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交人容易,交心難

有人把自己當成交心好友,真的很溫暖呢。

昨晚跟一位舊同事張哥相聚,分別時,竟然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

說實在的,以前跟張哥是同事關係,覺得就算他接近我,也不過因為他深明世故之道而已。當然,我也會很世故地「應酬」他,討個照應。

兩年後,直到張哥知道我離職的消息,我當時就猜,他一定會漸漸跟我疏遠,或者說,我一定會漸漸跟他疏遠,畢竟,在工作的崗位上,我們已經不需要對方了(抱歉,我總是很自私,也很小心眼)。

沒想到,他仍然很關心我(倒像更關心我了),給了我很多指引,分享了他歷年來的經驗,還說自己在不知不覺間,把我當成了他的弟弟。

只是那時我的感觸仍然不深。

上星期,張哥主動約了我在昨天吃個晚飯。席間他敞開心懷,毫無保留地跟我訴說了許多心事,我這才真的意識到,他徹底地把我當成知心好友了。他還請了我吃那頓頗昂貴的晚餐。

結帳後,張哥不經意地透露了這是他的生日,說多謝我的陪伴。這真的讓我感到很慚愧。共事兩年了,我竟然沒有記下他的生日日期,還要他請客。我尷尬地笑,尷尬得無地自容。

在火車站分離時,張哥說下次再約,我一口說好,心裡傳來一陣又一陣的悸動,覺得,有人把自己當成交心好友,真的很溫暖呢。

—————————
文: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圖:Photo by Sam Man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