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專題】Open Relationship、多重關係就等於濫交?其實比傳統戀愛更具責任、更懂得愛與被愛

Daphne

這個年頭要解釋「她」和「他」是甚麼關係,一言難盡。夫妻、情人等詞經已無法好好定義新世代的感情status。幸福美滿的關係誰不想有?然而愛的方式可以有千百個樣,就像以下今次專題中非一般的兩性故事,每個都比連續劇還精彩,雖然未必符合社會道德標準,甚至會刷新你的三觀,卻赤裸裸地說出現代女生的各種感情觀。她們的實際身分是誰、長相如何,其實並不重要,難得是聽見那些連閨密都不知道的真情剖白。每位受訪者會以一件物品代表她與他的關係,附以簡約的線條將感情具像化,衝擊你對愛情的固有概念。說不定有一天,你會經歷比文中更破格的感情,不妨先查看每段文末的專家回應,讓自己在緣分來到之前,學懂如何自處。

三人行 其實非世俗所想般好……或壞

沒見NaNa(化名)多年,原來她正身處德國讀書,而且還離了婚。離婚後,她於一次Ted Talk演說中聽到Polyamory(多重關係)一詞,內容充滿啟發性,於是便向一位奉行多重關係的朋友了解更多,之後還成了情侶,對方有一位身處台灣的女朋友。 簡單理解Polyamory,就是多於二人而負責任的戀愛,他們之間不會瞞騙,而是共融地拍拖。 這種關係,讓NaNa覺得大家心理可以更趨平衡,不用綁死自己之餘,也可以從不同人身上找到自己所需。你不會期望對方眼中只有你一個,那就少了猜疑,不再因小事而觸動神經,情緒會較理性。 「你不需要跟他的女朋友做朋友或甚麼的,但最好有交流,多了解才不會妒忌。可惜他的台灣女朋友接受不了我,致使他經常要撒謊,明明在陪我卻又說已回到家,這樣就違反了Polyamory的理念,見情況三番四次沒有改善,我便選擇分手。」

「選這本書(《牛爬樹,真的嗎?》),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就像書中的牛牛娜娜,因為願意冒險同時遇到小飛龍(她的前度),而開闊了眼界,發現世界有很多美妙的事值得發掘。」

之後NaNa遇到另一個人,他和女朋友都是奉行Polyamory,三人正嘗試發展中。「我們對大家都有好感,好記得有一晚我正跟他通電話,他沒空時,就把電話遞給女朋友,我和她談了很久,大家就像親人一樣,感覺好warm。」然而人都會有情緒及私心,那怎麼處理?NaNa坦言這是多重關係中最難的一環,所以一定要先學會處理好自己的情緒,才能體諒及明白對方。 當外間以為這種關係是享齊人之福,認真細聽,就會知道這是一門學問,關乎到自我探索和了解、情緒管理、懂得愛與被愛……比傳統戀愛模式更難。NaNa笑著點頭,說Polyamory的經驗讓她學會調節情緒,彷彿看到內在的自己。「參考很多有關書藉,其中一本《The Ethical Slut》將情緒更細緻著墨,提醒我不要把情緒外判,現在我會step by step處理兩性關係。」 未來,NaNa不會抗拒任何模式的關係,而只想找到一個像家人般值得信賴、充滿愛及互相扶持的終生伴侶,而且……誓死不再結婚。 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講師曹文傑博士分析: 「雖然第一次的Polyamory關係中斷了,但NaNa沒有放棄,甚至能夠從事件中更清楚自己需要甚麼,是非常勇敢。我覺得任何的一段關係,都要清楚自己所需,才能發掘下去,不然就set定一個時間,讓自己跟對方嘗試相處。 其實一個人如何知道自己是否適合多重關係,可以試問以下這6條問題,之後你自然找到答案。 1.我曾否同一時間愛上超過一個人? 2.我認為只能有一個『真』愛或一個『真實的』靈魂伴侶嗎? 3.我想從愛情中得到甚麼?我可以接受多重的性關係或多重的愛情關係,抑或可以同時接受兩者?如果我想要多過一位伴侶,我期望跟他有多親密和靠近,而我又能向他給予甚麼? 4.開放透明的關係對我有多重要?如果我有多於一位伴侶,我樂意他們彼此認識嗎?如我的伴侶有其他伴侶,我又有多樂意認識他們? 5.我如何介定承諾?我是否可以同時對多於一人承諾?若是,這些是怎樣的承諾? 6.如果我已在一段關係之中,我對別人的渴望是否源於我對現有關係的不滿和不快?如果現在的關係已滿足我的需要,我仍想有多於一位伴侶嗎? (以上摘自Franklin Veaux及Eve Rickert的《More than Two: A Practical Guide to Ethical Polyamory》) Polyamory常被誤會成濫交,其實剛剛相反。 很多人把Polyamory與Open Relationship混為一談,其實兩者是有分別的。Polyamory是一段可多於二人、包含浪漫的愛及講求道德的關係;Open Relationship(開放式關係)則只在於性方面,二人的愛情關係以外可跟第三、四者有性關係,並且是『有承擔地開放』,不能瞞騙伴侶,研究發現這名詞較常用於男同性戀者之中。這兩種關係的經營規則可由二人自定,如一段Open Relationship中,你可以規定對方『出外玩不用告訴我/ 每月只可玩一次』等。」 Text/ Daphne Wu & Ada Lee(Lead) Photography/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Illustration: nowthen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