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口罩送給巴基斯坦籍鄰居

好集慣
把口罩送給巴基斯坦籍鄰居

電梯內,兩姐妹在對話。

花姨說:「你夠不夠口罩,有沒有多可以俾啲我?」

英姐說:「我們口罩已不多,還剩60多個,四個人用可以捱半個月左右吧。」

花姨說:「我也差不多,不過我想拿給隔離巴基斯坦籍鄰居,他們一家六口四兄弟姐妹都沒有口罩,最大的阿哥只有8歲,最少的更只有半歲。」

英姐說:「唔係嘛,拿給你我沒所謂,但拿給巴基斯坦就有所謂囉,佢哋已經拿了香港人的資源。」

花姨頓了頓。

「其實去年佢哋搬來時,我都有點怕,畢竟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很不同,但相處下去,我覺得他們比很多香港人友善,他們更懂得感恩,寄人籬下,很感激香港政府香港人⋯⋯不時他們煮了巴基斯坦咖喱都會拿給我,巴基斯坦咖喱真的很好味。」

英姐說:「咁唔代表我要俾口罩佢㗎。」

這時,花姨再語重心長地說:
「可能他們沒有經歷過沙士,不知道當年有多可怕;也可能他們不懂中文,對新冠肺炎的資訊也知道不多,就連北角有二十多宗感染他們也不知。對他們來說,要撲口罩真的很困難,況且四百蚊一盒口罩實在太貴,負擔不起。再想想⋯⋯其實你的口罩也是印傭姐姐Anna從印尼買回來的給你的。」

「看着他們的小朋友沒有口罩出街,我真的很擔心;街坊不單不理解,甚至冷眼旁觀、冷言冷語。畢竟大家是鄰居,他們有事也不能獨善其身,幫得咪幫;在疫症面前,還分什麼膚色或政見,最緊要是共舟同濟。」

能幫人其實也是幫自己。

病毒或許可怕,但只要大家有多點同理心便沒那麼害怕。

撰文: 郭昊軒
圖片來源: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