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四月京城芳菲盡 – 第一部(3)

柏原太賀
柏原太賀:四月京城芳菲盡 - 第一部(3)

房門敞開,雖然只有微弱的晚風,卻足以讓房內的燭光緩緩搖曳。

 

少年被眼前的景象嚇得一時失神,短劍寒氣倏地滲進他的脖頸,身體立即僵硬起來。一道淡紅的血痕已經浮現出來,只要再輕輕一拖,少年短短十七年的人生便立即告終了。

 

「說。你是誰?」少女見他沒有反應,再次追問。

「我叫……龔良。」少年答。

「深夜闖進人家房間,看來不是好人。」

「我們是都軍……來抓殺人犯的。」

 

其實龔良也怕直指對方是殺人犯,她一定滅口。但眼見所有手下都已經被殺,也就先豁出去,再見機行事好了。

 

「殺人犯?誰?」

「不就是妳嘛!」

「我沒殺人。」

「那他們呢?」

「你自己看清楚吧!」

 

龔良冷不防被少女一掌推跌,他連忙雙手撐地,才不至壓向大漢及其他都軍屍體。可是,手掌已沾滿了地上的血水。

 

大漢死不瞑目,臉容扭曲。襲良跟大漢雖然沒什麼交情,但跟對方總算相處了一段日子。而且,要不是大漢身先士卒,倒下來的便是自己。

 

是我害死他嗎?他有家人嗎?要是有父母,也有孩子呢?我怎跟人家交代?

 

可惡!要是自己不這麼任性……

可惡!要是他們不替自己冒險……

 

「看清楚了沒有?」

柏原太賀:四月京城芳菲盡 - 第一部(3)

少女冷冷的問,叫龔良怒火中燒。原本內疚得快哭出來的龔良馬上轉身,舉起沾血的手掌,伸到對方臉前,激動地說:「還說沒有殺人!這些鮮血……」

 

等等!怎麼……沒有了!龔良望着自己的手,半點血跡也沒有,乾淨得如剛剛洗過手一樣。

 

「我再問一遍,看清楚了沒有?」

「怎會這樣?剛才我滿手都是血。」

「你再轉身,看清楚你的同伴吧!」

 

龔良再望向那些都軍。他們仍然躺在地上,但地上卻沒有半滴血跡。眾人呼吸平順,只是失去知覺。而令他一度激動起來的大漢,還發出令人尷尬的「呼呼」聲,非常不爭氣地睡得香甜。

 

「妳懂幻術?」

「看來……」少女想一想後,續說:「略懂吧!」

 

龔良站起身,見少女不但神情輕鬆,連短劍也收起了,看來沒有什麼敵意,也稍稍安心了一點。

 

「他們什麼時候會醒?」

「大概今晚也醒不了。」

「妳叫什麼名字?」

「忘記了。」

 

龔良心想眼前這個姑娘年紀雖然跟自己差不多,但應該是老江湖。不管幻術,還是武功也不弱,否則也不會整個小隊同時着了她的道。因此,龔良以為她是刻意隱藏身份。

 

「我想妳總有理由,才殺那個千騎營的大叔吧!」龔良嘗試繼續套話。

「哪個大叔?我說過我沒殺人。」

 

少女不承認,龔良卻默不作聲,施施然把袖口內的一錠銀子置於枱上後,輕輕手指一彈,斜反的銀子露出底部官銀的記號。少女立即意會,輕拍了額頭,暗駡自己怎會笨得拿官銀到兌坊呢?

 

「只有為朝廷工作的,才會領到官銀。不過,除非買屋買田,否則官銀也難於找贖。所以,妳要是再找客棧,便先要把這錠官銀換成碎銀。可是,妳好像忘了兌坊是國家經營的。」龔良說明民間常識時,倒有點像備課了的孩子般沾沾自喜。

「對。我是真的忘了。」

「這銀子上有千騎營的記號,我們也是按這個線索找來的。說吧!是為了劫財才殺人嗎?」

「我根本不認識他,發現他的時候已經死了。我只是順手拿了他身上的銀子。」

「哪妳當時在幹什麼?」

「剛睡醒。」

「哦?所以,妳一覺醒來,便發現一個陌生男人倒死在同一房間。但妳既沒報官,只是順手牽羊從死屍身上拿了銀子,對嗎?」

「不錯!不錯!就是這樣。」少女仿佛找到知音的開朗。「看你不只樣子好看,也頗聰明的。」

 

龔良被少女如此直白地讚美,有一絲暗爽。可是,當他再望見少女假裝天真的樣子,便無明火起,心想妳不是以為我會如此幼稚吧!誰會相信這些鬼話!可是,眼下形勢比人強,也只好先順着對方。

 

「那姑娘妳到底是誰呢?」

「我不是說過嘛!我忘記了。」

「既然沒有做過壞事,為何怕得連解釋也沒有,一下子便迷暈了眾多都軍呢?不是作賊心虛嗎?」

「你不如想想一群兇神惡煞的男人,胸口或額頭也沒有刻上都軍兩字,深夜一聲不響就走進來,我還手下留情,只暈不殺,是不是太不小心呢?」

「也是。」龔良輕撥一下頭髮,自信滿滿的說︰「不過,妳沒有連我也迷暈。」

 

「你不用。」

「我不用?」

「你的武功明顯比他們差太多,不成威脅。」

 

龔良年少氣盛,竟被一個無名少女看輕,豈可嚥得下這口氣呢!

