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愛上不存在的妳(5)

柏原太賀

丁宇國沒有駕駛執照。他曾嘗試過考取,但失敗了。除了手腳不太協調外,原來他的動態視覺比正常人差。難怪中學上體育課時,他是「食波餅」的常客。可是,他對靜態的專注力卻非比尋常。

 

他很喜歡看相片,不一定是自己拍的,也不一定很有美感,只要內容夠豐富便可以了。他最愛看鬧市的照片,尤其是熙來攘往的街道最為有趣。他會嘗試從每一個途人的衣著及特徵,推敲他們的職業及個性。不用正確,也不必求證,反正他心裡認定是這樣就夠了。

 

對丁宇國來說,相中人都是死物一樣,不會亂動,他想看多久就多久。

 

「真係麻煩晒!其實我上埋去拎都得。」董潔童一臉歉疚地說。

「屋企無晒人嗰時先叫女仕上去,好似唔太好。」丁宇國一邊微笑,一邊用手帕擦額頭。

「驚糖糖嬲呀?」

「唔想有任何誤會啫。」

 

當丁宇國提議回家取相機時,他察覺董潔童有一刻猶豫。於是,他立即補充,著她在樓下商場的露天餐廳等,待他上樓拿相機回來。兩人一同乘港鐵到九龍站後,丁宇國便「上樓」了。當然,他並不是真的住在那裡,而是在幾街之隔的大角咀舊樓。所以,他剛剛跑著來回。

 

其實只要不用當樓奴,即使是舊樓及細單位,也足以令人羨慕。可是,丁宇國就有種凡事都誇大的習慣。

 

可是,如此一來,董潔童對他的好感大增。不是因為丁宇國刻意營造的港鐵上蓋物業業主身份,畢竟自己住的地方更豪華,而是他對女朋友的專一及尊重。

 

「今日都差不多喇!我俾返部機你先。」兩人坐在露天餐廳幾個小時,已把光圈及快門從中午調整到黃昏。要是再晚一點的話,就要研究閃光燈了。

「妳keep住佢啦!我都唔用。」丁宇國說。

「但我平時好少影相喎。」

「妳唔係話想學咩?學咗半日點得呀!下星期帶出嚟,繼續學啦!」

 

「咁我就每星期嚟搵你上堂啦!」

「一言為定。」

 

董潔童回家後,把相機隨手拋到沙發後,再自己軟攤下去。她對攝影其實沒什麼興趣可言,甚至一度討厭被拍,因為從前實在拍過太多,更惹上不少麻煩。

 

幾年前,她跟那個男人分手後,原以為一切夢魘已經完結。

 

******

 

某一晚,當董潔童倦極回家時,信箱卻發現一個沒有回郵地址的公文袋。她還以為是宣傳品,誰知一撕開封口,卻倒了幾張令她膽顫心驚的相片出來。一張張超越色情,挑戰淫褻尺度的照片,或許會令不少人即時產生慾望。可是,對董潔童而言,每一張相片都令她冷汗直冒;每一個動作都叫她難堪直視;每一個表情只讓她欲死,忘卻被拍時的欲仙。

 

那些相片,不是已經當著自己面前删除了嗎?

那個男人,不是只拍來增加當刻情趣嗎?

那段關係,不是灰飛煙滅了嗎?

 

怎可能還有紀錄?怎可能仍出現在她面前呢?她連忙找最關鍵的那人——相片中的另一主角。

 

第一晚,她不情願地回想起一個電話號碼,不停撥打。可是,對方沒有回應。

第二晚,她連半餐飯也沒心情吃,卻仍不停留言。可是,留言沒有回覆。

第三晚,她心死地任由電話重撥。可是,號碼已經沒有登記。

 

那段時間,董潔童分分秒秒在監察著幾個網絡討論區,特別是成人區的。她深怕這些相片會被流出。那時候的董潔童接近崩潰邊緣,最後連工作也辭掉。

 

終於,一個沒有顯示的來電為她帶來解脫。

 

