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 抑鬱的解藥



我自小便不是個活潑開朗的小孩,成長得並不快樂。不知道可樂中是否真有什麼成份能令人快樂一點,所以我很愛喝。

但大概喝得太多,身體有了抗藥性。漸漸地,可樂也無法緩解我的抑鬱,我開始愛上圖書館。

一開始去圖書館並不是為了看書,而是因為圖書館好像是另一個世界。安靜得與世隔絕一般,可以讓人暫時逃避外界的煩惱。

後來我真的開始閱讀,竟就這樣陰差陽錯地找到了治療自己抑鬱的解藥。

如果圖書館令人像置身另一個世界,那麼閱讀就能令人身與心都進入另一個世界。而且不只是一個世界,而是無數個世界。

雖仍身處在現實世界中,卻可以透過閱讀進入各式各樣不同的精神世界,從別人寫的文字中得以接觸自身之外的觀察、感受、幻想、知識、信念、意見、人生。

你會發覺庸俗不堪的世界之外還有另一個更高、更深、更神奇的世界。而當你閱讀時,就能與另一個人的思想連接起來,不再感到孤獨。

我覺得很震撼,感歎精神世界的偉大、自由與無限。閱讀令人忘我,而每次閱讀過後回過神來,就又好像得到了些什麼,變成了另一個我。

然後我開始寫。將自己所有不敢說的、不能說的、沒有人會聽的,都寫出來。所有的煩惱、憂鬱、悲傷、憤怒、怨恨,對自身及世界的失望與不滿,我都用文字發洩掉。

就這樣,我寫了很多本日記。寫完也不回看,有的甚至寫完便整本丟棄。漸漸地我整個人明朗起來,我也漸漸明白,原來文字救了我。

對我來說,閱讀及寫作是抑鬱的解藥。我總是很想向全世界宣揚這種解藥的神奇功效。我雖沒有宗教信仰,但我卻能理解那些從信仰中獲得救贖的人為何那麼積極向人傳教。

如果你感到空虛、迷惘、抑鬱、憤怒、不安,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可以跟誰說、會有誰能懂,不妨試一試服用文字。

生活的枯燥、人生的乏味、世界的庸俗、現實的煩惱,我們也許都無法逃避。但這些之上,還有另一個世界,一個極之神奇的世界。

即使身體被困於現實,但精神世界的高度、深度及寬度無限。願你從中獲得救贖、解脫、啟示與樂趣。

不知如何作結,但覺得自己有點像耶教徒向人傳教講耶穌。所以,欸……阿門!講完。

港姐:www.facebook.com/hellomisskong

 圖源 : unsplash.com/@_lysander_yu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