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他,跟國藉語言文化有何關係?

Stephanie自覺是個普通女孩。說不上有什麼人生目標,畢業後工作了幾年,日子過得平淡,才想到澳洲working holiday,看看新的風景。就在簽證完結前兩個月,她遇上來自比利時的Louis。15歲開始學廚,二十歲出頭就離家闖蕩,他自由不羈,對自己有份自信。第一次見面,「他有我缺乏的主見。」「她是那麼安靜簡單。」⋯⋯愛情就這樣萌芽。4年後,他們在土瓜灣開了一間以他命名的西餐廳,兩個人,一個目標,原來平淡也沒有什麼不好⋯⋯

星期日晚上9點半,他們在小店中忙得不可開交。半年前,他們還在澳洲,正考慮要到瑞士定居,兩個人過上平凡簡單的生活。「Louis有一半瑞士血統,原本我的入籍申請已經獲批了,卻有個機會可以在香港開餐廳。」開餐廳其實一直是Louis的夢想。Stephanie一心想讓他圓夢,她問他,到香港好不好?他一句,只要是有她的地方,到哪裡都沒有所謂。

餐廳隱身在土瓜灣一條隱蔽小街,周邊都是舊樓車房,大抵是區內唯一的西餐廳。每天一早8點鐘,Louis就會到街市買菜、回餐廳備料,然後一直忙到晚上10時,幾乎沒有時間休息;Stephanie曾在澳洲咖啡店打工,就幫忙主理餐飲,兩個人胼手胝足。Louis直言,香港的生活節奏比想像中還要辛苦,「但辛苦還辛苦,卻從未如此充滿動力,因為我找到了要加倍努力的理由。」

愛一個人不需要原因
愛情美好,因為它會讓你想要成為更好的人。遇到Stephanie之前,他自言有過貪玩的歲月,「成日都去party,dating,真正的女朋友卻沒幾多個(笑)。」就在他到達澳洲兩星期後,經朋友介紹認識了Stephanie,回想起來,是那樣奇妙,「說不出為什麼,愛上一個人是不需要原因的。」不到一個月,他便向她展開追求,然而Stephanie的簽證卻快將到期,還未知道能否續簽,Louis只知道不能就這樣放棄,「我辭去了當時的廚師工作,跟她返香港。」衝動嗎?「是感覺,如果你和一個人一起很快樂,就去愛吧,要相信自己的感覺。」

遇到Louis之前,Stephanie也從未遇過這樣的男人。「第一次約會,他竟然冇帶cash,想點?」但他就是這樣直率,「他份人沒有機心,會毫不掩飾地分享自己的想法,就算我們的母語都不是英文,但一開始溝通已覺得很輕鬆。」她自言從小缺乏主見,也不擅長表達,唯獨是這個人,總是能夠帶着她走。

兩個世界
或者原本真是來自兩個世界,性格背景飲食口味全都不一樣,但樂趣也是由此而來,「她不煙不酒,和我以前的生活很不同,在她身上我感覺到一份安定,而同樣地,我覺得自己也可以為她的生活添加一點調味!」拍拖年半,Louis就求婚了。那天,他帶着一隻戒指一束花,神秘兮兮地把她帶到海灘,「我沒有想過他會這麼快求婚,」是否太快?認識真的夠深了嗎?是否要有樓才結婚?其實沒有想過,「重要是找到對的人。」他大她一歲,結婚時還未到30歲,婚禮很簡單,「在比利時,婚禮就是和家人朋友開一個party,不會像香港擺酒要換幾套衫,簡單casual也很開心。」

從前不明白,原來平淡卻幸福就是這麼一回事。她笑言,「現在工作生活都一齊,幾乎日日24小時對住,都不會覺得厭。」放假的日子,他們也會待在一起,打機也好,逛街也好,其實做什麼並不是重點,「因為工作是另一種狀態,放假才是真正親密相處的時間。」吵架當然也有,「為了怎樣寫menu都吵過好幾次,哈!以前唔開心我會收埋,就是港女一名,覺得唔鍾意咪唔鍾意囉,但Louis會和我溝通,大家有商有量,有唔開心都不會留過夜。」她說,「遇上他,讓我的人生改變了很多。」

很多人覺得,語言文化不同是個阻礙,但他們有另一番體會,「正因為知道彼此文化不同,生活習慣不同,有衝突時只要講句:『我哋呢度culture係咁!』通常都會就咁算數,易話為好多!」最後問她,比利時男人是否特別浪漫?「我沒有想過,但我掉了鞋帶他會蹲下來替我綁,大小事情都會尊重我的意見,以我的感受為先⋯⋯我只知道,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圖片:Inez、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