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出租兩小時(下)

———————————————

前提:「他」付了款,想要租借「她」兩小時作兼職女朋友。在相約的日子,他們終於要見面了。然而,這不是一場普通的出租約會。

【前文:https://goo.gl/1WjZ5s】

———————————————

「嗨!Maria!」一個臉頰瘦削,頭髮微亂,穿著淺藍長襯衫的男人,用沉厚的聲線說。

「啊……」原本想要調整心情,但已然在發呆的Maria有點愕然,說:「你是……」

「嗯,是我。」他以為她想先確認他的身份,接著說:「就是用Line跟你約好的那個。」

她噗的笑了一聲,用少女獨的溫柔而羞澀的聲音說:「我知道啦,是Har……ry對吧?糟了,我忘了怎讀你的名字,真不好意思……」她微微抬頭,這才看清楚了他的臉龐。他看上去約莫四十來歲,真的如他之前所說,身材略瘦,外貌正常。她覺得他有些面善,但又說不出在哪兒見過他。

「Harvey;」他讀了一遍,又說:「叫我Harry也沒關係。這不是我真的名字,就像你的一樣吧?哈哈。」

她指指身邊的位置說:「哈哈,你猜對了。你先坐吧。」待他坐好後,她接連地說;「你要買點甚麼嗎?人流那麼多,我們白坐好像不好。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想要一杯咖啡。啊!對了,現在開始計時了,可以嗎?」

「開始計時吧。」然後他問了她想要買飲品,離座去了排隊,買了兩杯碎朱古力咖啡星冰樂回來。

「這你的。」他想了想,眼神閃爍地說:「你……就當自己是我的女兒,陪老爸聊聊天好了。」

「謝謝……」她取了那杯星冰樂。她想說點甚麼,但又忍了下去。只是由於突然被戳中痛處(有關父親),她最後還是按捺不住,把心裡話說了出來,她說:「這對我而言……太難了。我有兩個所謂的『老爸』:一個早就死了;一個我希望他早點死。陪老爸聊天嗎?哈,這對我而言真的太難了。」言談間,她已經嘗試竭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以免得失客人。

「早死了嗎……」他低著頭喃喃自語。

雖然人聲喧鬧,但她還是聽見了,斬釘截鐵地回答說:「嗯,早死了。」

「這是秀慧告訴你的?」他情急下問道。

「秀慧?你怎會……」面前的這個陌生男人,竟然知道她母親的名字,這使她驚訝不已。

他心想:糟了!

她放下了星冰樂,站起來認真地說:「你到底是誰?你想做甚麼?你不說清楚我就走了。」

事到如今,他也不能隱瞞了,他唉的嘆了口氣,唏噓地說:「琳琳,我就是你那個『早死了』的老爸。」

Maria其實早就知道——她的父親沒死。這個男人,在她三歲半的時候因為一個情婦而離家出走,剩下母親和她相依為命。年紀雖小,但對於父親的記憶,她還是有的。母親一直說他已死,不過出於怨恨罷了。為免重勾舊痛,她盡量不在母親面前提起父親的任何事情。後來,索性真的當他死了。

在父親離開了以後,Maria的母親秀慧一直鬱鬱寥歡,後來還患上了抑鬱症,好幾次試圖自殺。幸好,五年後,秀慧遇上了另一個愛他的男人。自此,她的抑鬱症也就緩和多了。只是,隔了兩年,就是秀慧和那個男人結婚以後,她對Maria的關愛就明顯減少了很多。

令Maria難堪的是,那個男人似乎也對Maria有點偏見,不太喜歡她的存在。多年來,Maria都在慶幸著母親沒有替那個男人生過一子一女,不然她在家中的地置一定更少了。雖然得到的照護不多,但那些年月,Maria也算是活在靜好的日光裡。