「董小姐,係唔係好掛著人?好想搵佢呢?」一把已過中年的婦人聲音從電話筒傳來。

「妳係佢太太?」董潔童心裡明白,要來的終於會來。

「無錯。法律上嘅唯一妻子。」

「我想同佢講兩句。」

「妳唔駛旨意!」

「咁妳想點?」

「我唔會答妳。我只係想妳都試下等一個人,等極都無回應嘅感覺係點。」突然,婦人的語氣充滿勝利者的味道。

 

這是變質愛情的中毒徵狀。面對沒有愛,卻習慣成自然的關係,任何外來者都是來找碴的。只要能擊退外來者,即使跟伴侶撕破了臉,剩下沒有靈魂的空殼,也能意氣風發地以勝利者身份自居。然而,自己卻完全忘記了早已沒有再輸的本錢,才立於不敗之地。

 

「我同佢分開咗㗎啦!」

「哦!咁妳住緊嗰度呢?乜妳咁本事自己買㗎?」在沒有感情的優勢下,婦人只好轉往物質問題。「妳以為一隻雞要比幾多個男人責過,先可以住到妳而家呢個單位呀?妳只係服侍一個男人就擁有咁多,太唔公平啦!人呢,得到幾多,就要付出幾多代價!」

「我承認同佢有過一段唔應該出現嘅關係,但我唔係雞!」

「妳唔係雞,唔通係聖女呀!妳唔知佢結咗婚,連個女都仲大過妳咩?妳比佢瀨勻妳全身,妳又好似隻狗乸咁嗰時,唔知醜咩?唔夠賤格咩?」

 

那張一擊即破的勝者面具,連對手曾經領先過,也視作屈辱。一顆破碎的玻璃之心,明明早已敗透,偏偏不能承認,唯有以最粗暴的方式令對手難堪及屈服。

 

「對唔住。」承認自己錯誤,不是屈服,而是希望止血。

「妳呢句『對唔住』太遲啦!」重拾優勢的婦人,繼續咄咄逼人,互相傷害。「不過,我睇在妳仲知分吋,無生到個仔出嚟。否則,除咗相之外,或者仲會收到啲無格仔嘅小電影。」

「妳可唔可以比返啲相我呀?」

「我咪比咗啲妳囉!仲唔夠呀?乜而家啲後生女咁渴呀!」

「我唔係指呢啲。妳明我咩意思。」

「明,唔一定要聽妳;聽咗,唔一定跟住做;做衰嘢,唔一定無人知㗎!」

 

接下來,是一連串單向的冷嘲熱諷。既然被人握著痛處,也承認錯誤,即使句句有骨也得接受。

可是,最後董潔童還是提出要求。

 

「妳可以刪除晒啲相嗎?」

「我咁難得先『幫』佢修復返啲相,點可以刪呀!我比佢兩個選擇,一係贍養費,一係遺產。唉!你話男人幾自私呢!佢寧願揸住啲錢到死果日,都唔想立即同我分身家喎!如果佢肯離婚,咪可以搵妳囉!」

「咁妳搵我想點?」

「我想話妳知,除非妳真係唔要面,否則,妳呢世都要比我揸住條頸做人。妳最好以後做人低調啲,唔好比我知道妳竟然有幸福。我好唔抵得啲賤人無報應,或者我唔鍾意嘅人風光㗎!」

 

******

 

五年來,一件錯事,令董潔童每日也步步為營。事業上,她由前線轉型成為後勤職位;感情上,她從此拒絕所有追求者。她告訴自己,我不是怕了誰,而是不想再應酬他人,也不再相信男人。

 

要不是當日因為跑數而結識了他,也就不會被哄,不會相信有人想真心照顧自己。當年,她的戀父情意結相當明顯。但經過那件事後,好像已沒有那份感覺。

 

可是,過份的壓抑反而令她懷念競爭的快感。

 

董潔童望著那部相機,突然心血來潮走進浴室,脫下所有衣服後,對著鏡子搔首弄姿,還隨意按下快門。

 

之後,董潔童拿出電話,傳了一個短訊給丁宇國。

 

「下星期見!」

 

(待續)

愛上不存在的妳(4)

愛上不存在的妳(3)

愛上不存在的妳(2)

愛上不存在的妳(1)

 

其他連載: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周靈山:改變她第一個男生(十二)

鄺俊宇:有些手是分得合理的

夏火:嘗試分開過很多次,他會為我和太太離婚嗎?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