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最孤獨的曖昧(一集完)

柏原太賀
柏原太賀:最孤獨的曖昧(一集完)

在一地道的隱蔽小店,女人為男人的空杯倒入清酒。

「你今日唔開心咩?」
「妳點知呀?」
「一來,你好少突然約我出嚟。二來,你一定有嘢煩先會將個杯轉三次,再一下飲晒。」
「嗯。都係上次同妳提過,關於老闆要我裁員件事啦!」
「我記得。咁你諗成點呀?」

男人把內心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說出來,完全無視當中有多少涉及公司機密,又有多少影響他的同事及其家庭。可是,他就是對這個女人放心;一向也放心得很。

「你知我畀唔到意見你,我都唔識咁多。」
「唔緊要。同妳講完,感覺好好多,唔駛屈住喺心。」
「你又冇同老婆講過喇?」
「冇。屋企要佢睇住兩個細路,已經夠煩。我唔想將公司嘅煩嘢都帶埋畀佢。」
「你又唔怕煩到我㗎!」
「妳唔想聽,我可以唔講。」
「講笑咋!」女人不太嚴肅,一臉享受地說:「我哋嘅關係就要呢隻。你唔識我身邊任何人,我亦唔識你身邊任何人,就係咁先可以咩都傾。」

男人向女人報以一笑,以作肯定。

對了!兩人的相識,完全是一個偶然。只因在共同 follow 清酒公司 IG 的一個 post 下,引發了一連串討論。之後,他們總會發現對方的留言,有的禮貌,有的暗中較勁。

一日,她收到他的私訊……

「講多無謂。不如索性約埋出嚟,一齊去試?」

起初,目的單純得很。慢慢,隨着約會次數增加,他們發現兩人除了沒有共同朋友外,無論年齡、居住地點、工作、教育背景……生活各方面竟然,也絲毫沒有半點交雜。

當一個事業為重卻生活沉悶的男人,遇上一個活力充沛卻情路不順的女人時,不同的世界產生了好奇;好奇化成滋潤感情的養份。

由於沒有顧慮,兩人變得無所不談,談得坦誠;由於不用戴上道德的面具,兩人的關係開始放肆,肆無忌憚。

「仲屈住呀?」
「嗯。妳呢?同男朋友仲未嘈完呀?」
「有時,佢真係完全唔明我諗咩。」
「真係好煩呀!」
「不如今晚夜啲返屋企。」
「妳想?」
「飲完酒,有啲想要。」
「好呀!不過,我想好似上次咁做。」
「你唔想試新嘢咩?」

兩人不單是感情及情慾的出口。在互相傾訴間,他們獲得安慰及鼓勵外,還更認識真正的自己。要是沒有主觀的道德批判,他們的確為彼此的內心帶來正面影響。

女人時刻提醒自己,這才是兩人最理想的關係,不要多走一步,千萬不要沉船。否則,她便少了一個聆聽者;一個由餐桌到床上的知心朋友。

可是,男人卻突然消失……

日前,女人傳了多個短訊給男人,也沒有得到回應。她曾一度懷疑對方過往的真誠,畢竟男人所說的一切也不可能驗證。或許,他一直在編故事來打開話題,借此親近自己。

終於,女人忍不住打電話給他,但接聽的卻是男人的老婆。

******

靈堂上,男人的相片掛在大堂的正中央,展現出塵世間最後的微笑。誰會想到這個沉悶的男人,在人生最後一頁,卻因突發心臟病令眾人也措手不及呢?

女人一身全黑走進來,在三鞠躬及家屬謝禮後,男人的老婆走過來。

「有心。小姐,請問妳是先夫嘅……」
「我姓周。」
「妳就係佢嘅補習學生。」

那一通電話中,女人在情急之下,訛稱是男人多年前的補習學生,近日才在街上重遇。如此「疏離」的關係,女人也不便久留。

離開殯儀館後,女人才敢脫下遮掩那雙微腫雙眼的墨鏡。這幾日,她內心彷彿被挖空,卻連半個可訴說傷感的對象也沒有。因為男人從不在她的世界存在,也不應從她口中出現。

女人倒一杯清酒於地上,敬那位孤獨的曖昧對象。
女人一直害怕自己沉船,只是想不到會以此方式船毀人亡。

 

~~完~~

 

 

重溫:

最卑劣的分手(一集完)

最溫暖的出軌(一集完)

人來人往,不如閉起雙眼(一集完)

地球爆炸前讓我再次爆房(全三集)

兩個天堂(全十九集)

愛上不存在的妳(全十六集)

靈玲(全八集)

野.火(全十集)

前度暫存迷你倉(全兩集)

如果Double May有特異功能(全十五集)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吳家強:《正午月色》(80)掀起新的章節

周靈山:無盡的愛

朱佩君:不要被習慣毀掉一段感情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