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井:這是真的吧


「人在情急之下,很容易說出一些傷人的話,這一點在我身上得到了反覆的驗證。然而,更傷人的是,這些傷人的話,大部分都是真心的。」

一粒紅塵《獨木舟》

「好了!你就別再發脾氣了好嗎?」他說;「你冷靜下來,聽我說,那個男人是真的——」

「我哪有發脾氣啊?」她截斷了他的話,用非常不滿的語氣說;「我再說一次!人家已經有女朋友了!他也知道我有穩定的男朋友!他才不像你的思想那麼骯髒呢!」

「我骯髒?哈,真好笑!」他用譏諷的語氣說;「是你太單純了吧。你說啊,如果他對你沒企圖,他會那麼殷勤?」

「欸,你這種說話的口吻真的好賤耶!」 說話的同時,她用力拍了他的手臂一掌。

「你這不是在發脾氣嗎?」他不耐煩地說。

「抓碴兒!」她說;「只是你覺得我發脾氣啊!我根本沒有!」

「哈!沒有!」他憤懣地一笑。

聽見他這麼一笑,她就心裡的怒火就像澆上了油一樣。她怒罵道:「你這思想骯髒的遜男!矮冬瓜!臭王八!」她頓一頓,本想收口,但又不罵不快,道:「危禿男!危禿男!危禿男!」

「你……」他說:「 你罵什麼都行, 但你明知道我最討厭人說我禿,你還要拿這來罵!你真是……真是……」

「真是什麼?你有種說啊!」她想要氣他,繼續說:「我就喜歡罵!危禿男!危禿男!」

「嗤!」

「怎麼?說話啊!」她喝道。

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垂首合上眼,搖搖頭。沉默了一刻,他冷漠地說;「真是受不了你這女人。」接著,他一字一頓地說:

「真‧討‧厭!」

聽見他說的話,她就啞口無言了。其實也不是無話想說,只是她的心突然難受得像被繩子緊拴住一樣,於是就說不出話了。

她鎖著眉 ,咬著牙,心裡想:我也不過是鬧鬧情緒而已,他又不是不知道這是我的經期,為什麼別人的男朋友都可以百般遷就女朋友,我的卻那麼斤斤計較,還要說出那麼傷人心的話呢……而且,我又沒有給「那個男人」任何機會,只是因為工作關係,才不得不和「他」保持聯絡罷了……

想著想著,她覺得很委屈。誰能肯定,一個人在氣惱時說的狠話,不是真的呢?傷感從中而發,她便掩著臉哭了,哭得臉都擠到一起。

她哭了,他也靜默了。他們面對著站,但誰也沒有看著誰。在這個零時十分的公園小道上,街燈昏暗,萬籟俱寂,只有她的哭泣聲,和微風吹過的葉子時發出的簌簌聲,仍然顫動著夜的靜。他們都感受到,空氣中瀰漫一種莫名的冷。

「對不起。」雖然他也覺得很委屈,但又覺得自己的語氣太重了,所以他還是一如既往地道歉了,說:「對不起,是我太不冷靜了。」 他試著站前一步,想要抱她入懷。

她卻退後了半步,說:「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吧。」

———————————————

我的新書

我不知道說再見要那麼堅強

的第二版已經在台灣的各大書店上市囉!
訂購網站:

◈博客來:https://goo.gl/2U9E6y
◈誠品人:https://goo.gl/E41h44

———————————————
文:崩井 (https://www.facebook.com/soulswell)
Photo by Korney Violin (C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