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專題】有個牛郎男友是怎樣的體驗?專家中肯分析愛上軟飯男怎麼辦

ada

這個年頭要解釋「她」和「他」是甚麼關係,一言難盡。夫妻、情人等詞經已無法好好定義新世代的感情status。幸福美滿的關係誰不想有?然而愛的方式可以有千百個樣,就像以下4個非一般的兩性故事,每個都比連續劇還精彩,雖然未必符合社會道德標準,甚至會刷新你的三觀,卻赤裸裸地說出現代女生的各種感情觀。她們的實際身分是誰、長相如何,其實並不重要,難得是聽見那些連閨密都不知道的真情剖白。每位受訪者會以一件物品代表她與他的關係,附以簡約的線條將感情具像化,衝擊你對愛情的固有概念。說不定有一天,你會經歷比文中更破格的感情,不妨先查看每段文末的專家回應,讓自己在緣分來到之前,學懂如何自處。

男友在牛郎店上班

港人對新宿這地方不會陌生,但當中的「名物」牛郎(男公關)店,你又到訪過嗎?入黑後的歌舞伎町是小夜(化名)經常流連的地方,只要牛郎店有開門的日子,她都是座上客。自從去年於社交網站被一位日本牛郎搭訕後,兩人一直互相傳情。趁著一次東京旅遊,小夜順道跟他初次見面,首次踏足牛郎店。兩人相處投契,小夜不知不覺對他產生好感,展開這段遠距離戀情。小夜開始時每月一次快閃東京,見面主要是吃飯和到牛郎店飲酒聊天。持續半年後,為了可以天天見面,小夜決定短居日本。

牛郎揹著一身學債,為還債他不惜日打幾份工(男公關只是其中一份),休息時間極少,不只帶病上班,甚至有薪假期都不放。「我這輩子都未見過像他這樣不顧一切要上班的人!」這份動力讓本身性格得過且過的小夜也受到感染,「如果不是他,我大概還是一個廢青。」她變得積極上進,勤快賺錢,而賺到的人工大部分都會到牛郎店花在男友身上,每次平均消費2至3萬日元。其實幫他還債不是更直接嗎?「我不想他有吃軟飯的感覺,像這樣支持他在店內為升職而努力似乎更好。」

一般女生要是男友跟異性多聊幾句,已經要高度防備,但牛郎的工作就是要哄女性高興,小夜對此表現淡定。「他答應我不會跟其他客人出街,所以點睇我都是地位最高的!」店內沒有二人世界,他倆又不是同居,每月大約只有一次正式一點的約會,但小夜甘願選擇這樣拍拖。「能跟他待在同一個空間已經很開心了。」其實在香港還是東京生活,對小夜分別不大,她只想待在喜歡的人身邊,默默做個背後的女人就心足了。

「我沒有特別喜歡飲酒,但為了推高男友的營業額,每月最少會點一枝佳釀。點了我會跟他一起喝,而且會經常喝醉。」

專家分析個案

鄧凱寧女士 (心理學碩士、兩性專欄作家及兩性節目主持)

局外人看這個故事一定擔心小夜是否受騙,你們不用擔心,「當局者迷」可以是一件快樂事。認識到一個令到自己上進和成長的人好重要。首先多人會覺得小夜那麼辛苦工作賺錢給那位「食軟飯」的男友好有問題,但工作不只為錢,是生活態度亦是成長過程,先不談他們是否真愛,但在這方面女生真的受正面感染成長了,再不是一個廢青,她有本事去賺錢,便有資格選擇如何花錢。

人家常常說夜店沒有真愛,大多是因為第一印象不好,加上工種問題令對方沒有信心。每段感情也是建立於信任,我建議小夜不妨提出一些要男方付出責任的事情,例如大家去借貸公司盤算一下如何還清債務,能縮短供款期?還清債務後能同居、旅行獨處、訂婚嗎?我相信夜店是可以萌生真愛,我身邊也有不少朋友和男公關結了婚。若他們能圓婚,相信主要問題不再是信任,而是作息時間。

Sonia Wong (性別研究學者及女人節創辦人)

很多人選擇伴侶時,都會連對方職業一拼考慮,而性工作者總是被歧視的一群。他們在不同社會文化裡面都被標籤成「不道德」、「不潔」和「低賤」的,甚至往往被認為是「破壞社會道德」及「破壞婚姻和家庭」。但當我們進一步思考,「性」在我們的社會裡面並不只有「污穢」的一面,例如婚姻關係裡面的「性」就被認為是神聖的,在人口政策裡面,「性」也扮演了促進社會發展的積極角色,但為何「性工作者的性」甚至「性工作者本身」就成了禁忌呢?在蒼井空退休結婚生子的例子可以看到,人們前赴後繼的「評論」她有沒有資格組織親密或家庭關係,but why not?在工作背後,性工作者與你我一樣,也只是個有血有肉有愛有慾的普通人,但我們往往站在道德高地,覺得自己有資格去judge,才是荒謬。

Photography: Sze Chuen及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Illustration: nowthen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