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張床,到另一張床》#3 唐三樓 — 三呎 — 棉質藍白間條

他短短的鬍渣和略為雜亂的眉毛,顯得樣子帥氣慧黠,很是好看。

臨離開那間有落地玻璃夜景的酒店房間之前,他說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我不喜歡把話說得那麼死。這世界根本沒有​任何事情是必然。說過的話,不一定會兌現。既然不一定會兌現,那麼乾脆就不要說。

但他的確是少數離開床範圍以外,我還繼續保持聯絡的男人。偶爾我會跟他在酒吧喝上一杯,反正我的時間多的是。

幾乎每天入黑之後,我都會在酒吧出現。原來,黑暗是有重量的。每當夜幕低垂,我就感到龐大的黑暗開始重重壓住我的胸口,讓每一下的呼氣吸氣都特別吃力。

我需要一點東西分散注意力。而這種東西,通常都會是烈酒。

************

這一晚, 我照舊坐在這家坐落於蘭桂坊地段,名字叫做「失眠」的酒吧。我喜歡它的環境非常嘈雜,而且舞池離門口相當近,讓我感到莫名的安心。


如何在酒吧之內跟一個人搭上,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有人選擇簡單直接,在舞池用雙手圈住一條纖腰;有人選擇最老套的橋段,請對方喝一杯酒,打開話匣子。

而有人則選擇離得遠遠,用眼波傳情。

短短半小時之內,我跟她各加了三次單。三杯都是不同年份的蘇格蘭威士忌,不加冰。她不時會跟我對望,看著我把玩酒杯,然後看開。見我添杯,她也會跟著點,眼神有點想要碰杯的意味,卻從來不明確示意。

第三杯見底,她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可我已經喝不下第四杯了。今晚不行。

根據經驗,每一個晚上至少要有半打男人向我施使那種最老套的橋段,請我喝酒。而今晚的第六個男人,向我遞上的是一杯乾馬天尼。太俗了你知道嗎?

其實我沒打算要接受,但這杯乾馬天尼總算引到野狼動身。我瞥見她從吧台轉身,踏著黑色幼身高跟鞋朝我走來。

然後,在毫無預警之下,用雙唇覆上我的嘴。


她的嘴唇很暖,很柔軟。我開始熱烈地回應著她的吻。

夜場都有君子之義,不奪人所好。旁邊的男人識趣走開,她在我身旁距僅半呎的位子坐了下來。我倆沒說話,繼續享受音樂。直到最後一首,樂隊退場,她拉住我的手離開酒吧。

我不知道她要帶我去哪裏,但這比過往的每一次,都來得更有方向感。


***********

她牽著我走上三層樓梯,回到一間小公寓。

已經不勝酒力的我,馬上攤軟在她的三呎小床上面。她也爬上床來,用兩手手肘作支撐,整個人壓在我身上,近距離直看著我。我感覺頃刻被她完全征服。

探索另一個人的肉體,似乎是種人性本能。我從來沒觸碰過女生的胴體,但跟她的愛撫來得十分自然。她開始不重不輕的吻著我的臉,耳垂,脖子,鎖骨,乳側……雙手也沒閒著在我的敏感地帶遊走。

她一直不徐不疾,很有技巧地慢慢挑起我的慾火。我開始抑制不住體內的燥熱。


要被滿足充實的,是情慾本身,而不是我。只要能帶來歡愉,無論是哪一個他,抑或是她,根本無關重要。

於是我拉起她的手,用力地壓向我下身的空虛。

「我想要你。」

(待續)

***********************************
網絡作家b612 – facebook專頁:b612lpp

(鍾意睇嘅請你去俾個like,支持吓我繼續寫嘢吖!:))

「倘若有一個人對一朵花情有獨鍾,而那朵花在浩瀚的星河中,僅此一朵。那麼,他只要仰望繁星點點,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他喃喃自語:『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個角落』可是,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瞬間,所有星星也將隨之黯淡無光。那你也認為這不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