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發現・自我】流浪不老

promohk2013

在上環的小商場,盡是做街坊生意的小店。隔著地產鋪的櫥窗,可以隱隱看見一幅色入彩繽紛的壁畫;推開門,就是一對師生,正有說有笑的畫畫,彷彿街上的煩囂、喧鬧,全都被隔絕開。

這個畫畫的小世界並非此店獨有,事實上,流浪畫家Andes在香港不同的角落,都為不同學生開創了藝術的宇宙。雖然活了一甲子,但說話仍然清晰有中氣,每天穿梭不同地方教畫、補習。「教畫,一是為了保持生計,支持自己作畫,二也是希望把藝術傳播開去。因此,我更要鍛鍊好我的身體。」他每星期至少做四、五天肌肉訓練,就是為了保持身體健康。「不要老得那麼快嘛。」他笑著說。

Andes畫工細緻,在香港理工學院(香港理工大學的前身)讀平面設計以前,他學畫的時間不足一年,他的畫功,都是靠平日練習和觀察積累。到了二十多歲畢業,Andes就去了幾家小型平面設計公司工作。雖然是由低做起,但富有藝術天份的他,幾年後就在一家HK4As廣告公司升到副藝術總監的位置,一兩年後,在另外兩家中型廣告公司任職藝術總監。本來有大好前途,他卻在這個時候,毅然離開廣告公司。

「我不喜歡辦公室政治。而且,我經常要開OT,有時開通宵後,第二日仍要繼續工作,感覺像個橙被壓榨。」──果然,Andes都有藝術家的原則。但是,離開後要去哪裡?他說:「隨心就好了,我也沒有想很多。」

之後,Andes當了幾年的freelancer, 生意好時,最高試過月賺十萬,但生意淡薄時,可以一個月一點收入都沒有,每天在家看看書、做做家務,想做甚麼就甚麼。後來,Andes希望做點事情,用他的話說,就是「想整一啲屬於自己既野」。沒有太多的顧慮,也沒有很詳細的計畫,只是直觀地覺得教畫也不錯,便開設了畫室,叫做「采苗會」。「苗」是青年人,「釆苗」就是可以在自己選擇的路上綻放色彩的青年人。

可是,畫室在十幾年後,因為敵不過租金上漲,終究要結業。從安坐畫室的老闆變成風塵僕僕的流浪教師,我問他:「有後悔嗎?」他說:「沒有後不後悔這回事,試過才知道路適不適合自己走。」流浪也有流浪的獨特,沒有規定的時間表,沒有必須要交代的人。雖然隨心所欲,但Andes現在,對未來開始有更多想法。

「我想畫畫。畫很多的畫。我想在這個世上留一些東西。最近幾年我的腦子好像停不了,點子不斷浮現,一看見一些東西,就會聯想到畫畫的靈感。」這段時間,他最想畫的,是李小龍。李小龍是他偶像,也是富有啟發性的傳奇人物,Andes希望能夠把他如水的形態畫進畫中。

從年輕時脫離「打工仔」、創業、再變成流浪畫家,一路推動Andes的,可能不是勇氣,而是那一份隨心所欲、順其自然的心。不去想結果,不去想行不行,沒有杞人憂天,沒有仔細盤算,只抱著一顆流浪的心,在藝術路上行走。如果你們有想做的事情,也就抱著流浪的心,試試吧。試試才知道。不行的話,還是有路走。

文:子風

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

興趣兩極,喜歡上課,但更喜歡翹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