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香港人不是人

「香港人不是人,而是機器。」小時候我看著父親就有這種感覺。

我跟父親住在同一個家中,每天見面,可是關係十分疏離。

每天在我起床前他便出門了,晚上回來後總是一言不發,默默地吃飯、抽煙、洗澡,看一回電視後便去睡覺。他沒什麼話跟母親說,也沒什麼話跟孩子說,更從不問我們學業以外的事情。

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偶爾會畫水彩畫,或是拉他自學的小提琴。後來他的工作愈來愈忙、工時愈來愈長,就沒再看過他碰他的畫具及小提琴了。從那時起,我便覺得,他從人徹底變成了機器。

從早到晚,日復一日,他因工作而賣掉自己極多的時間及體力。他的人生就是不斷地勞動、勞動,再勞動。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總是很累,總是面無表情,總是眼神灰暗,而且總是對家中的事感到不耐煩。

小時候我非常害怕父親。他跟我沒什麼情感互動,唯一的互動,就是問我成績相關的事,然後作出懲罰。所以我不覺得他像一個父親,而是像個練馬師;而我也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一匹馬。他不斷用皮鞭抽打,要我跑得更快,大概跟他賭馬的心情類近。

我恨他,卻也同情他。

因為他的人生無可奈何,在這個城市中生活,他與許多人一樣,從人變成機器。為了生活,而失去了作為人的許多部分。

生活在香港,比起某些地方,的確算是幸運。但又很不幸地,比起那些地方,這裡的人可能活得更不像人。

很多人都只生而不活。在這裡,人像機器,不斷生產生產再生產,生產力便是一個人的價值;人又像馬,不斷競賽競賽再競賽,一定要比別人快;人也像牛,不斷耕作耕作再耕作,必須辛勤勞作;人甚至像蟑螂,在極惡劣的環境下拼命生存。我覺得香港人像機器、像馬、像牛、像蟑螂,卻就是不太像人。

最可怕的是,因為從小就被訓練及改造,很多人都覺得這種非人生活是正常的、應該的,甚至以此為傲,鄙視及排擠那些想活得更像人的人。

非人父母以非人方式養育下一代,延續非人生活。一代又一代地,機器父母訓練子女成為功課及考試的機器,然後再升級為工作機器。人愈不像人,而且愈習慣不像人的人生。

科幻電影中常暗示未來世界中人工智能將取代人類。也許在這之前,人就早已不是人了。

 

機器人太過像人的確有點可怕,但相比之下,人太像機器,不是更可怕嗎?

 

港姐:http://www.facebook.com/hellomisskong

圖源: https://unsplash.com/@alexi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