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想像・創作人】李拾壹的想像練習

promohk2013

創作人的腦袋總是裝著古靈精怪的想法,或出現異於常人的行為,李拾壹作為一位創作歌手,他比起其他歌手更古怪、更跳出常規。從他不停在FB上「搞好GAG」,和有一位幻想出來的朋友,可見一斑。 這位朋友叫John, 一身藍色火柴身軀,活躍於李拾壹的社交媒體,他受喜愛的程度是連拾壹的朋友會跟他合照,甚至大品牌PR也會送禮物給John。

John搭嘴:其實啲PR 都係借李拾壹地址送禮物畀我。

(李拾壹面露不悅)

記者今天約了拾壹與John在Studio內,談談關於創作與想像,除了Cast Away 的Wilson外,為甚麼John會憑空降世?

拾壹:John幾時會出現呢?就係當李拾壹一個人嘅時候就出現。如果我同女朋友出街,佢就唔會出現㗎嘞!

John:我覺得李拾壹好煩囉,淨係帶我去茶餐廳,帶女朋友去高級日本餐廳又唔帶埋我。

記:點形容John呢?

拾壹:開心、賤格,但又好似普通人一個。佢可能出現一秒,下一秒又消失。

John:我其實就唔想同LOSER一齊,佢又成日偷影我,又寸我,太多原因,或者外面有靚女,所以我出現一秒就走。

在John以前,李拾壹這奇怪的小子,已擁有多個虛構朋友(Imaginary Friends),包括小棍女、 司琴低娃、防潮峰、 核突與核特等等,一路伴隨著李拾壹。

記:呢啲朋友帶畀你乜嘢?

拾壹:開心囉!好玩!起碼啲人見到會笑,真係有朋友話一見到阿John 就開心返。

記:佢哋點影響到你創作?

拾壹:我嘅第一隻碟,曲詞編監都係我自己,所以我就虛構咗我嘅和音就係房朝峰,化妝係FCF MAKE UP。有一啲音樂,會以司琴低娃個名嚟出,因為有一啲好想玩嘅音樂,唔係個個聽得明,就會用司琴低娃個名。

拾壹:我睇創作,唔係剩係一首歌,而係你點睇件事,都係創作。

你看李拾壹,他與別不同,有點奇怪但創作力驚人,唱作演亦可,更屢獲獎項。他不從俗,不唱流行大路情歌,他只做自己一套。在這創意工業,真正創意很少,流行曲面目模糊,網絡二創抄襲,比比皆是。

拾壹:一個冇想像力嘅世界,就係而家。甚麼改圖、二創、向乜乜致敬,點解會有呢啲嘢出現呀?因為當年有人創造出嚟吖嘛。以前改詞都冇任何嘢可以改,係今日先有得改。人哋諗過嘅嘢我唔想再做,例如曾經諗過一首歌嘅Melody好正,要一口氣唱完,但係我發現同許哲珮嘅《氣球》太似,我就唔要嗰首歌。我會盡量擴闊自己Library,活得再「自己」一啲,用多啲時間去諗一啲大家冇諗過嘅嘢。

(John在旁點頭,表示同意)

拾壹:例如John 有日喺茶餐廳度叫人嗌佢「靚姐」,然後我自己就叫佢正常啲。其實我就係扮緊普通人,覺得John唔正常,其實John就係我自己。

拾壹:我覺得我會愈來愈做到阿John。

John(望著拾壹):唔好掉低我。

拾壹:OK

記:如果大家都想進行想像練習,可以點做?

拾壹:睇多啲睇多啲睇多啲,有多啲材料喺手先可以想像。擴闊對Normal (正常)嘅定義,各方面都可以OPEN啲。多啲睇生活入面嘅Alternatives,另一個角度去睇同一件事。

John:各位PR 姐姐搵我,可以附上美女相一張,或者FB/IG LINK 都得。

唔該晒#johntheimaginary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