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只是你太脆弱了

⠀⠀⠀⠀

他並非存心傷害你,只是你太脆弱了。

⠀⠀⠀⠀

——————————

城市是一座堅固的堡壘,但它裹著脆弱的人。而那些脆弱的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很容易感到「被冒犯」。其中有些人,甚至連一句戲言也承受不起。

在中學時期,我有一個曾經花了兩萬多(港幣)去買鋼琴的朋友,別人都說他奢侈,他說為了自己對音樂的熱情,有些錢是值得付出的。我以為他並不介意別人的評論。

隔了四五年,他多買了一部四千元的電子琴作混合錄音用。在一次友人聚會中,個人知情的朋友打趣地說他「又」買了鋼琴,真的很捨得。沒想到他當著眾人的面大發雷霆,賭氣地說:「什麼叫『又』買了?我就是奢侈!我就是喜歡浪費金錢!那又怎樣!你浪費得起嗎?」然後他便憤然離席了。

站在他的立場,感到難受是正常不過的。但用怒氣去處理那種「被冒犯」的感覺,只會讓人覺得你不夠成熟。不是嗎?

其實「被冒犯」是一種主觀的感覺。當你主觀地判斷別人在說話或行為上,刻意針對、中傷、貶低你,同時你感到受傷、難過、忐忑、尷尬等等的負面情緒,你便感到「被冒犯」了。然而,最影響我們的不是當下的「感受」,而是接下來的「應對」。

《聖經》裏記載著史上第一宗有跡可尋的命案,主角是亞當和夏娃的其中兩個兒子:亞伯和該隱。有一日,該隱拿了自己種的耕作物奉獻給神,同時亞伯也將他羊群中上好的羊和脂油獻上。

按聖經學者研究說,當時的人只會吃素,尚未吃葷。因此,亞伯是憑著信心,按著神的啟示,特意費時間心力牧養羊群,為的只是向神獻上最好的供物。而該隱則不同,他耕種的主因是為了糊口,他向神的奉獻是宗教上的儀式,只是憑著己意獻上「有餘的」。所以,神才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看不中該隱和他獻上的。但該隱卻因自己的不義而感到被冒犯,還「大大地發怒,變了臉色」,最終合怒殺死了他的兄弟亞伯。結果該隱當然受到了神的責備和懲罰。

明顯地,亞伯並沒有刻意去惹動該隱的怒氣,但該隱卻認定自己被亞伯冒犯了,繼而將怒氣發洩在他身上。從旁觀者的角度,我們都明白這是該隱的不是,但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呢,我們難道就不是「該隱」嗎?你也是知道的吧,許多時別人並非存心傷害我們,只是我們太過脆弱了。

———————————————
文: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Photo by Tom Pumford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