟發自Mark Rothko、Ellsworth Kelly、Clyfford Still等美國藝術家,以服裝為媒介,身體為畫布,探索人體與色調之間的微妙關係。」

▲ ELLE.com.hk

在這個時代選上時裝創作,創立自家品牌,困難嗎?「困難在於我們都一心只想努力去成名,而非將專注力集中於時裝真正的意義上——衣服。」

▲ ELLE.com.hk

他續道:「我認為許多年輕的設計師都被媒體、騷場吸引着,但作為設計師,我們必須要明白自己的核心價值與崗位。」Peter所說的,同時透露了品牌在前路所需面對的誘惑與挑戰。不過憑藉他擇善固執的性子,相信品牌只會邁向更寬闊的康莊大道。

推薦閱讀:

【設計師專訪】Joseph Altuzarra極端女性化的設計美學

全球首個在鏡架使用鈦的品牌!專訪丹麥眼鏡品牌Lindberg全球首席營銷官:「我們有超過1000億個眼鏡款式組合」

專訪日本漫畫家及動畫導演大友克洋兒子——大友昇平 有日本原子筆之最的美譽!



Follow us on:

  • Facebook: elleOnlineHK
  • Instagram: @ellehongkong
  • YouTube: ELLETV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