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志偉:黃子華:「面斥不雅!」

本篇開始前,先要交待三件事,第一,本周的文章預告是「大叔的愛二:美麗的誤會」,但因小弟剛看完男神黃子華的最後楝篤笑表演「金盆𠺘口」,有些想法很希望與大家分享,故此大叔要再等一星期。

第二,今篇可能與愛情關係無關。

第三,我知很多朋友仔因為黃牛黨猖獗的關係而未能買票,但26場門票非同少可,故先警告,本篇將會有大量劇透,慎入!

小弟不是第一次入場看黃子華,但若以劇場氣氛而言,這次是最為緊張,絕不輕鬆的(我不排除我看的是第一場的原因)。令到男神黃子華緊張的原因,我相信是次題目,又或叫做主題:「金盤𠺘口」。

「金盤𠺘口」這題目有甚麼問題?

問題是主題是設定在於黃子華先生最後一次的揀篤笑演出,還指明是只會在香港演出,不作循迴演出,那麼就表示整個表演內容只與香港有關,話題只有香港(或者生活在香港)人有關,不似從前的如講娛樂圈、性、回歸等等,容易引起廣東話界別的共鳴。

基於這設定是最後一次及只與香港人有關,故想他會抱著豁出去的心態,在設定一切話題時,都是以他在上一次揀篤笑表演正是在香港關係極為緊張的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他看見香港生活形式改變的觀察與感受。

重點是,開始時以為是這樣發洩不滿,黃子華表示講普通話受歧視,回國內拍戲受歧視,社會的撕裂感到痛心,但表演廷續下去,我會發現,他今次的揀篤笑表演,重點是提醒我們香港人有過的黃金歲月,要記牢香港人是怎樣的。

當然,作為香港揀篤笑鼻祖,自然是有其個人之處,他以四個字講解,提醒我們香港人是怎樣的,或是說真正在黃金時代的香港人是怎樣的,那四個字就是:「面斥不雅。」

面斥不雅這四個字很普通,是指有多事情,是不對的,希望大家自律,要去到一個地步,有人出聲斥責的話,這不止令你非常不快,而出聲斥責這件事是非常不雅的,是文明社會不應出現的。

面斥不雅普通到我們已經視而不見,因為我們受過的教育,教曉我們甚麼應做,甚麼不應該做,就算我們有另一共同價值觀叫:「搵食!」,但在搵食之餘,當一個有教養的人,受教育過的社會,大家都應共持「面斥不雅」這共同接納的價值觀。

來到最後,黃子華自稱冒著失去所有女FANS的危險,提出三個在香港發生了多年的不公平現象:同性戀仍未合法化、法律未能保障性工作者與從無人敢公開為陳冠希與一眾受害女士發聲。

三個觀點你不需要認同,而是作為一個香港人,甚至作為一個人,我們為何容許很多似乎觸碰不到你的利害,不妨礙到你「搵食」,而你就不願作聲?

面斥不雅的不雅,不止是你做了甚麼行為,而是有甚麼你應做卻又未做的的行為,也可稱為不雅。

子華神如是說,你又有怎樣的看法呢?

記住,咪買黃牛!

下星期三,「中年與小鮮肉二:美麗的誤會」見。當然,你還有其他甚麼感情問題,亦歡迎繼續來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