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等你下課

「我們過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裡的參與。於是,孤獨不再美好,失去了他人,我們惶惑不安。」

⠀⠀⠀⠀⠀⠀—— 三毛 《簡單》

每逢秋臨,都會想起當初追求PS小姐的片段——我就是在秋季向她表白的。那時還是大學生,時間怎樣浪費都不覺得奢侈。某個清涼的周五黃昏,我從香港大學的宿舍回家。中途忽然憶起她當晚有課要上,上完也會回家,心裡便想:我們住得近,如果可以一起走,這段漫長而使人疲憊的車程,將會化成一段浪漫而使人幸福的車程。

想著想著,輾轉到達了她讀的理工大學。不知道你是否跟我一樣,單是與心上人同處於一個區域,內心也會有點激動。就算明知不會碰上,心裡還是會存著一點點僥倖,希望偶然遇見。

那晚夜空萬里無雲,但在鬧市之上,只有一兩點星光與世無爭地閃亮著。直到我察覺到星光的位置轉移了,兩小時便過去了。青春裡的等待,過程再枯燥,心裡也是歡愉的。沒有什麼比即將見到自己的意中人更讓人心動。等一個人下課,真的很青春啊。

又隔了一陣子,等到她(原本)快要下課時,我才用短訊跟她說:「Hi!!! 我剛好路過理大,一起走吧?」隔了十數分鐘,猜想過萬千種她婉拒的藉口,她終於回覆,道:「不用等了。教授遲放。」那時,就算心裡有數,但這樣的微不足道的拒絕,仍然使我的心酸痛萬分。愛情,也是一種劇毒。我以為,她不是不可以,只是不願意。

當你愛上一個人,她的所有拒絕——不論是否合情合理——也會使你飽受煎熬。

結果我還是等了。我原本是打算不告訴她的,只默默地等,然後遠遠地尾隨她的背影,「目送」她回家。但這樣似乎太變態了。隔了一陣子,我還是傳了訊息告訴她:「不要緊,我也要先去附近買點東西。就等你了。你下課告訴我。」

「啊,反正等了那麼久嘛,」我想:「就多等一會兒吧。」

「說不定,她會因為我的等待而受到感動。」我又想。

「怎麼她還不回覆?」又磨去十數分鐘。

「又半個小時了,怎麼回事?她不會有什麼意外吧……」我擔心。

「算了,還是走吧……」說罷,我還是沒走。

當距離她上次回覆一個半小時後,風起了,夜更涼。抬頭一望,星光多了一兩顆,也是悠然地閃著的,不知是無情,還是不敢動情。一個人孤獨起來,周遭的一切都彷彿蓋上了一層傷感,就是眼前飄落一下片枯葉,那也是離情,也是別緒。

終於,我離去了。

就在我於火車車廂內坐下的一瞬,她終於回覆了。我先用盡全意祈了個短禱,指尖一滑,只見她覆道:「啊!我沒看到你的訊息……」

很快,她又傳來了一句:「我回到家了。謝謝你。你也回家了吧?」

我原本氣得不想回覆,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氣什麼呢,我也似乎沒有正當的理由去生她的氣,但我還是回覆了,說:「哈哈,見你沒回覆,我逛完街便回家了!」

———————————————
文: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Photo by Sven Scheuermeier (C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