然而,平靜的日子似乎與Maria無緣。就在Maria十六歲的那年起,那個男人許多次趁秀慧不在家,便強行非禮了在家的Maria。原來他時常斜視她,一直以後都並不是因為偏見深,而是因為色心起,這也是Maria後來才意識得到的。由於那個男人只是猥褻地毛手毛腳,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加上Maria害怕這醜事會觸發母親的抑鬱症,所以一直啞忍著——直到現在。她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盡可能不在家中逗留。

Maria倔強地說:「不,你少騙人!他已經死了!」

「你的性子就跟你阿媽一樣。」他沒好氣地說:「你的名字是徐凱琳,阿媽的名字是李秀慧,我的名字是徐碩宇,我們以前住在上水彩園邨四樓。我在你三歲的時候離開了你們,沒錯吧?」他嘗試讓她無路可退。

但Maria卻被他氣得只想馬上離開。她彎身提起某位「情人」送給她的LV手袋,怒沖沖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說:「你這騙子!」便取出一千四百元丟在桌面上(原來每當客人提早付款,她都會到櫃員機提出款項,以便遇上情況時可以隨時『回水』,取消交易),然後穿過擠擁的人群走了。

他馬下放下咖啡杯,收好錢,追了上去。追到距離電梯七米前,他捉緊了她的手臂,說:「就兩小時,你就當我是你的客人,陪我再聊聊天,好嗎?要不這樣,我付雙倍的價錢好了。琳琳,你以為我真的想多管閒事嗎?我只是不想看見你繼續這樣沉淪下去……」

「別再叫我琳琳!我的『閒事』也不到你來管!自從你離開我們的那天起,我們就當你死了!你就別再陰魂不散了。」她用盡力氣掙脫他的束縛,以至手臂都感到疼痛。

「我不奢求你們原諒我。這麼多年了,你們不會知道我有多後悔。現在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當甚麼出租情人了!這事情已經傳到親戚耳中——其實也是他們告訴我的——你說啊,這多難看啊!」

「你好啊你!你有甚麼資格責怪我?你還算是人嗎?你真正關心的,不過是你的面子吧!你那麼愛那些親戚,你就找他們好了!放開我!」Maria終於甩開了他的手,快步走向電梯。旁邊的人聽見有人大吵大鬧,都紛紛圍過來觀看。人群中,有的不敢多嘴,只是看戲,有的指指點點,有的議論紛紛,還有的還拿出手機在錄影。

「不行!今天不說清楚,你不能走!」他沒有理會人群,一個箭步撲了向前,想把她拉回來。

當他再次拉住Maria的左臂,她已經走到電梯前面了。她用右手握緊電梯扶手,傾盡全身的力氣借力一扯,這無情力出乎意料地大,反倒把那個本來就傾身撲前的男人扯了過來。那個男人失了重心,反應不及,一不小心竟然將Maria推了下電梯……

——————————————————–

「嗨!Maria。」一個臉頰清瘦,髮型整潔,穿著白色襯衫的中年男人說。

「啊!」原本想要調整心情,但不小心睡著並發了個噩夢的Maria被「驚醒」了。

「你沒事吧?」

「你是Harry……不,」她想了想:「Harvey……嗎?」因為剛睡醒,她的視線仍然很模糊,看不清眼前的這個男人。

「嗯,我是。」他說:「你還記得我嗎?」

Maria睜大惺忪的雙眼,定睛看清楚,驚訝地說:「等等,等等,你是……那個,那個……李老師?」

「對,你小六時的班主任。」他繼續說:「今天啊,我是以『朋友』的身份,來跟你聊聊天的。現在,開始計時吧。」

【完】

———————————————

我的新書《我不知道說再見要那麼堅強

的第二版已經在台灣的各大書店上市囉!
訂購網站:

◈博客來:https://goo.gl/2U9E6y
◈誠品人 eslite member:https://goo.gl/E41h44

———————————————
文: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Photo by Daria Nepriakhina (C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