 

「決……決……」龔良氣得咬牙切齒,終於按捺不住。「決鬥吧!」

「為何如此突然?相信我,你沒有勝算可言的。」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來吧!」

「隨你。」

 

******

柏原太賀:四月京城芳菲盡 - 第一部(3)

晨曦初露,文武百官便齊集於早朝。三品以上的在殿內,其餘的都在殿外。

 

可是,在皇上未駕到之前,理應莊嚴的大殿內外,卻喧鬧得跟菜市場一樣。百官百態,有的抓緊時機向高官拍馬屁;有的已在為國事激烈討論;也有的睡眼惺忪,似乎睡過了頭,還在整理衣冠。

 

「皇上駕到。」

 

百官立即分兩邊肅立,皇上領着大王子及二王子上朝。待皇上坐上龍椅,眾官行禮後,早朝便正式開始。

 

堯國官員不是即時啟奏的,反而是皇上按已收到的奏摺,再傳召相關官員問話或議事。當今皇上十分勤政,除節日外,例必按時早朝。因此,官員早已熟習,就是等皇上問話才答,鮮有即時提出議題。可是,今天便有一人破例。

 

「皇上,微臣有一事啟奏。」例是讓人破的,但敢於破例的人卻絕無僅有。

「哦?藤大人,有話直說吧!」

「四王子日前出宮,如今不知所終。請皇上頒令派人找尋四王子。」

「竟然!」皇上眉頭一皺,問:「四王子何故出宮?」

「回皇上,四王子是為了查明近日京城的多宗命案,喬裝都軍,領了十多名都軍助查。」

「既有都軍在側,又怎會不知所終呢?」

「四王子領的都軍,遇上埋伏被迷暈,醒來便不見四王子。」

 

此言一出,朝堂上眾官即時竊竊私語起來。

 

「原來如此,難怪朕兩日未見四王兒。」皇上轉向大王子,怒問:「身為長兄,自己弟弟失蹤兩日也不知道,成何體統?」

「父皇恕罪!兒臣以為四弟向來頑皮好動,卻不知他竟如此膽大妄為。」大王子連忙回應。

「你還有臉責怪自己弟弟!」

「父皇,都軍乃直屬天子,不管皇親大臣也無權調動。兒臣實在想不到四弟竟敢私領他們辦事。」

「哼!這個時候也想推卸責任!」

「父皇恕罪!要是兒臣知道四弟竟敢如此放肆,又豈會不阻止呢?而且,兒臣也無法得知都軍內情。」

「還在狡辯!」

 

天子動怒,就連王子也嚇得跪下,皇上卻沉默不語,令整個大殿鴉雀無聲,官員們也生怕被牽連,即使呼吸聲也盡量壓下。

 

然而,皇上在等;等那個忠心的聰明人代他回話。

 

「皇上,微臣罪該萬死。」回話的果然是藤大人。「都軍內有微臣舊部,他們知道同胞闖禍,一時情急才找微臣商量。」

 

古往今來,僭越皇權也是死罪。

 

「大膽滕凱!都軍乃直屬天子,竟然率先向你報告。那不是欺君,也是越權。」

 

本來心裡暗笑的二王子打算撿個便宜,卻反被皇上當眾掌摑。

 

「藤大人本為軍旅出身,跟朕出生入死,曾拜至上將軍,深受軍中敬仰。舊部找他商量要事,乃人之常情。倒不如問問你們兩個,為何親弟出事,也沒有人告訴你們!」

「兒臣有罪。」二王子跟大王子一併跪下。

 

皇上望向滕凱,立即一臉惜才的樣子。

 

「藤卿家言重啦!藤卿家如今身為尚書令,代朕統領六部。堯國國事,事無大小也夠你辛苦了。現在,王子闖禍算是家事,也不好讓卿家費心。」

「可是,萬一四王子被虜……」

「此事不必再議。身為王子濫用身份,胡作非為,本來就是罪有應得。要是真的被虜,也不能成為要脅我國的把柄。寧要死屍,莫要俘子。」

 

(待續)

 

 

 

從頭睇:四月京城芳菲盡 - 第一部(1)

上一集:四月京城芳菲盡 - 第一部(2)

 

重溫:

兩個天堂(全十九集)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周靈山:愛一個人真的不用想那麼多

《It’s not only about coffee不只是咖啡》EP2 聽後感:被伴侶背叛是天意嗎?

朱佩君:懶惰女人沒人愛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