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專題】BDSM不只是暴力性愛 玩家分享:「我們100%信任對方」

ada

這個年頭要解釋「她」和「他」是甚麼關係,一言難盡。夫妻、情人等詞經已無法好好定義新世代的感情status。幸福美滿的關係誰不想有?然而愛的方式可以有千百個樣,就像以下4個非一般的兩性故事,每個都比連續劇還精彩,雖然未必符合社會道德標準,甚至會刷新你的三觀,卻赤裸裸地說出現代女生的各種感情觀。她們的實際身分是誰、長相如何,其實並不重要,難得是聽見那些連閨密都不知道的真情剖白。每位受訪者會以一件物品代表她與他的關係,附以簡約的線條將感情具像化,衝擊你對愛情的固有概念。說不定有一天,你會經歷比文中更破格的感情,不妨先查看每段文末的專家回應,讓自己在緣分來到之前,學懂如何自處。

快求我將你綁起來

多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讓本身令人懼怕的BDSM變得親民一點,可惜在公眾眼中,它仍然是種很黃很暴力的性愛癖好。Bondy(化名)作為BDSM的愛好者,希望首先為它正名。「BDSM當中包含3種意思,BD是指綑綁和調教,DS則解作精神上的支配和臣伏,最後才是追求痛覺快感的SM。」怕痛的Bondy只對前兩者有興趣,就算是綑綁,亦純粹為追求束縛感和在皮膚表面留下痕跡,不會綁得要生要死。

雖然一直躍躍欲試,但Bondy從來無跟前男友玩過。別說BDSM,兩人一起7年,上床次數也少得可憐,ex對她總是興致缺缺。然而Bondy自問需求不低,無奈之下曾到外面「偷食」,卻發現有性無愛的肉體關係一點也不enjoy。分手後,Bondy決定正視自己的喜好,主動到交友app尋找BDSM的玩伴,開宗明義列出條件。不久後真的引來一位男生,兩人由BDSM的喜好至日常溝通都很合拍,接下來就是訂下「契約」。所謂「契約」並沒有法律效力,而是BDSM愛好者對彼此界限的約束。他們說好不能向對方說謊,並只能跟對方一人進行BDSM。「玩BDSM的基本是100%信任對方。一旦違反契約,我們就完了。」Bondy會稱對方做partner,但並非是男女朋友的意思「我們不是因為愛,而是因為想找BDSM玩伴而在一起,所以不會考慮兩個人的將來。」他們都很清楚這不是戀愛,但感覺很類似。

BDSM愛好者通常有不同身分定位,主要是支配者和被支配者。而Bondy則是「雙向者」,可以切換身分。她跟partner會互相用言語羞辱對方,輔以道具(如麻繩綑綁、扯動頸圈)增加情趣。現時他們每星期都會見面,上床的頻率也能滿足Bondy。雖然她不排除日後會跟這位partner發展出愛,但此刻她安於現狀,還未打算展開新的戀情。

「很多BDSM愛好者都有自己的專屬頸圈,並由被支配者戴上。頸圈通常會連著鏈或繩,讓支配者可以控制。有些人甚至會戴著BDSM的頸圈出街,意指24小時都是支配者的所有物。我也有自己的頸圈。」

專家分析個案

Sonia Wong (性別研究學者及女人節創辦人)

我們可以由「性虐待」這一翻譯看出華文社會對於BDSM的誤解:一,BDSM必然關於「性」,而這個對於「性」的想像和理解是狹義的,即是主要活動包括或最終目的為插入式性交(penetrative sex);二,BDSM參與者進行的活動是「虐待」,目的圍繞痛苦、折磨、控制等,與「正常人的性/愛」相距很遠。如果循著這一個理解方法,我們不難明白為何有部分人會以模仿BDSM的行為去傷害他人,希望透過暴力來展現權力。

個人覺得較好的翻譯是台灣BDSM團體皮繩愉虐邦所創的「皮繩愉虐」,因為Sadist和Masochist(SM)是個人性格傾向,以及其獨有獲得快感的方法;Domination和Submission(DS)是在商討和互信的基礎上雙方自願擔當的位置,也是確認、尊重並接受對方獨有的獲得快感的方法;Bondage和discipline(BD)等是根據大家的喜好和承受能力、在雙方同意進行的交流;當Slave把照顧自己快感甚至身體的權力交給你,Master掌握的不是權力,而是信任和責任。

在看似「暴力」的形式背後,BDSM其實是關於「安全、理智、知情同意」以及溝通和信任。如果能看清這一點,就能夠明白,真正的BDSM關係其實比所謂「正常人的性」更加接近我們理想中由「溝通」、「尊重」和「信任」建立的性/愛交流。

Photography: Sze Chuen及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Illustration: nowthenwhat

Choker: Sally's T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