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五)

柏原太賀

當婉婷接聽 Vincent 電話時,她幾乎想放棄思考,直接衝進酒吧問個明白。可是,她還是沒有那種膽量。

 

「喂?老婆?」Vincent見婉婷沒有回應,再次催促。
「嗯。我仲行緊街呀!你呢?」婉婷反問。
「仲同個客食緊飯,晏少少返。」
「唔好太夜。」

 

兩人掛線後,婉婷立即鬆了一口氣,好像怕被人發現自己做了錯事般。但明明她就是懷疑 Vincent 有所隱瞞才跟蹤他的,怎麼自己像是欠了他一樣呢?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五)

婉婷繼續在不遠處等 Vincent 出來,猜測着兩個可能性:他獨個兒走出來,還是他跟耀達一同走出來。要是前者的話,或許 Vincent 只是平日的生活壓力過大,而自己後知後覺,所以他才會偷偷自斟自酌。要是後者的話,或許……她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個「或許」來。

 

一小時後,結果出現了。Vincent 獨自走出酒吧。

 

正當婉婷暗駡自己幻想力太大之際,Vincent 卻突然回頭,那道可恨的酒吧門再次打開。耀達也步出酒吧,而且還跟 Vincent 談了幾句。Vincent 看似嚴肅地叮囑,而耀達卻一臉不爽。雖然明顯地兩人的關係不太好,甚至有點敵意。可是,這已足夠證明兩人是認識的事實。

 

婉婷呆呆地看着比任何驚悚片更叫她冷汗直冒的畫面,身體卻僵硬了。

 

直到兩個男人分道揚鑣時,好奇心驅使她必須跟上其中一人。在「一起做壞事的更可信」的原則下,婉婷決定跟上曾跟她半幽會過的耀達。

 

過了好幾個街口後,耀達站在電單車前。婉婷心裡開始慌張起來,要放棄跟蹤,還是直接上前呢?因為即使她馬上截一輛的士,也未必可跟上對方。可是,問題很快解決了。

 

婉婷的電話突然響起,而來電顯示卻是那個不再神秘的陌生號碼。

 

「喂?」婉婷接聽了。
「妳想坐我車尾,定截的士繼續跟呀?」耀達以免提聽筒說話。

 

原來耀達早已發現婉婷跟蹤自己,於是婉婷只好掛線,現身上前。

 

「上車。」
「去邊呀?」
「妳跟咁耐,都係想知咩事啫。」
「有咩唔可以而家講?」
「聽唔聽,隨便妳,想知就上車。」

 

婉婷再次坐在耀達電單車的後座。可是,這一次什麼浪漫氣氛也煙消雲散。直到再次置身於那間充滿工業風的房間內,婉婷仍是不發一言。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五)

「冇嘢問我咩?」耀達為婉婷送上一杯咖啡。
「唔知點問。」婉婷不是晦氣,而是真的摸不着頭腦。
「由最簡單開始問啦!」
「你識我老公?」
「好明顯。」
「幾時識?」
「未夠一年。」
「點解要識佢?你到底想點呀?係唔係我 hurt 得你太犀利,所以而家嚟報復?」
「妳一係唔問,一問就幾個問題。」
「唔好岔開話題,你答我先啦!」
「唔係我去識妳老公,係妳老公主動搵我。」
「點解會咁?」
「我唔可以答妳真正原因,我只想講佢係為妳好。」
「我唔明白。」
「妳唔需要明白。不過,多啲信任佢。」
「你就係想同我講呢啲?」
「係。」耀達想了一想後,續說:「另外,我哋喺銅鑼灣相遇,唔係刻意。」
「係冇刻意出現喺銅鑼灣,定係冇刻意出現喺我面前呀?」
「冇分別啫。」

 

婉婷實在不滿耀達的所謂解釋,知道了一點後,卻產生更多謎團。

 

「講番之前個問題。你既然識 Vincent,又之前同我……好似有啲嘢咁,算咩意思呀?」雖然有點口窒,但婉婷的態度卻是毫不留情。
「妳都識講啦!只係『好似有啲嘢』,但結果咩都冇發生過,係唔係?」耀達倒是答得輕鬆。
「因為我當年同你分開咗,所以你而家想破壞我?」

「妳都幾固執㗎喎!」耀達眉頭稍稍緊鎖了幾秒後,立即轉而無奈地說:「妳覺得我點解上次唔繼續引誘你呢?」
「你根本一心想玩我囉!」

「如果係咁,我唔會停手。做埋之後,我有我爽完,妳有妳繼續驚同後悔。」耀達定眼望了婉婷一眼後,別過頭笑說:「妳唔好以為我唔想。我到而家仍然有妳最可愛、青春、性感、任性……之類的種種回憶。每次見妳,妳都好似仲停留喺最吸引我嘅時間。其實,我已經用晒所有定力先㩒得住自己。」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五)

「唔係因為我 hurt 過你,所以……」
「如果講 hurt,我諗我要向妳講一世對唔住都唔夠。如果我仲算係一個好人的話,妳就係我嘅良心同底線,因為我唔想再對人唔住。」
「既然係咁,你同 Vincent 有咩同點解瞞住我呀?」
「我諗我嘅身份唔適合再講落去。不過,我都係果句:為妳好!」
「你咁樣講反而證明有啲關於我嘢,我竟然係最後一個知。而且,你同佢仲神秘到要用一個冇人知嘅電話號碼聯絡。」
「電話號碼?」耀達聽完後,恍然大悟地大笑起來:「果個只係私人電話號碼,唔係秘密嚟。我同妳見番果時,因為我俾咗公司卡片妳,所以妳 record 果個係我工作電話。」
「但係你每次同我見完,都會向佢講,係唔係?」
「係。」
「你哋係唔係變態㗎?」
「如果係的話,妳就要檢討下點解唔同時期愛上妳嘅男人,都竟然係變態啦!」

 

耀達那份笑容,讓婉婷知道無論她再怎麼糾纏下去,也不會再問出什麼來。於是,她決定離開。雖然疑惑好像比之前更多,但總算安心了不少,畢竟耀達並沒有說謊或砌詞狡辯什麼,足以說明兩個男人之間的「秘密」,並沒有如狗血的推理劇情般對她不利。

 

「我啱啱搵過你呢件事,你會唔會同Vincent講?」臨行前,婉婷問。
「理論上會。但係如果妳想親口同佢傾,我可以唔講住。」耀達微笑着回應。
「多謝!」

(待續)

 

上一集:《兩個天堂》(十四)

從頭睇:《兩個天堂》(一)

 

 

重溫:

兩個天堂(1 -12)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

更多相關文章:

胡世君:一天制戀人_FOUR

周靈山:不敢說「不」的男人

夏火師傅快問快答:占卦如何幫助我們?能否改變命運?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