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物之哀到幽玄美,讀一本日系攝影之書

好集慣

正如門小雷說,抗逆時期是進步的時間,好好利用在家的每分每秒讀書看戲創作,到逆症過後便會脫胎換骨。而且,藝術從來治癒,art is healing。難得出街順便到誠品,發現正推介一堆藝術書籍,隨手拿起一本《日系攝影》,本以為又是那些小清新相集,卻原來是一本詳盡教你認識什麼為日系攝影之書,從歷史、文化講到物之哀無常徐志摩希臘神話等,探究日本美學的表現與本質 —— 你估只是高光過曝那種selfie自戀嗎?

問:何謂日系?
荒木經惟是不是日系?蜷川實花又是不是日系?中、港、台文青所認知的日系,總只是將小清新當成圭臬,把整個日本攝影文化歸納為「高光、過曝、低飽和、低對比」;那麼,荒木經惟的作品,一定沒有給你小清新的感覺,只有黑白和粗糙。作者引述自山內宏泰的《聽荒木經惟說》:「當我們拿起相機,如果少了感情、愛情、人情等情,而是以客觀的角度來拍攝,這就不是身為人類該做的事了。」

荒木經惟想帶出的是「私寫真」的意義。在1990年代開始,女性攝影師亦愈來愈多,更令攝影內容更重視個人情感;但若以為「私寫真」= 現在日系,你便大錯特錯了,正如當你看到荒木經惟或是蜷川實花的照片,雖然都是從個人情感出發,卻發展出不同面貌,那麼作者說:可以再從「物之哀」出發。

日本人的美學精髓
物之哀的「哀」不一定是哀傷,其實是泛指一切人的情感,只是加上日本人的美學,他們偏愛櫻花的花開花落,或是紅葉的深深的腥紅,或是最常聽到的侘寂(wabi sabi),不完整反而美,令他們的美學總帶淡淡的哀愁。

接著從「物之哀」說到「幽玄美」,作者說:幽玄美是日本三大美學之一,中文意思大約是「餘情、意外」之美,不直接顯露,不直接表白,從陰翳才能看到光的美態,所以,當你以為「日系攝影」大多是充滿陽光氣息的明亮照片,實在是一大誤會。

最後,或者你會問:那麼,作者有沒有教人日系攝影的心得?對不起,沒有。作者只說:一直以來,談論日系外觀的書很多,但談論本質的入門書一本也沒有,只有知道日本美學的表現和本質,改變這個社會速食文化(即係你問有沒有日系攝影的心得囉),你才能拍出屬於自己的「日系攝影」。

撰文:郭昊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