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照片的雜誌封面:時尚先鋒意大利《Vogue》,1 月號怎麼了?

時尚雜誌的每一期封面,都是無數人的心血結晶,從封面人物到攝影風格,無一不是雜誌的美學呈現。你能夠想像,一本時尚雜誌的封面沒有明星臉孔,沒有化妝師、髮型師、攝影師⋯⋯合力創造的時刻,而是回到了一個世紀以前的插畫風格嗎?「這是一本更環保的雜誌。」意大利版《Vogue》用 2020 年 1 月號揭開了時尚雜誌的未來新方向。

封面再不是哪位女星身穿名牌擺甫士,意版《Vogue》的主編到底受了甚麼刺激?Emanuele Farneti 以《Vogue》最重要的 9 月號為例解釋製作過程到底有多浪費:「150 人參與其中。大約 20 趟航班和 10 多班火車。40 輛汽車隨時候命。60 件國際快遞。拍攝時燈光無間斷地亮著至少 10 小時,有些由汽油發電機供電。工作團隊用餐時產生的食物浪費。包裝衣服的塑膠。為手機、相機充電的電力⋯⋯」為了一期雜誌封面,金錢與資源都如水般傾注,衍生出來的碳足印簡直難以想像。意識到時尚雜誌帶來的污染後,Emanuele Farneti 與另外 25 位《Vogue》國際編輯在 12 月承諾,為子孫後代保護地球,尊重我們的自然環境。

可持續發展不僅僅是個聲明而已,Emanuele Farneti 立即坐言起行,乾脆用插圖代替照片,聘請藝術家在不用拍攝照片的情況下展示時裝。新一期的意版《Vogue》在 1 月 7 日發行,你會看到八個風格各異的封面,描繪穿著 Gucci 服飾的模特,底部還有一句重要的語句:「製作本期雜誌不需要照相。」(No photo shoot production was required in the making of this issue.)

其中一個封面由 Cassi Namoda 創作,是模特 Ambar Cristal Zarzuela 坐在紅色椅子上哭泣的畫像。她的頭部附近是滴著鮮血的蚊子,原來有全球暖化危機的含意。另一個封面則是情色漫畫藝術家 Milo Manara 的作品,穿著內衣的模特 Olivia Vinten 戴著紅色膠手套,在柔和的雲朵前揮舞著黑色皮鞭。Emanuele Farneti 表示,在這個女性賦權的時代,是否適合「將色情內容帶回女性雜誌的封面」尚有爭議。由此可見,今期《Vogue》嘗試透過不同封面創作,回應時代施予我們的問題。意版《Vogue》從未沒有迴避過社會問題,例如 2008 年時前編輯 Franca Sozzani 出版了涉及黑人模特的一期,此外又曾探討家庭暴力、英國石油漏油和反恐戰爭等主題,讓時尚直面世界上種種爭議話題。Emanuele Farneti 接手後亦承繼了這個傳統,例如在 2017 年 9 月號封面是同性模特親吻,還有 2018 年 5 月號將 Gigi Hadid 的臉孔塗黑。

單單是一個月的封面,其實改變不了甚麼,Emanuele Farneti 也深知這次是一種宣言多於實際減碳作用。「我認為面對問題最誠實的方法,就是從承認這個問題開始。」他也期望在 2020 年,意大利《Vogue》會成為 Condé Nast 集團第一批採用 100% 可堆肥塑膠包裝的國際出版物。除此之外,今期雜誌省下的拍攝費用,更會捐給受洪水淹沒的威尼斯文化中心和圖書館 Fondazione Querini Stampalia。身為行業先鋒,《Vogue》此舉定會引來其他雜誌的相繼仿效。身為讀者的你,又是否樂於看到以插畫為封面的時尚刊物成為主流?

延伸閱讀:
>時尚界的贖罪:從生產到消費,可持續發展都是這個年代的關鍵詞
>120 年以來的破格封面人物!Vogue 首次選用墨西哥第三性別人士
>時尚傳統的末日?浪費又低回報,瑞典突然宣佈停辦時裝週!

Follow us on Facebook: fb.com/POPBEE
Follow us on Instagram: Instagram.com/POPB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