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發現・打卡以外】藝術裡找我是誰

上回提到大館,我想起今年初他們預展時展出了極具爭議的簡約主義藝術家Carl Andre的作品,就在這個前身是監獄的展館裡,也夠諷刺。

1985年,Carl和妻子藝術家Ana Mendieta於家裡爭執繼而動手,Ana其後墮樓身亡,由於證物不足/被破壞,Carl最終擺脫了二級謀殺罪名。以後Carl每次博物館有展品展出,都會引來大批女權運動者於館前高舉「誰是Ana Mendieta﹖」的標語,抗議館方支持這位嫌疑兇手。大家有興趣可以搜尋一下當年的判決以及Carl前後多番改變、說Ana嫉妒自己的證詞,便知為甚麼直至現在人們還未釋懷。當然,大館預展沒有對外開放,沒引來抗議也不需撤掉展品,行內口碑好便是了。

那到底誰是Ana Mendieta﹖我不想談她與Carl的婚姻,只談她的作品以及精神。來自古巴的Ana為了逃避極權統治,自小流亡於美國的難民營及寄養家庭,這經歷影響了她往後的創作﹕作為移民、作為有色人種,以及作為女人– 身處女性地位低下的時代– Ana透過創作雕塑、錄像和行為藝術詰問和尋找「自我」:「我」從何而來,該往哪去﹖「我」的肉體是否與靈魂、精神同在﹖「我」作為生理/心理「女性」所感所聞的證據在哪﹖「我」是誰﹖她將自己赤裸的肉身投歸祖國古巴、墨西哥等地的大自然,置身水、沙、石、植物之中,創作出無出其右的「大地身體藝術」(Earth Body),完全融合自然、祖籍、女性的「母體」概念。

Imágen de Yágul (1973/2018) / Ana Mendieta / Photographie. © The Estate of Ana Mendieta Collection, LLC. Courtesy Galerie Lelong & Co.


Creek (1974) / Ana Mendieta / Film Super-8. © The Estate of Ana Mendieta Collection, LLC. Courtesy Galerie Lelong & Co.

Silueta de Arena (1978) / Ana Mendieta / Film super-8. © The Estate of Ana Mendieta Collection, LLC. Courtesy Galerie Lelong & Co.

在藝術裡,原來可以發現自己,尤其當包圍你的所有都壓迫著你進入一個他們設定好的模板裡,藝術能成為出口,帶你逃離陳俗規範,探索匿藏已久的自我和根源。

藝術創作沒有離大家很遠也不只是藝術家的事,我的朋友們剛好在9月份籌辦了首屆Women’s Festival HK,談藝術、談文化、談情慾、談社會政治、談自身,我亦會於活動最後一日的座談會現身,與各位互助,學習,探討。10%的門票收益扣除必要開支後將捐助本地性暴力支援機構「風雨蘭」。下篇再談其他「發現」。

文:黃嘉瀛
香港藝術家,2013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作品及寫作散見於香港及其他城市之報刊、美術館及社區空間 www.wongkay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