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

柏原太賀
柏原太賀:兩個天堂(十)

「做咩呀?」婉婷見到耀達望着自己,不禁縮後問。

「咁妳呢?Expect 咩呀?」耀達微笑地反問。

「冇。咩都冇。」

 

如此被耀達玩弄,婉婷內心當然相當不爽。明顯地,可惡的耀達是存心調侃自己,而更人氣憤的是她竟然全心期待下文的展開。耀達轉身,卻被婉婷一手拉着衫角。

 

「你頭先哄咁埋,做咩呀!」婉婷不服氣地責怪耀達起來。

「睇清楚啲妳。過咗咁多年之後,係唔係一樣仲咁有吸引力囉。」

「好明顯係冇啦!係唔係?」

「點解咁講?」

「如果唔係,你頭先已經……錫咗。」

 

婉婷兩邊臉頰感到一陣熾熱,她實在意想不到自己竟然仍保留一份少女的羞澀。或許面前的是耀達;正是耀達,才令她的思維不自覺地回歸了跟他一起的歲月。可是,婉婷不服氣。她已不是當年那個什麼也不懂的小女孩。於是,她強迫自己裝出游刃有餘的模樣。

 

「為咩忍住唔錫呀?」

「妳唔知啫。我頭先幾乎用晒所有定力先冇錫落去。」

「係唔想,定唔敢呀?」

「想。點會唔想。」

「即係唔敢啦!」

「唔係。係怕妳後悔。」

「我?」

「嗯。妳唔介意我錫妳,只係因為呢一刻,妳仲相信妳老公出軌。所以,妳而家做任何嘢嘅罪惡感都會減到好低。」耀達停一停,似是苦笑,續說:「相反,如果最後妳發現原來妳一直誤會咗妳老公的話,妳就會後悔,同埋成日驚今晚嘅事會俾人發現。」

「你會講出去咩?」

「應該唔會。」

「咁咪冇人知囉。」

「一個秘密最常被人發現嘅原因,通常係當事人嘅不自然舉動惹人懷疑。要守住一個秘密,最好嘅方法係唔好俾呢個秘密出現。」

 

婉婷認為耀達只是怕事,也有點怪他敗興,就放肆起來。她站起來,一手撓過耀達的頸,另一手輕托他的臉。這一次,輪到婉婷的嘴巴湊到他的下巴只有一吋位置停下。

 

「驚呀?想錫咪錫囉。錫一下,有幾大問題呀?」婉婷說得挑逗。

「唔係錫一下嘅問題,係之後嘅問題。」耀達回應。

「It's just a kiss.」

「It would be more than a kiss.」

「吓?」

 

突然,耀達粗暴地一手擁着婉婷,拉貼自己。婉婷連反應都來不及,整張臉就已經緊貼着耀達的胸膛。同一時間,她驚覺耀達的另一隻手不過份地由她的背部遊向下方。那不是單純的抱緊,而是有目標的侵犯。手腕不自然地彎曲,並強行突破她一雙裙下的大腿。之後,手指靈巧地以不同力度按壓着她最敏感的位置。

 

婉婷被突如其來的侵犯嚇得全第瑟縮起來,雙手條件反射地要推開耀達,腳卻用力緊夾著他的手,冀望不要再挑動她的不安。

 

「點呀?而家驚嗎?」

「唔……好……」

「咩話?聽唔到。」

「唔好咁呀!」

 

終於,耀達從婉婷的裙下退出了魔爪。婉婷立即軟攤在座椅上,還不停喘氣。

 

「唔好太高估對犯錯嘅自我包容力,我唔想妳因為一時之氣,之後患上抑鬱症。」

「你頭先……係試我?」

「實際上嚟講,我係非禮妳。」耀達冷冷地說:「但同一時間,我想妳知道一件事:妳根本就唔係一個可以出軌嘅人,最超碼妳未有咁嘅心理預備。唔好勉強自己啦!」

 

婉婷覺得自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實在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咁多謝你喎!你試完,攞晒着數啦!我走得未呀?」

「我冇禁錮妳。」

 

耀達擺出一個讓路的姿態,婉婷更不得不轉身便走。臨離開前,她不服氣地拋下一句:「點解要咁對我?」

 

沒有等耀達的回覆,她已經逕自關門離開。

 

在回家的一程路上,婉婷夾雜着不忿及恥辱。明明這晚前半段的氣氛相當好,在只有美好的回憶中,耀達看來比從前更成熟,更有魅力。難得跟這樣一個男人約會,偏偏在後半段卻像一個傻瓜一樣,被玩弄得連什麼尊嚴也沒有。

 

這個連偷也沒膽量的男人,令自己愚昧得送給人家也不吃,還被教訓一頓,日後還好意思再聯絡嗎?她把心一橫直接從手機刪了耀達的電話,但怒火依然不滅。

 

「司機,唔好意思。轉去中環,蘭桂芳。」

 

這一晚,她決意以烈酒沖淡對一個男人的感情。

 

(待續)

 

*故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重溫:

兩個天堂(1 -8)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夏火占卦:他從沒說過要分手

張寶華:怎樣愛最好?

胡世君:如果他快將消失,你會跟他說甚麼?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