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 你是你


認識麗怡已有十年,她過去不曾主動提及家人。而數年前在她的婚禮上,親屬中亦只有她的外婆出席。

我並沒有多過問,因為背後各種可能的原因大概都是些令她難過或難堪的事。

直到最近,麗怡的孩子出生,我去探望,本該充滿喜悅的她卻面帶愁緒。

然後她終於首次跟我談到了她的身世,以及一直以來因為「家」而受的各種痛苦。

過去不向他人透露自己的家庭狀況,是因為麗怡一直感到羞恥。

她的父親教育程度低、嗜賭、暴躁,因金錢問題而跟大部分親戚都弄至反目,而且曾犯罪入獄。

母親在她十四歲時開始外遇,其後跟父親離了婚,再嫁給了一個比她外公還要老的海外華僑,從此沒有再聯絡過她。

而麗怡還有一個哥哥,有時會回外婆家要錢,從沒跟她說話,也好像看不見她一般。她只知道他吸毒,不知道他住哪裡,做什麼工作,或者到底有沒有工作。

她一直都怕別人知道這些事,會因而看不起她。而事實上,她的確在成長途中受過不少白眼及歧視。

長久以來,她是別人口中的「監犯的女兒」、「貪錢女人的女兒」以及「道友的妹妹」,而她這樣聽著,漸漸覺得自己彷彿也有罪、有錯。

當她遇上她的丈夫時,對方沒有因這些而有一絲嫌棄。反而因為她從這樣的困境中努力掙扎而成為了一個善良、優秀而特別的人,令她的丈夫更敬佩、尊重及愛護她。

可是丈夫的母親不是明理之人,在得知她的背景後對她態度大變,常冷言冷語。丈夫非常堅定,甚至多次跟其母親爭執。但實在沒法改變其封閉及負面的價值觀,最後斷了來往。

麗怡因而很難過及內疚。再一次,她覺得這是她的錯。

我有點氣憤地對她說:「你有什麼錯?你唯一的錯就是把別人的錯背起來當是自己的錯!」

「家」,有時候連著很腐敗可惡的觀念。尤其是在東方社會,人們常以家為一個單位,而人只是家的一個部分,並非一個完全獨立的存在。

人們總是用「家」去看一個人,而非以一個人的本身。因而人總是無可奈何地連著其家中的所有人。家中只要有一個人做了什麼,其他人就要被牽連,彷彿也有責任。總之就是一個「誅九族」的概念。

父母以及兄弟姐妹的教育程度、工作性質、經濟狀況、言行、品格,統統都被拿來跟一個獨立個體勾上關係。

因為「家」,而要為一些自己無從控制的個體之行為負責,這合理嗎?

人沒法選擇自己出生於怎樣的家庭、生自什麼父母、有何種兄弟姐妹。這種無從選擇,有罪嗎?有錯嗎?

沒有。絕對沒有。

錯的,是那些不懂以人的獨立本質去認識及理解別人的人。他們的狹隘,是他們的錯,不是你的錯。如果你因他們的狹隘而覺得自己有錯,那他們會更確信自己的錯是對的。

所以,不要為不是自己所做的事而負責,不要為不是自己的錯而羞愧。

你是你。

你是你的言語、你的行為 、 你的人格、你的思想。

你是你,你的榮辱只來自你自己。

 

港姐:www.facebook.com/hellomisskong


圖源:unsplash.com/@dev_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