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變了樣?

好集慣

時光荏苒,身邊的人事亳不留情地被年歲沖洗。熟悉的大廈拆卸重建;陪伴長大的卡通配音員逐一離我們而去,不老的卡通人物亦要換上不再一樣的聲音。回首過去,發現「改變」是一早定下的「命數」。未曾發覺的小改變,一早已悄悄地出現在生活中。曾經伴我們成長、度過無數炎夏的小玩具和遊戲,一點一滴地由外至內改變。這刻我才發現有永遠喜愛玩具的小孩,卻沒有永遠長青的玩具。

井字過三關
曾幾何時,井字過三關只需要一枝筆、一張紙就可以玩上半天。過三關的玩法絕不花巧,只要能將相同的圖案聯成一線便勝出。之後無論是地板、沙地、黑板還是家中的牆壁都是井字過三關的戰場。樹枝、粉筆、顏色筆還是油漆,能塗上顏色就是井字過三關的『武器』。為了尋找『武器』,大家都絞盡腦汁,可以話「不論什麼筆,只要玩到就係好筆」。

來到今天的井字過三關絕不簡單,不單會有棋子和棋盤,還加插了「大棋吃細棋」的遊戲規則。勝出的過程中需要思考同戰略運用,加上棋子製作精緻,最簡單的井字過三關化身成為戰略遊戲,再不是簡單的孩童玩兒。

層層疊

傳統木製層層疊最受玩家歡迎,一擲下骰子,就是玩家的死亡時刻。層層疊的用料不斷更替,由當初純木材質地,再推出膠製,加上擲骰玩法,風靡整個九十年代。記得以前每個屋企總有一盒木製層層疊,是「破壞家中安寧」的推手。當和細佬妹玩到翻天覆地大吵大叫之時,阿媽就會出動「藤條炆豬肉」,兩者可以話密不可分。

現時的層層疊不再在家中坐鎮,不過玩法就推陳出新。它加設了一個層層疊座,玩家需要一手拿住膠座,另一手用推出木條,完全考驗身手靈活度。除此之外,還有可用筷子夾出木條、曚眼推木條等等新玩法,或者好快新款層層疊會成為訓練全能小孩的絕密秘技!

飛行棋

至於幾十年來都未曾消失過的玩具,還有飛行棋。雖則玩法無改變過,但材料就完全改變。因為時代進步,飛行棋棋盤由紙變木,棋子由木變膠,變得非常堅挺。包裝紙盒變成膠盒,少了一份紙香味,多了一份膠味。以前為了保存好僅有的一盒飛行棋,小朋友會不斷修補殘缺不堪的紙棋盤,用僅有的顏料復修棋子,流露出對玩具的重視。


不是說新不如舊,只是在物質唾手可得的年代,舊款玩具盛載了一份溫度和人情味。它們沒有美輪美奐的包裝,質料也不見得上乘。但修補的過程中,它們維繫友誼、親情,還教懂我們珍惜的可貴。而新款雖則加以改良,更刺激、更考技巧,但能觸碰只有冷冰冰的外殼和說明書。究竟時代進步帶來了的精緻與美麗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