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無情見有情

我們頭腦用得太多了,感情用得太少了。我們需要的不是機器,而是人性;我們更需要的不是聰明乖巧,而是仁慈、溫情。缺少了這些東西,人生就會變得兇暴。

—— 查理‧卓別林(Sir Charles Chaplin)

香港前日遭受「怪物級」超級颱風「山竹」吹襲,各區滿目瘡痍。離奇的是,災後市民最憂慮的,不是如何重置家園,而是如何準時上班。交通,成了這個災後之城的一大熱題。

友人K 住在新界鄉區唐公嶺村,還沒出門,已得悉途經的綠色小巴、專線巴士全面停駛,不少的士、紅色小巴則坐地起價。但因為實在有急事,只好硬著頭皮出門。

先說一下那兒平日的路面情況。要由唐公嶺村進出市區,你只能乘車走一條雙線行駛的公路。雖然兩邊路旁各有一條極狹窄的行人路,但那 是一般人絕對不敢走的。

再說趕路的K。他踏過泥濘,走到村口。遠望過去,但見公路上每隔數十米,便有一兩棵塌樹左傾右倒地擋住半邊馬路。只有零星的車輛,像瞎子摸路一樣小心翼翼地穿插於枝椏之間。

慶幸的是,因為車輛稀疏,而且被迫慢駛,他可以尾隨其他村民,步行至市區。那是一條兩側都種滿林木的路,風暴過後的路面情況,不言而喻了吧。

⠀ 

走到半途,K已經覺得頗為辛苦。稍稍休息後,其他村民已經走遠了。突然,身後駛來一輛紅色小巴,車前玻璃窗上沒有顯示收費。他想:一定是「趁火打劫」的吧。還在猶豫上車與否之際,小巴已經駛近。

只見司機居然主動停了車,怒喝一聲:「仲行咩呀!上車啦!」態度極為粗魯。無故被罵,腦子一空,身體又疲倦,K無頭無腦地上了車,坐到車廂最後的位置。這時車上已經有幾位乘客,大家都面有難色。坐定後再次想到收費的問題,K這才感到懊惱,認定自己上了「賊船」。

奇怪的是,車廂內也沒有任何收費指示。

小巴繼續左兜右轉地前駛。司機每次看見路人,便停一次車,向著途人怒喝:「仲等咩呀!快d上車啦!」車廂很快便坐滿了乘客。由於路面情況惡劣,前方的車輛都擠塞了,小巴只能緩緩地前行。司機又急又煩地說:「塞車啦,要落車自己落啦!」大家聽見後,面面相覷,似乎都有點不順心。

隔了好一陣子,終於有乘客開口,問了個眾人都關心的問題:「司機,請問車費幾多呀?」

司機不耐煩地(又似乎有點害羞地)說:「唔洗啦!」然後便沒再解釋。其實也不需要再解釋了。全車乘客也隨即靜默了。K與附近的乘客互望了數眼,大家都點點頭,表示欣賞。

車子繼續轉折地前行。後來聽那粗魯的司機跟他人聯絡,K和車上乘客才知道,原來司機平日並不是走這條路線的,而且他還要趕著往回走,交更給下一位司機。不難推測,他是趁著交更的空檔期(甚至犧牲自己載客的更次),義務出來載客的。各人心裡有數後,似乎沒有任何一個人再對司機的急躁感到絲毫不滿。

粗魯是粗魯了點,但心還是很溫柔嘛。

下車時,每一名乘客,包括像K那樣沉默寡言的人,也開口大聲跟司機道謝。而那司機,對每一聲道謝也只擺擺手,似乎表示:沒什麼大不了。

其實除了K遇見的小巴司機,今天我還聽見不少「好人好事」。風暴固然無情,甚至在風暴下也有很多的無情無義,但還是很慶幸,在世態炎涼之下,仍然有他們——那些熱心助人,又不計較利益的人。要知道,在漆黑之中,一點光便足以照亮人的內心了。



———————————————
文: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Photo by NCL Photography @n_c_l_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