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志偉-理智與感情九:少女A的煩惱

「理智與感情」這專櫃出場,收到好一些來信,很好的是,大家都開始願意思考,到底握在手上這段感情,到底是否值得繼續走下去。這星期和大家分享這在理智與感情的故事,來自一個很年輕的少女A,她手上有一個大家都覺得是荀盤的男人,可是她仍覺得有問題,到底是否應該再坐一會,還是撇脫地離開呢?

不知大家心目中對於「荀盤」如何介定,且就說說小女A的男友條件如何,大家一起來品評一下。

A男友身高175,樣子端正,很正派那種,大學畢業後再修讀了一年教育文憑,現在於一所中學教書,收入穩定。而他的出身亦是來自有點家底之家,就是那種「獅子山精神」下,父母辛勤工作,有空炒樓炒股票,五十多歲已經半退休,家中有幾個單位,又住又收租那種——還都是巿區樓耶!

父母說明他們兩兄弟,將來結婚就一人一間,一切都預備好,就只等新抱仔出現。

感情專欄當然要說感情,他們在少女A還在讀大學時,一次義工活動是結識,之後就展開追求。男友是喜歡少女A的,覺得她樣子漂說,性格單純,而且相信她會聽教聽話。

一切看起來,都十分之完美,少女A的朋友、同學以至家人都覺得A找到一個好男人,一個值得付托終身的男人,但為何少女A會覺得有煩惱呢?

大家會不會想A是那種港女,以為有幾分姿色就三分顏色上大紅,要求多多?

或者你可以把這個故事看下去,就知道少女A不滿的地方。

原來自大學相識之後,男友很識做,會自行報到,但也要求少女A也一樣,要報告自己每天的行蹤,就算她約朋友同學外出,都要她拍照,知道她和甚麼人見過面。如果是全女班,他是批準的,可是如果裡面有男人,男友A定必要問長問短,很多時,會「不準」她出席聚會。

最令少女A氣結的是,今年年中完成大考之後,她是約了一班同到台灣畢業旅行,一行十多人,自然有男有女,男友知道後,一個字:「NO!」完美KO這次行程。

我問少女A:「你知道男友自信心不足,又疑心重,而妳的性格是外向型,其實由開始時就應該知道,為何都會和他拖拉了三年才想到大家原來是性格和價值觀上是不合適的呢?」

原來男友A是個大男人,而且又疑心重,想法大男人。據說男友的行為想法是來自家庭教育。

少女A說,和男友拍拖不到半個月,已帶她回去見家長,也要求到女友家中作客。少女A不是「A 0」,年輕時的兩個男友不是只愛打機就是傻傻的青少年,故她開始時覺得找一個比自己大五、六年,較成熟的男人可能會比較合適自己。可是有「家教」的男友A,卻是那種唯母命是從的男士,拍拖是要返佢屋企食飯再出去看電影那種。而男友的母親常常向少女A「教育」,如何做一個女朋友與老婆,就是留在家中好好持家,等老公回來。

伯母有一句:「我哋屋企養得起你有餘,不如畢業就結婚啦。」——重點是,男友都有這個想法。

直至今年夏天,少女A畢業,男友真的坐言起行,要求少女A不要找工作,準備年底結婚。經二人商量後,就決定讓少女A先工作兩年,再來結婚。

但少女A是那種有點理想的年輕少女,畢業後進入了一家NGO工作,而因為她的工作地方「有很多男人」,男友不批準。他的留言是:「你一係揀份工,一係揀我。」

少女A對我說:「香港邊有一份工入面無男人架?守女更衣室咩?」

少女A明白,或者和男友分手,之後的確很難找一個有他這樣條件的男友,但同時,她亦有自己的理想,是真心希望可以學以致用,服務社會的。

終於,在她上班第一個星期,是男友主動提出分手。

他臨走時說的一句,令少女A覺得自己強要工作是對的,他說:「我走咗,你呢世都搵唔返一個好似我咁好嘅男朋友架喇。」

少女A和我說:「可能佢講得對,但係拍拖,結婚搞到好似坐監咁,我情願完成自己嘅心願。」

我想說的是,有時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不是關於你能控制他多少,而是每個人的性格總有好與不好的一面,一個愛你的人,不是要你成為他想要的,或是他幻想裡想要的,而是他能幫你,繼續做你,做一個更好version的你,這才是愛。

下星期三,「理智與感情十:不如我哋從頭嚟過!」見。當然,你還有其他甚麼感情問題,亦歡迎繼續來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