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COVID-19陰霾後的時裝業

Sol

沒有人有水晶球,能夠確知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大流行減退後,世界會變成怎樣,唯一可以確定,是一定有所不一樣。這場危機已經使全球經濟陷入衰退,並且似乎已在我們的生活方式、消費模式甚至穿戴方面,留下獨特的印記。事實上,時尚是最容易受到突發事件影響的行業之一,因為它非常依賴手頭上鬆動可花費的收入。目前要各大專家們就這場疫症大流行,短期內判斷得出行業發生的變化,不太容易,一般感覺是隨著局勢未明朗,轉變將會來得更快更急。

消費者將重新評估「價值」

疫情爆發,以及各國為阻止疫情採取的封城措施,迫使眾人重新確定消費的優先次序。以中國為例,當疫情放緩,生活稍為恢復正常,許多人已經不像危機前那樣花錢,並且繼續以必需品為購買優先考慮。

波士頓諮詢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時裝和奢侈品行業負責人Javier Seara認為,整體情緒已有所改變,人們會問:「到底生活必需是甚麼?」是一種「重新思考及覺醒」(reckoning and rethinking)。多年來,市場一直充斥著低廉價格、過盛的street fashion,現在確定會否有變仍言之尚早,但在美國和歐洲等成熟市場,我們可能會看到轉向「buy less, spend more」的趨勢,換言之買的數量少了,質量卻有提升的情況。全球趨勢預測公司WGSN的時尚總監Francesca Muston亦有類似看法。她說:「我經常談論的一件事是『價值』的真正含義。以前我們說的價值,其實即是價格低廉的意思,但是在冠狀病毒出現之前,時尚已開始朝著可持續性方向發展,而與可持續發展有關信息都是,低價通常不是特別好的價值。」經過新冠肺炎這一役後,她預計會有更多消費者購物時會優先考慮產品的獨特性、工藝和質素。

[caption id="attachment_115067" align="alignnone" width="600"] Marine Serre可說是新一代設計師中最關注環境議題的一位,她用面罩引發大眾對氣候變化的反思,在新冠肺炎爆發期間,這個象徵更增添多重解讀的意義。[/caption]

產品少但不同

Muston認為有跡象表明,追求不切實際的增長幅度可能會放緩,企業會將重點轉移到提供不同類型的產品上。她預計未來企業會側重更多於核心產品,具有永不過時和跨季節特性,對於零售商來說可以帶來更大的利潤。她指出,數字原生企業、直接面向消費者的公司會只賣一種或少數通過這種方法發展出來的產品。

米蘭時尚諮詢公司Hydra Advisory董事總經理Maximiliano Nicolelli接受《WWD》訪問時說過,跨季度的概念會比以往更吸引,從實踐的角度來看,採取一種更無季節的做法是有意義的,好像Armani這類高端的時裝品牌已經在說,他們會視這次危機作為一次機會,來重新考慮新系列發布的時間和頻率。極簡主義(Minimalism)亦有可能重回時尚界的焦點。投資公司Bernstein近期給客戶的報告中預測,危機過後,時代精神將改變,極繁主義(Maximalism)時代將結束,隨著鐘擺將再次轉向極簡主義。但並非所有人都確信,趨勢驅動型時尚會隨著疫情而永遠消失。會計和諮詢公司BDO的零售和消費產品業務全國負責人Natalie Kotlyar認為,消費者可能會在短期內減少消費,但是從長遠來看,人們可能仍然會「擁抱潮流」,將來對時尚商品的需求,仍會不斷增加。

[caption id="attachment_115070" align="alignnone" width="600"] 代表時裝界女權力量的Dior,其wokeness帶來的品牌忠誠度,以及在疫情期間生產酒精搓手液的積極行動,應該可以令品牌安然過渡今次疫情。[/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15069" align="alignnone" width="267"] Gucci F/W20後台。最能代表極繁主義的莫過如Alessandro Michele執掌中的Gucci[/caption]

電子商務、Direct-to-consumer 有增無減

在冠狀病毒出現之前,網購的銷售份額已在增長,當前的情況是,消費者只會愈來愈習慣網上購物,實體店已是明日黃花。同時,除非醫學界早日研發出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否則人們不會有意欲重回實體店。Bernstein的報告中預測,這場危機將導致企業進一步從批發轉向自己的零售渠道,贏家及輸家之間的差距,將會擴大,每個人都將在大流行中受苦,但並非平等,我們將看到強者和弱者之間的進一步分化,例如獨立設計師,就面臨著噩夢。

規模較小的私人公司,可能根本沒有現金繼續經營兩個月或更長時間,據BBC報道,英國可能會有80至100萬家公司倒閉,約兩成的中小型企業可能連4月都捱不過,不得不關門大吉。大型公司,包括百貨商店和​​許多中價市場的品牌模式,就算倖存下來,亦有機會大幅萎縮。Coresight Research的創辦人Deborah Weinswig表示:「時裝業是零售過多(over-retailed)和存儲過多(over-stored),因此今次危機最後就是汰弱留強(survival of the fittest)。」BCG的Seara也說,大型奢侈品集團抗壓能力高,因此只會富者愈富。運動牌子也有這項優勢,因為它們往往規模較大,並且消費者現在對舒適性和功能性產品的需求,只會更大。

網購平台Net-a-Porter致力發掘時裝界新興力量,近年趨勢是不少新人均走簡潔俐落sharp tailoring風格,圖為平台推介新品牌GAUCHERE

重新配置供應鏈

新型冠狀病毒凍結了中國大部分地區的工廠運作,也凍結了依賴中國工廠的時裝品牌。多年來,各國品牌將生產陣地轉移到中國,接踵而來的問題是成本上升,然後是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升級。但是品牌很快意識到,許多生產的原材料,仍然依賴中國。會計和諮詢公司BDO的零售和消費產品業務全國負責人Natalie Kotlyar認為,未來兩年,企業會重新評估其供應鏈,並試圖確保不完全依賴任何一個國家。世界經濟論壇專家Francisco Betti接受《Quartz》採訪時表示, Covid-19「將大大加快」高級製造和製造業已在發生的變化,重塑供應鏈,時裝企業很可能是這場運動的一部分。

新消費、新著裝模式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WGSN已經計劃將「在家工作」作為一年的主要趨勢之一,現在,冠狀病毒令到曾經不願接受遠程工作的僱主,容許僱員加入Work from Home的行列。Muston指出,這對未來的服裝趨勢很重要,原因是人們在家工作時會穿的衣服,跟出門上班的肯定不一樣,從根本上開始看到的是,任何稍帶不舒適感覺的衣飾,都從人們考慮角度中消失了。零售業中有未來主義者稱號的Doug Stephens,在接受《WWD》訪問時指出,這種情況將改變所謂的「辦公室著裝」以及其他一連串以往需要、但可能從此不再需要購買的東西,可能會令工作服變得更簡便閒適,這些都需要更多一段時日觀察,才能作定論。

作為高級時尚界的龍頭,Louis Vuitton身先士卒暫停旗下手袋生產,將生產線轉移為巴黎前線醫護人員生產醫療服,彌補全國短缺。圖為Louis Vuitton F/W 20謝幕。

Text: Yumi Ng

Photo:Imaxtree

相關文章:

名牌界抗疫大行動!你買開的大品牌都在捐錢捐口罩!

LVMH集團為法國醫護入手口罩!向中國買入1000萬個口罩!

Prada 加大力度抗疫!加快生產防護衣及醫護口罩協助應付疫情。