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系咖啡魂登陸香港!專訪 HYPEBEANS 顧問 Hiroshi Sawada 澤田洋史

揉合日系咖啡工藝與香港飲食文化的優勢,座落香港中環置地廣場 HBX 實體店內的 HYPEBEANS 咖啡店正式開幕。秉持著 HYPEBEAST 在潮流文化領域的精神,創始人 Kevin Ma 一直以建立線下社區為目標,提倡以文化為中心的生活方式,為品牌帶來更多樣化的發展。

透過日本元祖級潮流教父藤原浩的介紹,Kevin 與世界知名咖啡師澤田洋史藉著對時尚和咖啡沖調藝術的共同興趣而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因此促成了 HYPEBEANS 的誕生,為志同道合的人提供一個於線下相聚的空間。

澤田從港式茶餐廳中汲取靈感,以特製的咖啡豆為基礎,帶來一系列別具本地色彩的日系工藝咖啡特飲。藉著店舖開幕,我們訪問了 HYPEBEANS 顧問澤田洋史先生,解構咖啡店背後的概念以及世界各地的咖啡文化。

你希望你的顧客從 HYPEBEANS 中獲得什麼樣的體驗?

Sawada:的確,我們跟其他咖啡店一樣,提供優質的咖啡和服務,但我們的目標則與別人不同。我希望顧客能從 HYPEBEANS 提供招牌特飲中獲得獨特的咖啡體驗,這不是其他商店能複製的。

可以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用以烘培 HYPEBEANS 咖啡豆的德國古董焙燒爐嗎?

Sawada:這個跟 1950 年代的德國 PROBAT 焙燒爐非常相似,當時的鐵具一般都擁有很強的導熱和保溫性,更具備維持焙燒熱度穩定性的功能,讓熱度得以傳遍整個爐身,提高對咖啡豆烘培質量的控制。這種傳統舊式機器獨有的智慧是現今科技無可比擬的。這部烘焙機於我而言像舊式的手錶和汽車一樣,別具風味。 

在製作香港限定特飲的時候有遇上什麼困難嗎?

Sawada:我想提供一些 HYPEBEANS 獨有的招牌特飲,不僅與香港客戶分享本地文化,更能藉此向世界宣揚香港的飲食概念。因此,我在香港做了很多研究 – 走訪過不同食肆,不僅是最近開設的咖啡店,還有傳統商店,超市,雜貨店和不同的餐館,從而創造了 Spiced Espresso Yuenyeung(一種顛覆港人對傳統鴛鴦概念的特飲 – 以咖啡、印度香料茶、八角和五香粉調製而成),和 Ovaltine Espresso(將咖啡添加至麥芽柯華田飲料中)。

咖啡文化在美國、日本及香港三地間有何分別?你又怎樣看待香港的咖啡市場?

Sawada:我認為美國的咖啡文化一般也以堂食為主。例如,在我位於芝加哥的 Sawada Coffee 咖啡店中,同一位顧客能在一天內造訪好幾次,除喝咖啡意外更熱衷與店內的咖啡沖調師及顧客交流。日本則鼓吹一種較特殊的咖啡文化,縱然還是有舊式咖啡店(Kissaten)的生存空間,但是於自動售貨機及至便利店中選購罐裝咖啡畢竟還是大趨勢。因此我們看準市場空缺,出售現煮和塑料瓶裝咖啡為客人提供更多選擇。我認為過去五年左右,香港湧現了很多新式咖啡店,除在概念上取勝外,總體的咖啡質量亦有所提高。

將 Sawada Coffee 的理念傳承至香港是你一直以來想要達成的目標之一嗎?

Sawada:我本身從沒考慮過香港。最初,我崇尚 Sneakers 和街頭時裝文化,也喜歡 HYPEBEAST 的理念以致 HBX 的產品。本次有幸藉著藤原浩與 Kevin 結緣,並協助他在 HBX 實體店內開設 HYPEBEANS 咖啡店。我希望 HYPEBEANS 能成為一個社區場所,顧客可以在喝咖啡的同時與其他客人談論街頭文化及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