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你永不懂別人的痛

一位同事因失戀而精神崩潰,無法工作,老闆讓她放一個星期的假療傷。另一位同事為此在茶水間發起牢騷,指該失戀的同事小題大作、太過誇張,失個戀而已搞到像是世界末日。

失戀像是世界末日,我不禁想起Skeeter Davis唱的《The End of the World》。我一直很喜歡這首歌,因為歌詞寫出了悲痛的浪漫。

失戀的時候我總會開來重複地聽,邊唱邊哭,盡情飾演悲情主角,自憐痛哭到爽為止。

雖則我自己屬對人歡笑背人愁那類人,失戀或失意亦都頗能掩飾及盡快看開、平復。但我明白,並不是每個人在遇上同樣的事情時會跟我完全有同樣的感覺,可以同樣地處理。

同樣都是人,甚至性別、年齡、膚色、身高都相同,但卻不代表我們能夠真正理解到另一個人身體及心理上的感受。

像是人們的舌頭對於辣的忍受度不一,同樣的辣度對某些人而言不夠刺激,但卻對另一些人而言完全無法忍受。有的人月經來時完全沒有不適,但有的人卻痛得不能動。試問我們又怎麼能知道別人到底有多痛?

失戀對某些人而言是小事,但每一個人的失戀都不一樣,而每一次的失戀亦都不一樣。16歲的失戀跟36歲的失戀不一樣,十個月的戀情跟十年的戀情不一樣,和平分手跟被分手不一樣,用情淺的人跟用情深的人也不一樣。

每個人都擁有一個完全獨立的軀體及心靈,一個人根本無法真正懂另一個人的痛。

世上每一個人所感受到的每一次痛,自己都無法形容,別人都不可能懂。

我們都不是她,又怎會明白?怎去量測?怎去評價?

我們都不可能懂別人的痛,但大概至少該懂自己其實不懂。

.

港姐:www.facebook.com/hellomisskong

圖源:www.pexels.com/@jim-jackson-8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