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發現・打卡以外】油街藝術小眾

香港到處都是古蹟,也不只一兩家活化成美術館;年前參與了第六屆藝遊鄰里計劃,展覽場地都是隱身於鬧市的歷史建築,諸如香港視覺藝術中心(前身為舊域多利軍營卡素樓)、牛棚藝術村(前身為馬頭角牲畜檢疫站)、啟德校園(前身為英國皇家空軍軍官俱樂部),以及本篇將介紹的「油街實現」。

「油街實現」前身為香港皇家遊艇會會所,穿過炮台山地鐵站對面高聳的金融保險大廈,就會看到凹了入去,由紅磚牆和三角屋脊夾雜青草地組成的藝術空間。我想很多在北角工作的白領對此空間已非常熟悉,「油街實現」的開放活動室從剛開始派涼茶飲料到現在搞「盛食當灶」(推廣善用剩餘食材的一系列活動),均吸引了不少打工仔來此空間休息用膳。油街實現建築群中心的草地不時會有大型的互動裝置作品,數個展覽空間長期都有新展覽,我特別想推介現正展出的「火花!數日子」。

這展覽低調非常,如同參與藝術家,在本港長期處於流徒及等待的群體一樣,社會幾乎對他們視而不見,尤其家務移工創作的部分,於這勞動人口異常密集的商業場域中心展出,作品力量安靜而強大。藝術家曹穎褀及王聲海,和家務移工姊妹及團體進行長達一年多共同創作,利用電話裝置、書信陳列等自述背景,再以漫畫訴說各人離鄉打工的故事﹕譬如有一姐姐身在故鄉的丈夫在長途電話中透露自己對二人女兒有性興奮,姐姐當時如何安排同鄉姊妹接女兒,又要處理打工養家但又要犧牲家庭相處等自責的矛盾,她們第一身娓娓道來的經歷,個個都有血有肉,而不再是資本主義社會下被賤賣出埠的貨物和勞動機器。

藝術在一些人的手中是階級鬥爭的工具,是複製鈔票的印表機,但有時在基層手中則充分展示出真、善、美的人道本色。自從數年前香港被打造成國際藝術港口後,除了商家,政府和慈善機構都紛紛投入大量資源將公共地標開發作藝術空間,其實很多項目都是由大家交的稅、賭博和消費所資助的,大家不妨多關注、多享用,也能作為監察藝術資源流向的手段。

文:黃嘉瀛

香港藝術家,2013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
作品及寫作散見於香港及其他城市之報刊、美術館及社區空間
www.wongkay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