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大象 緬甸首個大象養老營

promohk2013

伐木業,對我們來說很陌生。於是乎若然我告訴你緬甸境內,有逾5000隻象年年月月被封鎖在潮濕陰暗的叢林深處,舉步為艱地拉扯着超過1公噸的巨木時,或許亦難讓你有切膚之痛。但當我來到位處緬甸中部古老山城Kalaw的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眼前是明明已活了半世,可體型還是因營養不足而小得像剛成年,或是因為昔日無法磨滅的慘痛經歷而拒絕再用鼻繞起東西,以及因當年被鎖起太久而至今依然不時搖頭擺腦,焦躁無奈的大象時,我鼻不禁一酸:這些動物的確因為人類的自私,而挨苦了一輩子。

緬甸伐木業已有長達一個世紀的歷史,逾5000隻象年年月月被封鎖在潮濕陰暗的叢林深處,舉步為艱地拉扯着巨木。

大象長年在樹林中工作,大多營養不良,健康情況非常差。

不忍老象未被善待  夫婦出錢出力建養老營
緬甸伐木業已有長達一個世紀的歷史,分為私營和公營。5年前,樹林漸減讓當地政府終於醒覺,向所有私營伐木工司下禁令,停止它們營業,公營的卻能繼續。曲終人散,可那些曾跟着出生入死的大象,拖着病老殘障的肢體,卻未獲當地政府善待,繼續被關在伐木場內。

Htun Htun Wynn太太的家族一直經營伐木生意,她的叔叔Uncle Ba則從事獸醫工作。三人不忍大象老來不被善待,便於2011年建立了老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Uncle Ba(左) 從事獸醫工作達35年,跟大象的感情不下家人和摯友,認為大家應要為一生供獻人類的大象負責。

「來這裏,遊客不要期待能騎象和看牠們表演,因為我們是大象養老的地方。但你能餵牠們吃營養補品和跳入河內替牠們擦身洗澡,牠們最喜歡了。」迎面歡迎我的是Htun Htun Wynn,他跟太太Tin Win Maw本都從事旅遊業,太太的家族一直經營伐木生意,她的叔叔Uncle Ba則從事獸醫工作已達35年。三人眼見大象充滿靈性,聰明善良,既懂喜怒哀樂,亦認得跟自己出入樹林工作的馴象師,老來卻不被善待照顧,便於2011年自掏腰包,租來腳下這片遼闊、被叢林包圍的高地平原,自行築橋搭路,建立了緬甸第一間,為照顧從伐木業中被淘汰的老象而設的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成立7年,營內現時有8隻象住客,最年長的象婆婆已67歲,早超越大象平均能達65歲之齡,仍然愛吃愛走路,全賴Uncle Ba定期為眾住客抽血驗血,再因應身體狀況度身製造天然的營養餐單。而對牙齒欠佳的老象,他們又會將營養補品,連同南瓜和蔗等植物打磨成軟綿綿的黏狀食物,方便老住客們吞嚥。

大象都有度身製造營養餐單,對牙齒欠佳的老象,馴象師會將營養補品連同植物打磨成軟綿綿的黏狀食物,方便牠們吞嚥。

夫婦自資救象  每年向政府交贖身費
然而計劃卻未能得到當地政府的欣賞,現時營內有3隻從公營伐木公司中拯救出來的象,每隻每年仍需向政府交出相等於9萬元港幣的贖身費。開支不僅如此,至於其餘從私營伐木公司拯救出來的大象,夫婦會連帶曾跟牠們出入樹林工作的馴象師一拼聘請,還讓他們的家人住在養老營的房屋內,落地生根。「這才能幫助他們無憂無慮地,脫離伐木業那惡劣的工作環境。」太太Tin Win Maw說。現時大象營的開支甚高昂,主要就依賴遊客入場的費用,以及夫婦自支,「但我們很愉快,因為我覺得我們人類要為這些棄象負責。看着牠們回復健康,那種幸福是難以言喻的。」夫婦說道。

夫婦連帶曾跟大象們出入樹林工作的馴象師一拼聘請,還讓他們的家人住在養老營的房屋內,助他們無憂無慮地脫離伐木業。營中,就只有他們能騎大象。

黃昏5時,馴象師們騎着象,帶牠們到附近的叢林自由活動。夫婦說這些象會在外面過夜,有些半夜就會自行踱回營,否則大多數隔天清晨就會回來開餐。丈夫Htun Htun Wynn笑着說從未擔心牠們會一去不返,因為這些住客都非常清楚,營內有最好吃的生果和蔬菜。「遊客不要期待能騎象和看牠們抬腳畫畫等表演,我們是大象養老、靜心的地方。」兩小口再三強調道。

遊客不要期待能騎象和看牠們表演,但我們能餵大象吃營養補品和跳入河內替牠們擦身洗澡,是牠們最喜歡的節目。

探訪大象養老營:http://www.ghvelephant.com/

作者簡介:許政
2015年於蘋果日報果籽創立動物維權版「寵物籽」,報導海內外人和動物間的感情故事。2016年底離職後成為獨力記者,於社交平台建立「阿毛四圍行」,義務接受動物義工和組織的求助,繼續以圖文和影像報導各類型動物資訊。

攝影:許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