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八)

柏原太賀

要婉婷接受自己患病,其實並不特別困難,畢竟她近期除了經常出現記憶模糊外,還剛剛得知自己有妄想症的特徵。可是,她卻萬料不到 Vincent 竟然也有病。但他明明每天也上班,工作更不是機械式的,怎可能呢?

 

「呢件事雖然關係到 Vincent 作為病人的私隱,但佢今日嚟之前已經講明可以向妳坦白。」Doctor Liu 微笑着說:「兩夫妻,如果能夠坦承面對困難,我都同意係一件好事。」

「咁到底係咩事呀?」婉婷急着問。

「咪就係因為個秘書囉!」Vincent 答。

「果然,你同佢真係有嘢。」

「啱啱相反!如果真係有嘢,我就唔駛嚟搵 Fanny 啦!」

 

或許,始終對話事有點厭惡吧!Vincent 示意讓 Doctor Liu 解說。

 

「不如我問,妳係由幾時開始懷疑 Vincent 同個秘書有嘢呢?」Doctor Liu 問。

「係有次……發現佢哋兩個影咗張相,四目交投果時。」婉婷本來欲言又止,卻到了這地步,也就坦白地答。

「吓!公司 annual dinner 果次?原來咁耐?」Vincent 聽到後,忍不住插話。

「所以,妳話我呢兩、三年,幾難捱呀!」

「妳真係唔記得㗎喎!」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八)

「兩位!」Docotr Liu 及時阻止了他們再無意義地說下去,續說:「張太,除咗果次之外,妳仲有冇發現 Vincent 同果位秘書之間有私情呢?」

「咁又無……」婉婷答。

「咁妳點解確定 Vincent 出軌呢件事?」

「佢每次返大陸公幹,我都知佢哋帶埋個秘書去。我有 check 過佢電話,太乾淨啦!一定係身有屎,所以連平日同個女仔嘅通話紀錄都刪埋。」

「嗯。」Doctor 想了一想後,再問:「咁有冇諗過,或者事實比想像中簡單呢?」

「即係點呀?」

 

此時,Vincent 想插話。他望了一眼 Doctor Liu,她也同意由當事人說明。

 

「妳可能唔為意喺之後兩年嘅 annual dinner,我 upload 嘅相都冇咗果個秘書。其實,我發現到佢一齊返國內見客,唔少客都心懷不軌,太唔方便。所以,我已經向公司要求調走咗佢兩年啦!」Vincent說。

「吓!點可能……我冇聽你向我講過。」

「我有講過一次。不過,我果時唔知妳咁在意。直至妳經常疑神疑鬼,大吵大鬧,又 check 我電話,我覺得壓力太大,所以嚟搵 Fanny。」

「你一早知我 check 你電話?」婉婷尷尬地問。

「太明顯啦!就算你放番原位,我都知你郁過。因為妳每次 check 我電話就會打開 WhatsApp,搞到我隻手機 game 停咗 auto mode。」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八)

那一刻,「愚蠢」兩個字立刻浮現在婉婷的腦海內,她實在想找個洞鑽進去。可是,正當她想掩面之際,突然察覺到一點不妥。她不是一直壓抑及忍讓嗎?何來大吵大鬧過呢?婉婷決定直接問,卻再一次出現令我意想不到的答案。

 

「妳係一次抑鬱症爆發出嚟,Vincent 先知妳懷疑佢出軌。」Doctor Liu 接話,並解釋:「正如我之前講,妳有一小段過去,因為太痛苦而暫時畀大腦封鎖咗,正正係妳過份抑鬱嘅時候。」

「我係因為懷疑佢出軌,所以抑鬱到連工都返唔到?」

「唔係。係因為妳懷孕,而且流產。」

 

對婉婷而言,那既是全新的資訊,卻又是不能磨滅的傷痛。她腦海中,以第三者的視覺像缺堤般湧現過往的片段;滿心歡喜的期待、突然失去的錯愕、懷疑下的大吵大鬧……全都一下子回來,並連帶心臟被重擊般的痛苦反撲到大腦。

 

「我哋就快係一家三口啦!」、「點解?明明好地地,點解!」、「我大住肚,唔同得你做,你就搵佢,係唔係?」、「點解死嘅係個 BB,唔係佢,或者你呀!」、「我個肚好痛呀!」、「我唔可以再冇咗個肚啦!」……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八)

種種讓婉婷痛苦不堪的回憶,令她不禁抱頭。Doctor Liu及 Vincent見狀,連忘不停查問及安慰,還好婉婷透過握緊 Vincent 的手,感受到他的着緊及暖意。

 

「嗄……嗄……我記番晒……」終於,婉婷再一次完整了自己。

「妳仲 OK 嗎?」Doctor Liu 問。在得到婉婷點頭後,她續說:「所以,Vincent 之前帶過妳嚟見我。而妳一直以嚟嘅嚴重頭痛同肚痛,其實都係心理影響。」

「因為太痛,所以我自己製造咗幻覺,同埋另一個朋友出嚟?」婉婷邊說,Vincent 邊為她擦拭眼淚及汗水。

「好大可能係咁。妳需要一個假像去掩蓋自己嘅失落,所以就假定 Vincent 出軌。同時,妳要搵人認同自己嘅行為,就幻想咗一個前同事出嚟。」

「即係其實我原來一直自己呃自己……我仲以為……」

「冇事啦!冇事啦!」

 

Vincent 安定了婉婷的情緒後,本來打算就此完結。但 Doctor Liu 卻提醒他要坦白所有,否則便會讓婉婷再次懷疑起來。

 

「妳係唔係想知,點解我會識耀達呀?」Vincent 自問自答起來:「喺我哋冇咗個BB之後,妳經過發惡夢。而且,喺妳大吵大鬧期間,又好似講到唔係第一次出事一樣。我同 Fanny 都覺得妳可能唔係因為一次嘅傷痛而搞成咁,而係之前已經埋咗一個心理陰影。」

「但我從來冇喺你面前提起佢。而且,我發誓同佢分手,到同你結婚之後,都冇再同佢聯絡。係上次喺街撞到先……」婉婷連忙解釋。

「我知。因為我係直接問外母,先知道呢個人。」

「我阿媽?」

「嗯。而且,係我主動搵佢。」

 

(待續)

註:有關思覺失調的情節及描述,全屬故事所需的創作劇情。如有任何需要,請向專業醫生查詢。

 

從頭睇:兩個天堂(一)

 

重溫:

兩個天堂(1 -18)(未完)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

更多相關文章:

隼人:是真忙還是要分手的借口 ?

胡世君:一天制戀人_SEVEN

周靈山:他只是非我族類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