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孩子的第二人生

【讀者投稿】我與孩子的第二人生

每天走在街上,看到戴著口罩的路人、被鐵絲網圍起來的天橋、守衛森嚴的警署、滿目瘡痍的馬路,很難想像這是我住了30年的香港。 大約半年前開始,大大小小的移民平台紛紛冒起,已有下一代的朋友無意間都討論著要離開香港。誰想到,貴為國際都會的香港人,又要再面對一次移民潮?

事實上,自從一年前離婚以來,我的世界也一直在變。

我叫黃卓嘉,剛剛渡過32歲生日,我想在這裡分享我的故事。

在26歲時,我有了一個自己的家。
曾經我覺得自己擁有了幸福,
但如楊絳於《我們仨》一句:「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2019年我回復了單身,
一個人帶著兒子,開始了我們迷你家庭的生活。
我們每天跌倒、每天學習,剛開始的時候很難過,慢慢地也就習慣了。

然後,我發現單身能讓我嘗試更多的路。
由於放下了傳統家庭的包袱,
我可以帶著兒子走更多以前不敢想像,但也更刺激、更具挑戰性的路。

三年多前,基於工作的關係,我開始學習德文。
剛開始的時候都是為興趣,但是學了差不多一年後,
我便被德國歷史文化深深吸引。

雖然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問題,但德國於二戰後對戰爭與人性的反省、東德人冒險翻越柏林圍牆尋找自由生活、以及近年德國對難民融入教育的政策,都使我對德國充滿了嚮往。

我想,既然我懂一點德文,又去過德國幾次,或者我可以帶著兒子一起去看看這個我喜歡的國家,並且在其間研究一下移民的可能性。於是去年便訂了機票,並開始計劃一個屬於我們倆的聖誕、新年旅程。

出行前,家人有微言,認為危險。很多人或許跟我家人一樣,認為小孩子年紀小,帶他們旅行會很麻煩。 的確,比起自己一個人去德國,這次帶著兒子要預備的工夫多了不少,例如:頭兩天讓兒子慢慢適應時差、在行程中安排小朋友感興趣的活動、出門前帶備藥物探熱針等,旅程中亦比一個人出門要更加小心和用神。但我認為透過旅行,能夠刺激小朋友對世界的想像,讓他們透過發問問題,更了解這個世界,對小朋友的發展有莫大益處。

離開 comfort zone 挑戰自己不是大人的專利,小朋友也需要。

兒子在旅程中,讓我看到他平常在 Comfort Zone 內未有表現出來的特質,變得更獨立和主動,回家後也不時提起旅行的點滴。而且對我來說,即使以後他未必記得這趟旅行,但跟兒子曾經一起出走這個經歷已成為了我其中最珍貴的回憶。

有時事情的好與壞,端視乎你看待事情的角度。

半個多月的德國之旅轉眼便過,回到香港短短一個多月,這個城市又再經歷困難與挑戰,實在不勝唏噓,在對照德國的自由,讓我漸漸萌生離開香港的念頭。

或許有人認為,作為真.香港人,應該與香港共進退。我覺得與其執著把身份認同綁在一個地方,不如嘗試從另一個角度去想 —— 香港歷史雖短但豐富,作為這一代香港人,倒不如把香港精神及文化散播到世界角落。猶太人飄泊多年,也因為靈活變通而於世界立足。耿更斯在《雙城記》一句: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或者可以讓香港人參考一下其中的意義。

變動未必是一件壞事,畢竟世界上最恆久不變的真理,原是改變。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讀者投稿 #單親媽媽 #旅行 #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