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家倪鷺露:坦白面對情緒需學習

「畫畫是抒發情緒的方法」,不少畫者都如此說著,為亦舒著作繪畫封面的倪鷺露(Lulu)卻說,創作未能夠完全的讓她自我修復,甚至功能只佔三份一。過往過份壓抑和故作堅強的她,在學習禪修和關注環保後,終於能赤裸地正視情緒的存在。在連貫的筆觸和顯然地變鮮艷的用色中,她終能坦白而帶笑地說,「我現在更快樂了。」


畫水墨需要信心,但情緒欠佳時連手都在抖⋯⋯

早期就放棄了規律的「打工仔」生活,現在與愛貓住在村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有靈感時便即席揮筆作畫,免除穿梭於住屋和工作室的技癢難耐。如此自主生活看似輕鬆悠遊,Lulu亦誤以為自己擁有控制輕鬆與否的能力,後來發現作畫未能使她完全放鬆。她早期以水墨畫為主,在情緒最糟的時期,連提筆都有困難,「油畫的選色錯了可以蓋上新色,水墨需要信心,下筆要準確無誤。但情緒欠佳時連手都在抖,根本畫不了。」前幾年她出版了畫冊《未能行動的部分》,記錄八年的困局,畫冊以年份作頁數,有些年出現詩句,因為她畫不了畫;有些年留白了,皆因她連字都無法寫。

在2011年學習禪修後,她驚覺過往的輕鬆並非真正的輕鬆,出國旅遊趕盡景點,其實比上班更累人。打坐時她確切地感受著身體,發現單純的坐著,肩膀卻非常沉重,像背負著千個厚實的結,她形容是被種種自找的責任纏繞著、繃緊著。面對不停的資訊和思想,她記得禪修老師指出,人會因而產生情緒是正常的,「故此要達至真正的放鬆並不容易,在密集的想法之間騰空留白,甚至拉長空白期,保持心境澄明,情緒不會突然波動,就是真正的放鬆。」所以她把現正進行的個人畫展命名為《放鬆,直至分心為止》,刻畫著對這艱澀課題的理解。


悲傷,其實是自己想像出來的

低潮與婚姻、家庭、經濟問題一擁而上有關,朋友好言相勸叫她別太執著,她激動得把電話掛掉,「我絕望和悲傷得覺得心裡有個洞,下雨時會寒風入心,耳邊有聲音說我沒有獲得幸福的資格,怎麼還叫我放下執念呢?」與其接受朋友的勸導,她更在意自觀的狀況,以及自救的可行性。個人展上的兩幅作品《時常滑倒,隨時扶起》及《跳進來》,分別想像在跌倒和在水中有人攙扶著,畫中人很多,但她坦言可能都是自身的投射,只有自我修復才是唯一明燈。

《Free Dive跳進來》

《蓋着藍,披着紅》

話雖如此,但上天送來的靈丹妙藥還是叫她感恩。好友的辦公室在清洗空調時找到三隻尚未會飛的麻雀,被人類接觸過,麻雀媽媽便不會再照料。免得雛鳥被丟棄,Lulu決定把牠們接回家,定時餵食,飯後會把牠們捧在掌心,幼鳥的體溫和心跳居然撫平了她那像股票市場般的情緒。儘管鳥在學飛後回歸大自然,那段經歷的藥力仍然奏效,「三個生命把我軟化,他們在最艱難的時候伴著我,於是我決定茹素,想為牠們做點事。」

對比快樂,她曾經更偏向抓緊苦痛,把悲傷放大並浮沉於痛楚中,這種自憐成了習慣。經過自救和幼鳥的協助,她終於走出這種病態心理,「悲傷只是自己想像出來的,那個洞並非復原,它根本不曾出現過。」


流淚沒有不帥氣,坦誠更是最帥氣

下筆人不自覺,但身邊人都覺得畫作比過往喜悅,氣氛沒以往壓抑。不論是畫畫還是人際,她都似乎領悟了較明確的方式,擺脫過往的忍耐,現在學會輕盈地退開不咬弦的人和聲音。作為嚴己的人,她擅於自欺,曾因深信流淚並不帥氣於是強忍情緒。也許每個人的自我標準多少都代入社會的尺,要看似得體和善良,但那絕非發自真心,「但老師說不需要批評感覺,於是我願意認錯,坦白就很帥氣了。」

「老子說過,在戰爭中儘管敵人落敗了,我們也不應慶祝,因為總有人命傷亡。」近日的社會事件令人心充滿躁動,本以為把情緒控制得宜,看到新聞和直播,她選擇聆聽自己的情緒,當中也少不免人性化的自然反應。畫作中亦有把近月的情緒記錄,《是怎樣的憤怒》的紅是揮之不去的怒火,《向外望向內看》的藍是對宗教和修行的無力和疑惑。

《是怎樣的憤怒》的紅是揮之不去的怒火。

《向外望向內看》的藍是對宗教和修行的無力和疑惑。


為生活留白,也學習適應流汗

除了線條,她的畫作亦以空間感獲得喜愛。曾有朋友看畢作品後笑問,「你不多加幾筆嗎?就畫這麼幾筆你能過意得去嗎?」但她相信無論畫畫還是生活,留白都有其重要性,她形容留白像為室內預留空間,沒有人想滿屋雜物。

左為《編織班》;中為《我們穿了制服》;右為《人我之間跳探》

修復機制餘下的兩位要員為禪修和環保,對於後者,她思考著被標籤為「退化」的生活,「現代人趕著急速發展,但發展不一定令生活更好,科技發達是方便了,你卻不會更快樂,但我相信發展的本意是為了追尋快樂。」於是她努力篩選不必要的事物,減少污染,為生活留白。撇除從前浪費的生活,她減少開空調,嘗試適應令人流汗的炎夏;她以簡單機器取代最新產品,免得為自己帶來煩惱;洗衣時減省柔順劑,減低水污染,「不少污染問題都源於人類自製的多餘產物,膠粒和化學物回到水裡,人後來也需自食其果,這是共業。」

不進則退,聽起來鼓勵性得很,但我們或許忘掉眼前擁有的已夠美好,為進步而進步說不準是個圈套。

她看著作品《離開並不容易》。

撰文:陳菁
攝影:林三


《放鬆,直至分心為止》展覽

日期:即日至11月16日
地點:Gallery EXIT 安全口畫廊
地址:香港仔田灣興和街25號大生工業大廈3樓

Lulu NGIE 倪鷺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