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來嗜綠 楊大偉

1 / 4

緣來嗜綠 楊大偉

以為食齋很「齋」,但楊大偉強調自己也是饞嘴的人,「最怕食羅漢齋,現在很多素食都做得好靚,不要覺得是犧牲,你對個環境好,環境都會對你好。」

按傳統習俗,老一輩會齋戒度過大年初一,後生仔卻忍不住口慾,如常大魚大肉,「以前好似老餅才會食素,但現在無數名人、潮人都是素食者,食素才是潮。」楊大偉茹素十二年,去年成立社企Green Monday推崇「無肉主義」,為環保、為動物、為健康,鼓勵市民每周至少食素一天。

他原名楊駿業,○六年才以楊大偉一名行走江湖,「當時在電台開咪做節目講環保,想以學佛後生仔的身份分享,不需要睇我的家庭背景,不需要被標籤。」他父親是旭日集團創辦人楊洪,叔父「牛仔褲大王」楊釗是現任董事長,楊大偉曾參與家族生意,被指是「褲王接班人」,後來卻自立門戶,並寫專欄出書講佛、講生活。

「人家說我做生意失敗,但何謂失敗?」他以佛學的「因緣」看之,任何事要成功,不只靠努力,也看時機,「不可能一步到位,也看天時地利人和。」機遇讓他接觸扶貧,並開展自己的服裝公司。

今天,他一人分飾兩角,楊駿業追趕潮流經營服裝店;楊大偉捉緊社會脈搏搞社企,套用他的說法──這一刻,事業和社會貢獻都應該算是因緣來了。

談社企Green Monday,他要求用「楊大偉」這名字出場,「楊駿業有其工作崗位,但楊大偉做的事,在社會帶來了改變,滿足感好大。」

他所指的滿足感,包括最新搞作「無綠不歡星期一」的熱潮。去年初,他與十大傑青魏華星創辦Green Monday,推崇綠色食素,多間連鎖食肆如大家樂、caffe HABITU、pizza express等先後參與,學校的飯盒供應商也響應行動,推出周一素食餐單,在一星期的開始為大家清腸胃。

「有食肆負責人說每逢周一,每五個顧客有一個選食素,學校更由只有百分之四人食素,大增四成。」看到這些數字,楊大偉振奮不已,「不要以為不吃肉是犧牲,香港人不是天生食肉獸,只是我們有太多打邊爐、自助餐、酒席等社會風氣和文化,培養到大家食咁多肉。」

大愛

談素食的好處,茹素十二年的他便滔滔不絕,把大堆支持素食的數據和例子搬出來──意大利有百分之十二的人食素、台灣有百分之十,香港只有百分之二點四;香港肉食消耗量是全球之冠,比美國更高,「原本不知道這對環境有何影響,但畜牧業是令全球暖化的最大元兇,我們知道要藉此引起公眾關注。」

Green Monay以推動健康和環境為大前提,楊大偉同時以愛護動物為重點,網上經常流傳生剝動物皮、以不人道方法培育雞牛羊等相片,成為他們論述的最佳佐證,「不能只顧自己,每秒鐘都有動物被殺,請問他們痛不痛的呢?在『慈悲、大愛』的觀念裏,我們不止要錫住自己的生命,還有其他生命。」

愛眾生,明顯是宗教概念,也是他當年開始食素的原因,「好細個已跟家人返佛堂,但其實不知道有甚麼好,他們拜我就拜。」家人由祖父那一代已篤信佛教,唸《心經》是他小時候的必修課,但背得滾瓜爛熟,卻不知內容為何物,直到二十五歲,才開始明白。

「出來工作,社會不再如升學般簡單,每個人都要摸索人生的路應該怎樣行。」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工程學系畢業,中學唸皇仁書院,參加過辯論隊,是典型的高材生,「十八、廿二歲時是比較無憂無慮,但出來工作就可能遇到衰波士、炒魷魚、經濟衰退等。」

九九年畢業,他在美國的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做顧問約一年,見證着科網熱潮,與友人開設網絡公司,翌年已經爆煲,隨着美國納斯達克指數由五千跌到一千點,他的公司一瞬間化為烏有。

「唔開心,由那時開始,好認真地學習佛學。」遇到挫折需要尋求心靈慰藉,他由從小接觸的佛學入手,「為何別人咁好彩,工作撞?撞?就得?別人未必叻過你,但為何會成功?最初唔明,覺得有無搞錯,心理有很多問號。」

因緣

看書聽佛學,他從佛家說的「因緣」中釋懷,「等於『天時地利人和』,不是單純一個人的努力就成功,有很多其他因素要栽培。做生意講時機,好似沙士時創業都一定死,曉飛都無用。」

首次創業便遭遇挫折,他慶幸自己早有佛學打底,「每個人順風順水時,都覺得自己好勁,不會諗額外要學些甚麼;但輸咗,就要諗之後要點做,如踢波要諗吓之後點樣打落去。」幸好,這次打擊不致令他一無所有。他出身於富裕家庭,父親楊洪和叔父楊釗等是「牛仔褲王國」旭日集團的創辦人,○三年他從美國回港,加入家族公司當董事長。

然而關於家族的種種,他幾乎絕口不提,記者一提起,他便不期然收起笑容,「每件事也有正反,(家族背景)有為我帶來很多幫助,但同時會否有人對我期望更多?如果話無,就是講大話。最初都會諗別人點睇,但到現在,已經不再當是一回事。」

