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需要CPR的CCR


友人數個月前認識一位外國客戶,極速撻著陷入熱戀。正深深沉醉於新鮮又浪漫的異國戀中,卻發現對方原來同時跟多個亞洲女子交往中。攤牌後對方直接承認,不過聲稱其他只是性伴侶,只視她為認真交往的女朋友。友人以往只要發現男伴不忠,即使只是精神出軌,都必定立即走人。但這次卻說要給對方多一次機會。

「外國人本身比較開放,他的觀念跟我們不一樣。不過我跟他說過了,他現在也明白了,答應我不會再這樣。」

我不禁疑惑,這種差別待遇,其實算不算Racism呢?

異國戀在台灣叫CCR,即是Cross Cultural Romance。如同香港男性鄙視港女愛洋腸一樣,台灣男性亦都對於台女「祟洋媚外」憤恨不已,所以CCR其實帶有貶義。

個人而言,一直不認為來自不同文化或地區的人相戀是什麼很特別的事。沒什麼好特別羨慕,也沒什麼好特別厭惡。不過就是一個人跟另一個人戀愛而已,又不是一個地球人跟一個外星人。

在此不花時間論「CCR與亞洲女性及男性的身份與民族、虛榮與自卑之關係」,而想講一講CCR與智商之關係。

戀愛的確令人盲目,但不知為何,有些人在異國戀中盲目到離曬大譜。

我發現不少跟外國人交往的女性朋友都對自己的外國戀人特別「能忍」。明明對方品行極大問題,她們會自我解釋為「文化差異」。對方擺明是厹,她們會自我解釋為「鬼佬比較熱情而已」。明明對方就是在外國混不下去而跑到亞洲地區的廢人或怪人,她們卻就是覺得只要是洋人就都是高一等的人。

就因為對方是外國人,所以即使自己被暴力對待、被當發洩工具,甚至被騙財,有些人都特別蠢地特別容忍。

當然這種盲目不是女性專利。男性也常被異國女欺騙及利用而不自知。對方擺明是為了嫁到某地取得身份而虛情假意交往,他們卻會說對方很單純不是這樣的。對方明顯就是為了錢,他們看本地女性明明可以看得出問題,但不知為何只要是外國人就忽然看不出來了。某些奇形怪狀的外國女人,在他們眼中都叫異國風情,怎麼看都看不清。不過或許被騙也心甘情願,只求可以嘗鮮。

在CCR中總是很多人盲到撞牆穿頭,有如陷入昏迷、失去腦工能一般。他們需要CPR,而這種CPR,就是搞清楚:真正重要的是你到底在跟一個什麼人交往,而不是在跟一個什麼「國藉」的人交往。

港姐:www.facebook.com/hellomisskong

圖源:www.pexels.co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