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會考全E到國際舞台 環保設計師張瑋晉編寫不一樣的「我的志願」

小時候寫「我的志願」,律師、醫生、教師恍似既定答案,大人們會告訴我們,成績好,志願便能達到,但人生目標又怎會只有一條方程式?產品設計師張瑋晉(Kevin)由會考四科全E到走上國際舞台,他說:「生活其實有很多選擇。」

相約Kevin在他於藍屋建設群的Home Studio做訪問,兩邊牆壁整齊有序的放滿工具,木工枱底堆滿從不同地方收集而來的棄置木材,自然光透過窗戶散落在淡黃的地磚。Kevin告訴筆者,這些地磚都是1922年遺留至今,中間脫色的部分,便是以前板間房的痕跡:「我對充滿故事的東西都有一種情意結,所以兩年前這個活化古蹟招募租客,便立即入紙申請。」


一個市集改變一生

Kevin 自讀書時已經常自己動手造產品。

Kevin是一個upcycling(升級再造)設計師,就如藍屋一樣,保持舊物的特點並加以改造,去延續其生命。他說自己的創作理念就是「做好的設計」和「做有故事的產品」,第一件產品是8年前用雜貨鋪扔掉的塑膠糧油箱,改造成便攜喇叭,旋即受到大眾關注,同年受邀代表香港參加柏林的設計展。

Kevin笑說當初只是因為有朋友在市集擺攤檔,願意分些空間給他才將這個產品推出市面,從沒想過個設計成為了他的成名作。於是他便索性辭去在電芯公司的全職設計工作,自立門戶,專注設計自己的產品,而當時他只不過剛畢業兩年,還是職場新鮮人。「當時好多人都叫我應該留在公司,多儲幾年經驗才做自己的設計,但我見身邊的同事工作得像喪屍,便知道其實我留在這裡10年、20年都是一樣。」

Kevin其中一個upcycling的設計就是用傘骨和紅酒木箱造成拇指琴。


了解了它,便明白它不應該在堆填區

Kevin形容自己小時候無所事事,上課發白日夢,放學就只顧去玩,從沒想過長大後要做什麼,結果中學會考科科得E,唯獨中文有D、美術有A,於是他便轉讀設計文憑再銜接上理工大學修讀產品設計。

在大學的課堂,Kevin開始親手去造產品,便慢慢覺得市面出售的東西太普通,因而愛上到二手店尋寶,對每一樣舊物或者舊物料背後的故事着迷。他總是以感性角度去對待物件,而這也一直影響着他的設計。

工作室的傢私全都是用二手物料裝嵌而成。

 「《反斗奇兵4》的Forky(戲中的膠叉玩具),見到垃圾筒便會大叫『我是垃圾!我是垃圾!』覺得自己是垃圾堆的一分子,想返回去。其實我覺得我和她也有點像,當你和那件垃圾有了感情、有關聯,其實它便不再是一件垃圾,我在做的事其實也一樣,這些物料雖然是我拾回來的,但其實背後都有不同故事,你便不會再覺得它應該出現在堆填區。」

除了造過塑膠糧油箱喇叭,Kevin也試過用裝修剩下的牆紙造銀包。最近,他在示威現場拾回爛雨傘,用支架製成拇指琴義賣。每一件產品都有獨特的故事。

最近製作的拇指琴用上示威現場收集回來的雨傘,產品收入全數捐出作人道支援。


和我一樣走不同的路的人也有很多

常說三十而立,Kevin三十有二,在設計圈算是站穩了陣腳,但原來父母仍然未能完全接受兒子做設計。「雖然未至於大吵大鬧,但他們總會不時提到誰人的兒子升職加薪。」Kevin表示明白父母難以代入自己,所以也沒期望他們會改變想法:「很多時出於不夠了解,想要安全感便想走既定的路,但其實和我一樣走不同的路的人也有很多。」

近年,Kevin不時走到中學教授設計思維的課程,認為新一代多了機會接觸不同的事物,可以發揮所長。「以前有個叔叔看見我的木工枱,跟我說自己後生的時候很擅長做木工,但因為要糊口,才不得已放棄了做木工,要等現時退休了才有機會重拾興趣。」Kevin說,因此不時都鼓勵學生多去嘗試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讓自己後悔。

回望8年的設計路,Kevin沒有去想若當初一直留在公司,賺的錢會否更多,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滿足感更大。「其實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便會投入落去。人們經常會擔心做自己喜歡的事賺不了錢,但我會覺得做了自己喜歡的事,錢自然會來。」也許就是憑着順水推舟,再加點樂觀的性格,Kevin才能活出不一樣的「我的志願」。


攝文:Coco
攝影:洛.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