他回港之初,被喻為擁百億元家產的「褲王接班人」,一舉一動也備受注意。○四年他代表公司與I.T.在內地合營公司GSit,主攻高檔型格潮服,但由於一直虧損,四年後旭日一方決定撤資,有人指他無功而還,甚至是接班失敗。

「當時我只是個二十幾歲的後生仔,沒有咁大力量改變一切。每年每間公司、每個人都可能有好和壞的業績,不論是慈善、生意或個人,不可能一步到位,所以根本無失敗。」

在他眼中,當時「因緣」未到,所以這次合資要結束,但他後來以個人名義入股Shine和Visual Culture,同樣賣高檔潮服和眼鏡,卻是「因緣」到了,令生意成功,「因果告訴我,凡事都要栽培的。」

扶貧

他在商場「失敗」之時,另一邊廂卻在扶貧工作中種出花來,「最初是跟父親去做,但參加後發現會上癮,他們需要我們,我們應該這樣做的。」二千年,他父親成立「慈輝佛教基金會」,在雲南、廣東等山區幫助窮人,「爸爸經歷過社會動盪,試過無飯食,自小已向我灌輸要惜福,不可浪費,幸福不是必然。

「每次去做探訪,整個人生觀都闊了,我們所謂的痛苦只是芝麻綠豆事,是身在福中,生存的意義不應該只為自己,有能力的話要照顧身邊人,及至所有人。」愛滋病其中一個重災區雲南,他去過至少十五次,「有些村醫每日行三小時去病人家,再行三小時回家,我們捐了一百部電單車給他們,一日睇到十個病人,就係咁簡單。」

直到○九年,父親因癌病離世,他便繼承父志,當上基金會董事,「對爸爸來說,事業一定要做好,透過工作攞資源,有事業才有能力幫人,如果自己連交租都交唔到,怎樣幫人?」

因此,從商不是他人生的全部,他用三成時間扶貧,「我們是個比較私人的基金會,十元用了去哪裏我都知。」基金會規模雖小,但楊大偉懂得透過人脈,找合適的人處理,一切就變得易辦事,「內地做白內障手術要五、六千元,但我們跟醫生和傷殘人聯合會傾,做到最低價錢是八百元。」

同樣道理,楊大偉推動食素,也用了商界的智慧來行事,「啟動禮在海港城做,一般人可能只敢問有無慈善價租場,但我們因為有商業背景,就懂得問對方能否贊助。」

以商界種下的「因」,來協助推動Green Monday這個「果」,碰巧近年港人開始注重健康和環保,如他所說,「因緣」可能來了,「人生過程中,應該要放大自己對社會的貢獻;帶給社會的,應該比社會給我們的多,希望社會不是在我身上做蝕本生意。」他笑着說。

以為食齋很「齋」,但楊大偉強調自己也是饞嘴的人,「最怕食羅漢齋,現在很多素食都做得好靚,不要覺得是犧牲,你對個環境好,環境都會對你好。」

楊大偉去年四月成立Green Monday,拉攏了梁文道(左一)、陳貝兒(右一)、張繼聰等名人支持,成功吸引不同界別的眼球。

魏華星(左)看似正經,但其實是個冷面笑匠,與楊大偉一拍即合,「我們開會好開心,加上常有好消息,WhatsApp群組裏出現最多的是拍掌、豎拇指的圖像。」

善用

名人效應

講綠色生活,楊大偉在○六年已開始在電台開咪,又出書、寫專欄推動,但原來Green Monday的始作俑者,是另一創辦人魏華星。「他搞很多社企,曾提過很多合作概念,我都有點猶豫,但他說搞食素,我一口答應。」楊說。

魏華星是二○一一年的十大傑青,他西裝筆挺的現身,與做服裝生意、衣着較為輕鬆的楊大偉有很大對比,「他夠潮、夠商業、夠green,好識得engage別人,這種親和力是獨有的,任何社會企業家都辦不到。」魏認為,以營商手法來營運社企,把不同界別的人拉在一起,名人明星、還有連鎖食肆,綠色訊息便會迅速廣傳。「不少食肆和公司主動跟我們聯絡,反應比我們預期好。社會其實有此意識,只是需要出師有名,商界人才諗得咁絕咁刁鑽,畀我做,只會好老土的搞?座談會。」魏笑說。

除了在電台主持《健康地球人》,他也在佛教團體的電台開咪分享,介紹好書。

他信佛,因「大愛」、「自利利他」等觀念選擇素食,「佛學有些地方好深,但其實也有容易明白的地方,是一套很有用的生活哲學。」

離開家族公司後,他入股潮流時裝店Shine成為大股東,專賣歐美日時裝,深受容祖兒、蔡卓妍等明星愛戴。

楊大偉喜愛行山,在美國留學期間曾到紐約Mohonk登高,「除了食素,綠色生活也包括生活細節,慳電慳水少駕車,同樣有利環境。」

搞座談會一般都好悶,但他們設有會前免費素菜試食,又請來名人嘉賓參與,「畢彼特、《蜘蛛俠》的Tobey、克林頓都食素,他們都是叻人、靚人和潮人。」

他是香港愛滋病基金會的董事,經常與基金會主席梁智鴻到雲南探訪孤兒。

楊大偉曾在荃灣某佛堂參加五天禪修班,並浸淫在書海裏,「經常到台灣買佛學書,星雲大師推行人間佛學好有用。」

撰文:黎頴然︱攝影:陸羽勝 設計:陳承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